uhgo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449章 我去尋懂王展示-k2jdl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贾平安刚到值房外,就听到里面有动静。
“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了?”
这声音怎地有些气急败坏的意思呢?
“阿翁,大屁股真的好。我先前还问了许敬宗,他说每日看着美人就精神抖擞,每日挂念着美人就不会觉着老……阿翁,你看你成日就挂念着别人,那何不如挂念美人。”
砰砰砰砰砰砰!
一阵暴打。
李敬业这娃真的是头铁,为了自己祖父的身体操碎了心。
“英国公。”
贾平安轻声说着。
门开了,李敬业若无其事的出来,“兄长请进。”
李勣看着很糟糕,右手竟然在微微抖动,可见被反震力伤害不浅。
贾平安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李敬业的抗击打能力就是这么炼出来的?
随后坐下,贾平安问了南诏之事。
“就算是没有铜钱,大唐用布匹也使得,可那里靠近吐蕃,若是大唐能把六诏人马集结起来,那就能从另一个方向牵制吐蕃。”
原来李勣不是看中什么铜矿,而是瞄着吐蕃的菊花去了。
贾平安不禁汗颜!
“那朝中为何反对?”
李勣看了他一眼,“你难道不知?”
贾平安笑道:“说是太远了些,不好掌控。”
李勣点头,“可此事若是做成了,以后数十年就能源源不断的袭扰吐蕃。”
这便是长期战略,老李果然是不凡。
“那铜矿怕是假的吧?”
李敬业突然说了一句。
李勣缓缓看着他,眼中全是欣慰之色。
我的崽,你竟然变聪明了。
“你是如何想的?”
就像是每一个父祖那样,李勣恨不能把李敬业的脑子剖开,看看他是否从此刻起脑回路就正常了。
李敬业理直气壮的道:“若是有铜矿,南诏那些人还不得自家开矿,自家挣钱?”
这也行?
这个逻辑思路堪称是毫无破绽。
李勣频频点头,很是欣慰。
但贾师傅却知晓李敬业错了。
南诏那边局势复杂,在后世的历史记载中,其它五诏都和吐蕃眉来眼去的,唯有南诏靠拢大唐。双方就利用这两股势力来隔空争斗。
云南那地方的铜矿不少,所以此次南诏使者说寻到了铜矿应当是真的。
但他们透露此事的动机却不纯。
老李瞄着吐蕃去的战略想法没错,宰相们觉得那地方是个泥潭也没错,这一点后来就被证明了,大唐征伐南诏死伤惨重,堪称是雪上加霜。
贾平安和李敬业出去。
“兄长,先前阿翁看着有些阴郁。”
李敬业虽然没心没肺,但对祖父却很有感情。
老李竟然会阴郁,那便是今日被褚遂良等人一番‘英国公老迈,不堪重用’的话给激怒了。
此事要想解决,唯有从使者那里着手。
“我去寻懂王,你自去。”
“什么懂王?”
“呃!就是个人。”
贾平安去了鸿胪寺的驻地。
“朱少卿可在?”
一个小吏说道:“朱少卿和南诏使者在谈话。”
好机会!
贾平安目光转动,见一间屋子外有人把手,就知晓谈话的地方就在那里。
“就说有事,请朱少卿一见。”
小吏淡淡的道:“抱歉了武阳伯,和使者谈话要紧,谁来了朱少卿都没法分身。”
贾平安提高了嗓门,“朱少卿。”
什么使者不使者的,当初他和朱韬见外藩使者时可是随意的很。
小吏变色,“武阳伯请便!”
这是逐客令,再不走就赶人了。
门打开了,小吏惶然,“朱少卿,我没能阻拦武阳伯。”
“你不必说,我知道。”
懂王出来了,微笑道:“武阳伯何以教我?”
外交是一个很专业的职业,懂行的人惺惺相惜的那种感觉外人很难揣测。
贾平安看了里面一眼,低声道:“先前我听闻朝中为了南诏铜矿之事发生争执,正好我知道些事……”
你想屁吃!
一同出来的几个官吏看了贾平安一眼,觉得这人真是异想天开。
“是何事?”
