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7x8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仙宮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取火鑒賞-oxcmx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对方不愧是曾经强者的分魂残念,并且多年布局,叶天当下也没有能够完全碾压他的实力,这才让他在自己的手下拥有这样顽强的生命力。
本来先前,叶天和钟晚是准备离开这个骷髅的,但方才的一番真相被揭开,远处那些湛蓝色火焰燃烧之下凄惨挣扎的黑影,都还是存活之物,而他们两个此时脚下的这具骷髅,已经死去。
本来还可能还有那么一丝残念留存,只是方才被两人成功杀死。
因此他们好像待在这里反而是安全的,因为这具骷髅不再回挣扎想要逃离,束缚骷髅的铁链也就不会化为湛蓝色的惩罚火焰。
两个人在这里并不会被波及到。
只不过在安心了片刻之后,叶天就知晓,想要为了安全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完全是不现实的。
透過指尖的溫度去愛
先不说他和钟晚还需要寻找离开的办法,就这里面弥漫的黑色雾气和那极为恐怖的‘鬼泣’之声,最起码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将足以让他和钟晚的神魂彻底崩溃,最终尸体在黑雾的影响之下,彻底被侵蚀,成为一个行尸走肉,最终受到周围哪里传来的波及或者是在湛蓝色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是的,所以他和钟晚接下来的时间,最多只有一个月,这里的危险程度比起上层的众神墓地以及外围来说,不知晓到强了多少倍,但留下来的时间,却反而减少了许多。
在这里危机的程度,和上层的众神墓地以及外围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更别说这一个月的时间,还是叶天最乐观的推算和估计,实际上他们能拥有的有效时间,还绝对要低于这个。
总之,不管怎么说,接下来的时间要更加宝贵,也要更加的小心和谨慎,或许可以将这里当成一个安全的归所,但大部分时间,还是需要出去,去寻找离开的办法。
将这个想法定下来之后,两个人就暂时休息了一会儿。
方才杀死龙壑暝,他们两人没有经过任何的交流,完全属于默契,虽然以好的结果来看,当时似乎赢得很是轻松很是必然,但两人的实际上的消耗非常之大。
更别提钟晚,她的大部分精力要放在努力的对抗此地的寒冷以及‘鬼泣’对精神的冲击。此时在花费了大量精力杀死龙壑暝之后,钟晚的状态一下子就变得极差。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她那极为精致的小脸就变得苍白了起来,嘴唇乌青,瘦瘦的身体在道袍之下忍不住的微微颤抖。
她的眼神也似乎出现了某种迷离,那是神魂被‘鬼泣’冲击之后产生负面影响造成的情况。
叶天这个时候也有点急的团团转,但却束手无策的感觉。
这也是这个地方最为恐怖的一点,那湛蓝火焰膨胀开来的灼热温度隔着万丈远的距离,都能身上感觉到刺痛。
但是在火焰过后,充盈在这里的,却是更加致命和无法抵御的严寒。
这种极热和极冷的交替,也会给身处其中的修士造成致命的影响。
黄道天书 路雪狼
叶天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掏出一些丹药,塞进钟晚的嘴里,同时手握着钟晚的手,运转体内仙力缓缓的度给钟晚,一方面是为了帮助钟晚消融药力,一方面是给钟晚增加一些抵御的能力。
因为寒冷,钟晚也一直在下意识的往叶天这边靠,最终已经完全钻进了叶天的怀中,只不过钟晚好像并没有察觉,其实在这种危险的绝境之下,不论是钟晚,还是叶天,都已经遗忘了那些所谓的男女授受不清,他们只是尽力挣扎着想要活下去。
叶天只感觉自己的怀里好像抱着一个没有任何的温度的冰块。
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苍白的小脸上竟然似乎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不过幸好,很快丹药药力的消融以及叶天的帮助,钟晚的状态似乎恢复了一些,脸上的冰霜也变淡了一些。
钟晚的眼睛微微睁开,露出一条缝,稍微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谢谢你……”
奉邪之命
这还是认识钟晚以来,叶天第一次看见钟晚露出了笑容。只是在这个危机的时候,确实这种笑容更多的意味,却是心酸。
她的容貌虽然只能说是普通,但笑容非常真诚,干净清澈,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恍惚之间却自有一种温柔之意。
叶天微微摇头说道:“不要说这种话,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被拉到这里。”
钟晚轻轻的说道:
“你救了我,我也想救你。”
说罢这话,钟晚的眼睛之中微弱的光芒闪烁,又流露出了一种极为缥缈圣洁的气息:
“是我自己没有松手,想要来到这里,与你无关。”
说罢这话,那种神圣的感觉又消失了。
叶天知晓这是当下的钟晚和脑中曾经的记忆又产生了冲突。这种诡异的状态换句话说,就是当下的钟晚似乎拥有了两个完全不同的记忆和人格,只是那曾经的记忆和人格还极为微弱,只能偶尔持续短暂的时间,大多数时候还是属于当下的钟晚。
钟晚微弱的声音之中有着一丝痛苦之意,轻轻说道:
“我的大脑有一个东西。”
“那是不是另外一个人?”
