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8gk熱門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愛下-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相伴-dpuai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打开了密奏,细细一看,却是皱眉,一头雾水的样子。
随即,他继续盯着密奏,陷入了深思。
良久之后,李世民依旧还是锁着眉头,一言不发。
最后,他叹了口气,走到了宫灯前,取下了罩子,将这密奏搁在了烛火上,那烛火随即燃烧了密奏,等密奏上烧起火之后,他才将这剩下依旧还在燃烧的密奏丢到了一旁的炭盆。
李世民回过身,看着小心翼翼站在一旁的张千,道:“找个空去告诉陈正泰,就说……他所奏的事,朕准了。”
张千也是一头雾水,只是他又不敢多问,这天下,只有陛下知道密奏的内容,而到底准了什么,怕也只有天知道了。
张千只有点头的份:“奴遵旨。”
李世民随即笑了笑:“这个家伙啊……还真是胆大包天,敢提这样的要求。不过……挺有趣,朕也该解决这心腹大患了。总不能一直搁着……对啦,张千,过几日,命天策军换防宫中吧,让他们到内城来,就驻扎在太极宫附近,夜宿宫中,以防不测。”
张千一听,顿时汗毛竖起。
这突如其来的调令,一定会引起天下人的猜测。
而且……显然陛下是有意为之,是打算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否则……怎么会突然有此举动?
李世民沉吟道:“明日召李靖入宫,再添上秦琼和程咬金二人吧。”
“喏。”
李世民道:“正午的时候,见一见房玄龄,杜如晦……”
他说到杜如晦时……颇有些犹豫,最后摇摇头道:“令房玄龄和长孙无忌来吧,就说……朕赐他们午膳。”
张千已经听的心惊肉跳。
被召的人,无一不是李世民的心腹之人。
而且……即便是心腹,也是有区别的,譬如杜如晦,按理来说是极受陛下信任的,可依旧被排除在外。
至于当初许多的秦王府旧人,居然也没有被请的资格,能被请的,除了秦琼和程咬金,竟还有李靖,这倒是奇怪了,当初玄武门之变,李靖并没有出多少力,让人一度怀疑他与李建成有所勾结。可陛下最信得过的竟是他……
苍仙警事 佳炎
只是这些人事上的调遣,自然有李世民的理由,关于这一点,张千绝对是不敢多说什么的。
李世民而后笑了笑道:“其实……你也不必过于紧张……朕不过是防范于未然而已,你不要猜疑。”
寂滅劍殤 苦海望無涯
张千心里想,奴哪里敢不多想啊,这动静……可比陛下跑去殿中龙颜大怒还让人心悸了。
看这事儿,势必是和陈正泰的那份密奏有关的,只是密奏之中到底写着什么,张千却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了。
不过张千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既然想不出,那就索性什么都不想,乖乖地作壁上观了!
好好地学习一下陈正泰的经验,也是稳妥的嘛。
…………
陈正泰这一日,起的出奇的早,亲到了天策军大营,天策军上下,已是奉旨预备换防,他们一个个穿着簇新的甲胄,斗志昂然,即便是成了天策军,依旧日夜操练。
这在其他军中是不多见的。
其实这个时代的军队,十分随意。
因为不能对每一个士兵都做到监控,而且军官渎职,也是常见的问题,所以……许多军队的士兵,平日里说不定就回家了,直到操练时才出现,而操练又因为平日里大家给养不足,所以素来是松松垮垮的,即便是一些严厉的将领,也不得不对将士们表现出抚恤之情,大家意思意思也就是了。
cc女王驾到 第五晨曦.
体力活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敌人,没有充分的营养,就没办法做到体力充沛,而这体力,和蛋白质是息息相关的,说穿了,你得用肉去养兵。
而肉这玩意,则最是糟蹋粮食……在这个粮食不足的时代,吃肉是一件奢侈的事。
朝廷也不可能敞开了让将士们胡吃海喝,若是在体力不足的情况之下进行操练,那么非但不会提高战斗力,反而对于战斗力是有极大损害的。
一方面,是将士们体力不支,却进行严酷的操练,势必出现大量昏厥甚至猝死的情况,甚至还可能落下残疾。另一方面,将士们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会叫苦连天,军中会容易滋生大量的怨言。
而这一点,在天策军显然是完全没有的,这里的人,体魄越练越强,每一个身子孱弱的人,进了大营,每日按时作息,日夜操练,摄入充足的营养,这简直就是完美的健身之旅。
纵横之刺明
以至于,每一个人的双目都极有神,且斗志昂扬,穿戴着数十斤的甲胄,也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负重。
陈正泰下达了军令,而后众人称喏,接着便大军开拔。
浩浩荡荡的新军,直接进入长安城,列着整齐的队伍,径直往太极门驻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引发了许多的猜疑。
而最完美之处就在于,而今乃是太子监国,大臣们去问太子,太子两眼一抹黑,孤不知道啊,问父皇去。
千年十字劫
而他的那位父皇……自然大家没地方去问的,毕竟陛下现在正在养病,在后宫之中,哪个大臣不怕死地敢闯进那里去?