“铜矿之事。”
朱韬点头,“如此请武阳伯也来说说。”
几个官吏一脸惊讶,“朱少卿,这是我鸿胪寺之事。”
这些人维护部门利益的姿态无可挑剔,可懂王却是个外交狂热份子,就喜欢和专家研究这些事儿。
“你等不必说,我知道。”
懂王蛮横的打断了麾下官吏的抱怨,请了贾平安进去。
里面坐着一个穿着大唐服饰的年轻男子。
“这位是逻盛炎,南诏首领细奴逻之子。”
逻盛炎起身拱手。
“这位是武阳伯贾平安。”
贾平安拱手。
随即坐下。
上次贾平安和朱韬联手坑了新罗和倭国人,堪称是配合完美。
所以此次朱韬颇为期待,他使个眼色,示意贾平安上。
逻盛炎看着很是从容,可见深得细奴逻的喜爱。
对付这等人,最好的法子……
“大唐听闻其它五诏和吐蕃人眉来眼去,对南诏多有侵犯,陛下对此很是不满。”
这一番话简洁有力,一下就让逻盛炎打起了精神。
朱韬看看麾下官吏,暗示他们学着些。
“多谢大唐陛下的关爱。”逻盛炎对贾平安不由的多了好感,“其它五诏经常袭扰南诏,可南诏为了大局,常常选择了息事宁人。时日久了,那些人竟然觉着南诏可欺,竟敢起兵来攻打。”
要对他表示关切,让他感受到关爱!
贾平安的目光中多了同情之色,“可惜大唐远离南诏,否则陛下一声令下,大军朝发夕至,灭此朝食不过是易如反掌。”
紈絝禦靈師:廢材大小姐
这话看似同情,可一开始就把大唐出兵相助的可能性断掉了。
这手法运用的堪称是娴熟。
这人真以为我们想要援兵?果然是个蠢的。逻盛炎一脸遗憾,“若是如此,那真是让人遗憾。若是大唐能出兵……哎!”
咦!
不对啊!
贾平安一看他的模样就知晓此事怕是有些蹊跷。
若是他此来是求援兵,那就说明南诏的局势岌岌可危了。可他看似遗憾,却不见焦急……
我且试探一番。
贾平安突然说道:“我才将想起,大唐在西南也有不少军队,若是……”
他一边说,一边装作是不经意的看着对面。
逻盛炎的眼皮子跳了一下,嘴唇紧抿。
这是紧张之意。
他紧张什么?
紧张大唐派出军队去南诏。
挽剑 卫风
小子,演技不错啊!
贾平安笑道:“若是南诏需要,大唐可出兵。”
你说这话也不怕被收拾?
那几个官吏都看了朱韬一眼。
出兵与否不是鸿胪寺能决断的,更非贾平安所能干涉。
此刻他说什么出兵,回头朝中反对,他自己倒霉也就罢了,我鸿胪寺何辜,也跟着被处置。
朱韬在看着逻盛炎。
他发现逻盛炎的眼中有些焦躁。
这人竟然不耐烦了?
“大唐既然在西南兵力不多,南诏咬牙也能自己坚持。”
他竟然拒绝了?
那几个官吏心中一紧,接着就是怒火。
好你个小子,求援兵为假,这是想要资源吧?
小贾果然是外交人才,若是能跟着我磨砺几年,定然能成为鸿胪寺的后起之秀。
朱韬不禁微微颔首。
——————
贾平安又坚持了一番,逻盛炎竟然冒汗了。
“那铜矿在何处?”
贾平安突然来了个话题大转折。
逻盛炎下意识的道:“就在南诏。”
好!
落实一件事了。
“吐蕃可有举动?”
我怎么就说出来了?
逻盛炎有些懊恼,“吐蕃时常蛊惑其它五诏袭扰南诏。”
朱韬嘴角微微翘起,心想这便是最有价值的消息!
通房丫頭 睡睡
吐蕃蛊惑其它五诏,说明他们并没有从西南发动进攻的能力,只能让那五诏来牵制住南诏,从而保住自己的菊花。
末世之我会魔法 月汐儿
贾平安微笑道:“贵使远来,可在天台山上转转。”
逻盛炎此刻心中有些乱,起身道:“武阳伯好似对南诏有敌意。”
这是失落之后的无能之怒!