“方才是不是她又出现了,我能感觉到……”
叶天叹了口气说道:“那是曾经的你。”
紧接着,叶天又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再次跟钟晚说了一遍,以及已经得到证实的,她的过往。
钟晚嘴角微翘,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其实从小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是不正常的,我总觉得自己的脑中缺了一块。那一块东西存在着,但是我不知晓它具体在哪儿,其他的人哪怕是修为高深的师傅,更感觉不到。”
“在我开始修行之后,那个东西就一直在随之生长,这种感觉依然缥缈。”
“直到,那仙道传承降临在我的身上,我终于清晰的感觉到了大脑之中那一块未知的存在。”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钟晚努力的说着,似乎是感觉不太舒服,她小小的脑袋微动,调整了一个位置,靠在叶天的身上。隔着几层衣物,叶天都能感觉到钟晚的身上传来一种直刺入骨髓的寒冷。
这就是这种极致冰冷温度的恐怖之处,不过在钟晚的感觉里,叶天的身体的温度感觉倒是没有那么严重。主要是叶天是叶天乃仙人之体,还有仙气护体,并且在源源不断的帮助钟晚抵御寒冷。
叶天问道:“能不能建立一座阵法,最起码将严寒阻挡在外?”
钟晚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这样的阵法,需要合适的材料,不然对于消耗更加恐怖。到时阵法能量耗尽就是我彻底无法坚持的时候。”
“材料……”
叶天叹了口气,这一点的确是他忽略了,想要构建一座能够长时间维持的阵法,在没有特定阵法的帮助下,对修士的消耗太大,那样对钟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娘子很山寨
这个时候,远处又传来一声怒喝,又是一个黑影好像积攒够了力量,开始愤怒的挣扎。
地面摇晃,空间震荡,湛蓝色的惩罚怒火爆发开来,灼热的温度一瞬间席卷整个天际。
这种恐怖的威能不禁让叶天咂舌,这湛蓝色火焰属实恐怖,但那其中的黑影也不遑多让。
能够看到,那些黑影每次积蓄力量挣扎,然后被湛蓝色火焰惩罚镇压。它们陷入寂静,积攒力量,又重新开始循环,这样一直持续无数万年的时间,仿佛永恒不休。
看着那遥远天际熊熊燃烧,将半边天空都是完全照亮的湛蓝色火焰,叶天的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念头:
“若是用那惩罚之火,来作为抵御寒冷之阵法的材料呢?”