于是乎……一群大臣被这父子二人像踢着的皮球一般,耍弄了半天,也没有丝毫的头绪。
……
当然,现在长安城的人,一门心思只想着挣钱,最吸引眼球的,便是那精瓶的第四批货运来了。
无数人排起长队之后,却是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
这一次的货很多,非常的充裕。
至少比第三批还要多一倍以上。
当然……现在想要求购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许多人已经尝到了甜头,七贯钱变成接近二十贯了,没错,现在的市价,已经隐隐有突破二十贯的迹象。
重生之千金复仇
现在已经不只是有人去盯着那新货,便是旧货的市场,也是热闹非凡,不少专门收购精瓷的店铺已经开起来,往往收购的价格会比市价低一些,譬如现在的行家大抵是在十九贯七八百文上下,而店铺里只十九贯收,若不是急等着钱用的,往往不肯来店铺里来,宁愿寻其他的买主。
这就是甜头啊,当初也有人十四五贯收了二手货,结果这精瓷居然涨到了接近二十贯,一个月功夫,直接大赚一笔。
世上还有比这更好赚的钱吗?
人的贪欲是无穷的。
起初的时候,肯定有人觉得这有些不正常,可看周遭的人都挣了钱,这个时候,自然就坐不住了,也开始动了心思。
总裁霸爱之老公你好坏
不只是寻常的富户,便是那些世族,也越发的焦虑了。
有人想要虎瓶,朝思暮想。
也要人觉得自己手上的欠条,一直放着,这不是等着贬值吗?
随着铜矿的发掘,以金铜为储备金的时代里,陈家发出去的欠条,自然也就越来越多,这么多的欠条流通于世面,通货膨胀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今日的一百贯,放在一年之后,可能就成了九十六七贯了。
这种膨胀,可能对于寻常百姓人家而言不会有什么知觉,毕竟他们一年到头,也攒不下一贯钱来。
可对于拥有巨量财富的世族而言,这却是不可以接受的,敢情再过十二二十年之后,自己积攒了数百年的财富,就要缩水一大半哪。
现在这精瓷……几乎一直都在上涨,某种意义而言,这玩意简直就是抗通膨的利器,多买一些……存放在家里,放的越久,价值便越高,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了。
甚至……这比放贷还香,这放贷,不还担心人家不肯还钱吗?
一时之间,长安城万人空巷。
虽然货多,可依旧还是没有抵住人们的热情。
……
到了第六批的时候……精瓷依旧一大批一大批的送来,此时许多人已经开始嘀咕起来,不是说这精瓷很难制吗,怎么看着……好像产量越来越高了?
这第六批,已经足足有六千多件之多了,几乎一批货比一批货要多,且这产量,看着像是成倍的增长。
这第六批货开售的时候,其实书斋中的武珝已经开始有些焦虑了,实际上,她心里其实有点慌。
这一批货太多,她本是希望将货维持在四千件左右的,六千七百件,在她看来,实在有些太冒险了,稍有不慎,便可能引发整个价格的崩盘。
所以她一直在书斋里焦虑的等着消息。
倒是陈正泰显得很轻松,他高高兴兴的样子,居然还兴致勃勃地和李承乾去跑了一趟马,而后大汗淋漓的回来。
武珝见了他,忙迎了上来,却是皱着秀眉道:“恩师……市场上,似乎隐隐有价格维持不住的迹象了,昨日还一直维持着二十贯零七百文的价,可现在……已经开始有人二十贯零四百文就售卖了。以往根本没有倒挂的情况,若是再没有办法,可能会引发价格的崩盘……那收购精瓷的铺面,现在也已开始调低了一些收购的价格了,而且收购变得谨慎,显然……是发卖的人变多了。”
“怕个什么。”陈正泰泰然自若地摇摇头,而后胸有成竹地道:“你呀,只盯着供需的关系,却不知维持价格的手段,还有一样东西。”
都市之輪回客棧 踢鷹的兔子
无价贵妻买一送一
武珝狐疑的看着陈正泰,心说,当初你教我的就是这个呀。
陈正泰便道:“知道为何我要用精瓷来做理财吗?”