贾平安淡淡的道:“贾某守的是大唐的利益,南诏若是大唐的朋友,那么自然能感受到大唐的善意。”
逻盛炎再度失去了分寸,“南诏为大唐挡住了吐蕃人,只是要些兵器钱粮罢了,为何不给?”
小王子的脾气发作了?
朱韬心中暗喜,心想我就等着你发脾气才好说话。
他板着脸,“南诏那边如何大唐不得而知,就算是要给兵器钱粮也得朝中商议。如此贵使且去歇息,我这里自然会把今日的话禀告朝中。”
破天之主 粥八
逻盛炎拱手,“我一路疲惫,失了分寸。”
逻盛炎先前一直很淡定,甚至是矜持,可此刻却低头认错……
众人的目光转向了贾平安。
就是他的一番话,让逻盛炎进退失据!
逻盛炎被带去歇息,朱韬笑道:“如今你等可知我对武阳伯为何颇为看重了吗?”
一个官员起身,“武阳伯一番话看似不经意,可仔细一想,他先是说了陛下对其它五诏的不满,逻盛炎听了定然觉着贴心,心神放松。随即说了大唐不便出兵的缘由……那时武阳伯就在观察逻盛炎了吧?”
贾平安点头。
官员笑道:“果然,我在侧旁观,发现武阳伯在观察逻盛炎的神色,于是我也仔细看了看,发现逻盛炎竟然嘴角放松……”
外交是一门极为细致、细微的行业,一个表情,一个口头禅都能成为研究的对象。
“这说明南诏压根就不想大唐干涉六诏之事!”以后南诏就仗着大唐的支持,最终在玄宗时一统六诏,成就南诏国,大唐的西南从此就多了一个大敌。这也是外交失败的典型案例!
“这说明一件事。”贾平安笃定的道:“在南诏的眼中,先借助大唐稳住局势,等时机成熟之后,就出兵一统六诏。”
这个判断让众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所以武阳伯就再度提及了出兵之事,确定了南诏求援只是个借口。”官员赞道:“逻盛炎心神失守,随即武阳伯一问铜矿之事,他便下意识的说了出来。如此,南诏利用铜矿诱使大唐出兵的判断可以休矣!”
瞧,那些年 三醉芙蓉
朱韬惬意的道:“原先朝中和鸿胪寺的判断是南诏想用铜矿的消息来诱使大唐出兵,如今看来却不是。那么他的目的就一目了然,是以此为由要兵器钱粮。”
多亏了贾平安!
贾平安起身告辞,众人一改先前的怠慢,起身相送。
随即朱韬进宫。
“竟然不是诱使大唐出兵?”
这个判断让李治不禁冷笑,“看来南诏心思不纯,空口白牙就想拿了大唐的好处。”
“朱卿辛苦了。”李治对朱韬此人还是很满意的,此事后就更满意了。
“陛下,此事乃是武阳伯问出来的,臣不敢居功。”
陛下,把武阳伯弄来鸿胪寺吧,我亲自带他!
朱韬眼巴巴的看着李治。
竟然是他?
李治想到了当初贾平安坑了新罗使者的事儿,就摆摆手。
朱韬却梗着脖子道;“陛下,武阳伯乃是外交之才,当来鸿胪寺。”
李治不禁笑了,“此事朕自然会斟酌。再有,今日之事暂且守密,不可外说。”
再啰嗦就是逼迫帝王。
懂王遗憾告退,但却不知道皇帝为何要封锁这个消息。
李治看着他出去,叹道:“贾平安当初设计让倭国疏离了新罗,朕当时觉着乃是手段。可上次去漠北时,他能安抚同罗部,这看似手段,但却离不开对那些部族心思的洞察。其后劝了突厥部族举族归附,这便是外交手段……看来朕往日却是小看了他。”
王忠良谄笑道:“再多的才,也只是陛下的臣子,任由陛下差遣。”
李治看了他一眼,“你懂什么?”
原先他觉得贾平安就是一把刀,他能用,也能毁掉的一把刀。
可如今看来这个年轻人不只是刀,为官做事的能力也不差。
刀和臣子的待遇自然是不同的。
看来,朕要重新审视一番这个年轻人了。
但他有自己的手段!