钟晚艰难的仰起小脸,看了看远处仿佛将苍芎都是炙烤起来的湛蓝色火焰,两团小小小的蓝色火苗倒映在她清澈的瞳孔里。
点了点头说道:
“若是能够借到那种火焰,的确有办法构建一个可以抵御寒冷的阵法。”
顿了顿,钟晚继续说道:“但是那惩罚之火威力如此恐怖,我们能够在这万丈之外的距离保证安全都是幸运,更别提靠近它,再取之火焰。”
叶天自然也知晓此举的难点,但是若不这样做,光凭借他们两个自己抵御这种寒冷的话,实在是太过困难,更别提还要想办法分出更多的精力去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
沉吟了半饷,叶天咬了咬牙:
“既然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那么也就是最好的方法,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尝试一下。”
钟晚叹了口气,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叶天已经看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立刻打断说道:“就算只有我,也必须使用全部的精力消耗在对抗严寒之上,那样依然没有办法再有能力去寻找离开的路,所以你不用自责。”
还没说出口的话被叶天打断,钟晚嘴巴微微动了动,只好将自己的话憋了回去。
叶天看着远处正在疯狂燃烧的湛蓝色火焰,看着在其中疯狂挣扎的巨大黑影,说道:
“那正在爆发的湛蓝色火焰没有万分接近的可能,但是。”
叶天看向了前面两个已经被耗尽了力量,停止挣扎的黑影以及它们身上已经变得微弱下来的湛蓝色火焰。
“在那湛蓝色火焰即将熄灭的时候,或许有那么一丝能够取得其中的火种。”
钟晚惊讶的说道:“可是,那意味着你要接近那些黑影……它们能够挣扎引动火焰就意味着他们都是活着的。”
“就算湛蓝色火焰快要熄灭达到了最微弱我们可以成功取到的程度,但那些巨众人伙对于我们来说,在危险程度上是一点都不弱于惩罚之火的存在。”
钟晚的目光之中有些浓浓的担忧:“它可能随便翻个身,动动手指头,我们都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就会被杀死。”
叶天说道:“火焰即将熄灭的时候,那些恐怖存在也经历了巨大的折磨,应该也是最虚弱的时候。”
钟晚打断说道:“但它再虚弱,只要没有死,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惹不起的。”
钟晚的话的确很有道理,叶天知晓钟晚的话都是对的,而且这还不包括了在前往取火的途中,沿路某个巨大黑影积蓄足够了力量可能开始挣扎,然后引动惩罚之火。
两者任何一个,只要距离稍微靠近,都会轻而易举的杀死他。
总之,当下看起来,似乎这个选择绝对是九死无生的。
王爵的私有宝贝 云朵
就在这时,钟晚的语气似乎又变得神圣空灵了起来:
“神怒之雷!”
叶天好奇问道:“什么?”
钟晚表情冷漠,轻轻的说道:
“神怒之雷,是唯一的机会!”
这句话一说罢,钟晚又恢复了,她当下似乎也已经明白了这种情况意味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直接问道:
“她说了什么?”
叶天将方才的话又转达给了钟晚,心中却在思索着,很显然,曾经钟晚的本体对于此地的了解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她要是说有机会,那就一定有机会。
所以当下的关键在于,那神怒之雷是什么?
惩罚之火,神怒之雷,这两者的名称和含义似乎类似,叶天目前只能推测,这应该是一种和惩罚之火相似存在的东西。
还是先前那个例子,如果说这里真的是一个监狱,那些黑影都是被关押在其中的囚犯,而惩罚之火类似于狱卒手中的刑具。
那么这神怒之雷应该也是相当于刑具的存在。
将这些目前知晓的信息总结了下来,叶天马上就开始准备。
钟晚好奇问道:“可是那神怒之雷并没有出现。”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来到这里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些时间,目前只有三个‘囚犯’引动了惩罚之火,虽然我不确定神木之雷什么时候会出现,但一定不是常见的情况。”
“而且我们对神怒之雷并不了解,万一它出现之后我们反映不急错过了,情势就会很严峻,会浪费很多时间。”
“而当下时间,对我们来说就是生命。”
钟晚尖尖的下巴轻轻点了点,小脸流露出了明白的神色。
叶天取出了一些丹药,让钟晚吃下去,一旦离开这具安全的骷髅,那踏出去的每一步都可能会迎来死亡,因此叶天很难再时刻分心照顾钟晚,必须让她尽快的恢复状态。
而且也不能让钟晚一个人呆在这里,这一出去不知晓要过多久才能回来,钟晚一个人很难抵挡过这恐怖的严寒。
钟晚将叶天拿出来的丹药全部一颗一颗吃了下去,丹药入口之后让她小小的脸颊微鼓,认真的模样看起来很是乖巧。
而叶天则是渡入仙气,帮助钟晚炼化药力。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两个人终于准备的差不多了。
在一个时辰之中,又是先后有三个巨大黑影开始反抗,然后在那湛蓝色火焰的恐怖威能之下,很快便消耗尽了力量,老老实实的臣服了下去。
至于最先被叶天看到的那只巨大黑影,身上的湛蓝色火焰已经在这个过程之中,慢慢的暗淡,最终完全熄灭。
而随着湛蓝色火焰的熄灭,那只巨大黑影也完全陷入了黑暗,彻底陷入了安静,仿佛变成了一座安安静静的山峰。
随后过了一段时间,第二个黑影上的惩罚火焰也彻底消失,变得安静了下来。
回忆了一下时间,叶天推测出来,这湛蓝色火焰的持续时间大概是一个时辰左右。
叶天和钟晚开始正式出发,两人从这庞大骷髅的眼眶之中跳了出来,跳到脸颊的颧骨上,然后又跳到了肩胛骨上面。
在下落的过程之中,两人也深切的感受到了这骷髅的庞大。
两个人一步一步,终于下降了千丈多的高度,来到了地面之上。
踩在地面上的一瞬间,叶天感觉脚下的地面似乎有些温暖,还有些隐隐的柔软,最开始一脚差点陷入进去。
弯腰查看之下,叶天发现这地面竟然是一种类似于那龙壑暝先前最后变成了的粘稠黑色液体!