“记得武媚那边在操持贾平安的亲事,朕这里出几件玉器,让她妥善赏赐。”
王忠良去了。
李治走出宫殿,微微眯眼看着天空。
“南诏……小小的地方,竟然也敢和朕玩弄手段吗?谁给他们的胆子!”
第二日的朝会。
褚遂良看着李勣微微一笑,“英国公昨日可想清楚了?”
昨日李勣在南诏之事上和他们意见相左,褚遂良顿时就引领着那些人展开了围攻,一番话让人举着老李已经不堪重用了。
这便是软刀子杀人。
李勣老糊涂了,经常出些馊主意,误国误民……
真要形成这样的舆论态势,老李哪还有脸面为官?
李勣看了他一眼,起身道:“陛下,臣昨日归去仔细琢磨了许久,以为南诏之事不可轻视。”
穿越火影之我是仙
就这?
褚遂良的嘴角微微翘起。
“朕也以为如此!”
咦!
皇帝为何赞同了他?
褚遂良不解。
“臣以为南诏那边铜矿当为真。”
褚遂良马上驳斥道:“可南诏势力纷杂,去采矿弄不好就会引发不测,到时候西南糜烂,你英国公去安抚吗?”
“褚相可知南诏的心思吗?”
李勣含笑问道。
冷总裁的前妻 柳上
“不外乎就是想借着铜矿之事来诱使大唐出兵罢了。”
这是宰相们的判断。
小贾昨日可是送来了消息……李勣冷冷的道:“大唐出兵,南诏难道能自安?他们难道就不担心大唐顺手把南诏给灭了?”
这事儿老东西们干得出来,连长孙无忌都认真考虑了这个选项。
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大唐,不管臣子们之间有什么纷争,当涉及到外部问题时,动辄灭国的议题最受欢迎。
“那他们为何求援?”褚遂良冷笑。
“大唐在西南的兵力不足!”李勣说道:“所以使者知晓自己开口求援必然会被拒绝,可他们随即就能退而求其次,要兵器钱粮。”
李治幽幽的道:“大唐拒绝了出兵的请求,那么再拒绝这些就显得不近人情。这手段却是不错。”
同治大帝 东就英
这……
褚遂良一怔,“此事可有验证?”
“让朱韬来。”
少顷朱韬来了,一番话说的褚遂良心中一冷。
老夫昨日以此批驳李勣,此刻……
李勣温润君子,想来最多是讥讽吧?
褚遂良心中一松。
李勣起身,缓缓侧身看着他,“朝中同僚政见不同常有,解释了就是,说清楚了就是。可褚相却动辄以同僚老迈不堪为由,一心想把老夫挤出政事堂。”
这是撕破脸了。
李勣一番话,直接把褚遂良的心思揭破。
小圈子要搞李勣,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但搞就搞了,大伙儿在暗中交手就是,谁会说出来?
李勣!
他眼神凌厉,恍如利剑般的盯着褚遂良,“敢问褚相,昨日你说老夫老迈不堪,那今日你又如何?”
你说我李勣老迈昏聩,可今日验证了老夫的判断没错,那错了的你是什么?
“陛下,臣以为褚相老迈多病,当回家休养。”
长孙无忌眼中利芒闪过,看了李勣一眼。
李勣冷笑,却寸步不让。
怎地,就许你等对老夫喊打喊杀,老夫就不能反击?
“陛下,老臣身体强健。”褚遂良起身,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体强健,还举手原定转了一圈。
“陛下,褚相从长安骑马来此,精神奕奕,可见身体康健。”
“昨日臣还和褚相打赌,说是过几日寻个地方打马毬。”
瞬间支持褚遂良的声音占据了主流。
李勣拱手,“陛下,臣以为当派出使者去南诏,仔细查探。”
大伙儿不是在互相捅刀子吗?你李勣怎么转向了?
李治颔首,“英国公此言甚是,此事便交给你去斟酌。”
你们还在玩小圈子的时候,我李勣想的却是国事。
这一个转弯转的太漂亮了。
褚遂良神色怅然,知晓自己此次算是丢人了。
“臣妄言了。”褚遂良请罪。
晚些等宰相们出去,沈丘悄然出来。
“昨日你给英国公说了此事,他如何反应?”
沈丘说道:“英国公有些高兴。”
李治点头,良久才幽幽的道:“他是个聪明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