只是这些黑色液体就没有龙壑暝变成的那滩怪物之中那么强烈的,让人完全无法忍受的邪恶肮脏感觉。因此倒是可以勉强踩在上面。
只是那种让人充满了恶毒和肮脏的恶心感觉还是源源不断的传来。
钟晚这时候又变成了另一个状态,看着眼前这地面,说道:
“魔神之血。”
听见曾经状态钟晚的话,叶天又是看了看脚下的粘稠黑色液体,然后目光落在了周围那些沉默矗立着的黑影之上:
“你的意思是,这是那些……被称为魔神的家伙的鲜血?”
永远是多远
—————
钟晚神色漠然,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魔神之血,黑色,不凝不散。”
“方才那龙壑暝的残念,就是躲在一滴龙壑暝本体的精血之中,才活了下来。”
叶天放眼望去,这整片大地都是这样,被这黑色液体覆满。
虽然那些魔神几乎都是身体巨大,但是完全将整个地面都淹没的鲜血,也能够说明当年那场战斗究竟有多么惨烈!
说罢之后,钟晚的状态又恢复了正常。
叶天将方才两人的对话给钟晚说了一一遍,心中却开始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种古怪的感觉。
他当下完全就是在和两个人同行。
一个钟晚精通阵法,另一个钟晚对此地无比的熟悉。
两个钟晚的性格完全不同,给人的感觉也天差地别。
在感叹了一番之后,两人又开始重新上路。
叶天小心翼翼的挑选着道路,尽可能的和每一个沿途魔神沉寂化作的山峰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心理安慰而已,在旁边的这些魔神一旦复苏开始挣扎,那么爆发出来的惩罚之火会让叶天和钟晚没有丝毫生存下来的可能。
因为这样的顾虑,两人可以说是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不过幸好,两人在提心吊胆的往前走了大约几个时辰之后,一直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在这期间,在极远处有数次惩罚之火爆发的情况。
这完全从侧面反映了被镇压在这里的魔神数量之多。
众神墓地中埋葬的每一位强者,都是天上的一颗红色的星星,叶天推测,被镇压在这里的魔神数量很可能不会少于那天上星辰的数量。
就在这时,钟晚的脚步突然停下了。
叶天一看就知晓,应该是曾经的钟晚出现了。
她仰着小脸,看着远处的天边,清傲空灵的眼睛之中罕见的出现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神怒之雷!”
“要出现了!”
但是叶天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出现,好奇的看着钟晚所指的那个方向,天空之中只有极为遥远的地方有几蓬湛蓝色的惩罚之火在凶猛的燃烧着。
下一刻,钟晚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快过去!就是那个方向,神怒之雷出现了!”
混在古龙世界里的那些日子 水笑松
果然随着钟晚的这句话,叶天突然看见在万丈遥远的地方,一只巨大的黑影蓦然冲天而起!
那黑影太大了,和它比起来,先前那些黑影在它的面前,可能就相当于兔子和大象的区别。
就算是那黑影身体周围缭绕着的黑雾浓郁了许多,但是也依然无法将它的身影遮挡住,叶天看的一清二楚!
那黑影的脑袋之上长着极长的角,竟然拥有两个身体,六只脚,它的两个身体下半身都与蛇类似,相互缠绕在一起,直冲向头顶的天际,在它的身后,无数密密麻麻的铁链瞬间被拉扯绷直!
被无数铁链拉扯,那黑影仰天怒喝一声,从身体上面突然张开了四只巨大的翅膀,仿佛遮天蔽日。
四只翅膀齐齐扇动之下,数道无以轮比的巨大风暴直接形成,向着周围肆虐开来!
瞬间,那黑影仿佛再次拥有了极为强大的力量,它的身体再次拔高!
“铛!”
“铛铛铛!”
数道脆声响起,只见那些铁链竟然一根接着一根的崩断开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