武珝此时又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她这大脑,颇有几分系统重装的征兆了,忍不住定定地看着陈正泰道:“还想请教。”
陈正泰笑了笑道:“你一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们这精瓷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唯一性,其他地方做不出这样的精瓷来。除此之外,它的产出,完全控制在了我们陈家手里。也就是说,它是最容易受到操控的。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政策也握在我的手里,当你的供需关系,没办法操控的时候,我这看不见的政策之手,就该让他们尝一尝什么叫做我说它值钱它就值钱了。”
武珝一时愣了:“看不见的政策之手?”
她有点懵,对于这个词,太新鲜了!
残王溺宠,惊世医妃
陈正泰坐下,施施然地呷了口茶,而后叫道:“陈福,陈福死哪里去了?”
外头,陈福探着脑袋道:“在。”
陈正泰道:“玄成来了没有,不是说了今日让他来的吗?“
陈福便立马道:“魏相公早就到了,正在大堂那里候着呢。”
陈正泰大怒:“为何不早说?”
陈福便委屈的道:“殿下不是说了,不能在深入交流的时候……”
陈正泰不耐烦地打断他道:“立即给我将人叫来。”
过了没多久,魏征腋下夹着一个簿子,在陈福的引路下,徐步来到了书斋。
进了书斋,他先和陈正泰见过了礼,而后他目光瞥向了武珝,武珝在他面前,正襟危坐,一副乖巧无比的模样,魏征则朝她默默地点点头,武珝回之以不露齿的微笑。
陈正泰看了看魏征,咳嗽一声道:“玄成,我让你做的事,妥当了吗?”
“已经妥当了。”魏征认真的道:“这些日子,我连日走访,发现了交易所里许多违规的地方,譬如有人内幕交易,有人练手一起操控股票的涨跌。还有人暗中……”
陈正泰压压手打断他道:“不必细说,这些……我都略有所闻。”
交易所成立才几年,当初建立的时候,本就很粗糙,根本就没有规矩可言,现在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早就玩精了,找到了交易所里的各种漏洞,大发其财,这等事……陈正泰不是不知道,所以……建立一个法规,杜绝这些事,已是很迫切了。
而魏征确实在寻找问题方面,有着一种让人叹服的天赋,他在朝中是个喷子,而到了交易所这地方,则就是大喷子了。
因为他万万没想到,交易所这种地方竟然比朝堂还要肮脏,各种做局和内幕,简直骇人听闻,这若是不管一管,那还了得?
此时,魏征从腋下取出了簿子,对陈正泰道:“恩师若是也知道内情,那便再好不过,那我便不一一的说了。交易所不是没有好处,这可以让那些真正需要钱来扩大经营的买卖,寻到他们所需的资金,可是学生发现,虽然交易所有不少的好处,却也有一群为劣迹斑斑的人从中牟利,而且手段极为卑鄙无耻。学生在家苦思冥想了许多日,大抵列了这么一些章程,希望借着这些章程杜绝这些事,还请恩师能够过目。”
陈正泰点头,伸手接了章程,打开细细地看了看。
不得不说,这魏征确实是个人才,虽然历史上,人们总将魏征比喻成一个专业劝谏的人,可实际上,这个人却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劝谏不过是他业余的爱好而已,他办起事来,还是滴水不漏的。
交易所这玩意,其实并没有什么高深的学问,不过是一个买卖而已,了解了它的性质,针对现下的种种乱象,制定出一个规范,对于魏征而言,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陈正泰一面看,一边点头,没想到魏征这家伙,居然还颇有几分现代金融监管的意识,里头所列的许多章程,都正合他的心意,至少……暂时来说,是可以解决当下问题的。
陈正泰一口气看完,将章程合上,却是叹了口气。
魏征皱眉,他意识到陈正泰的为难,便正色道:“恩师可有什么难处吗?恩师啊……处置这些乱象,已是势在必行了,若是恩师有所顾虑,将来这交易所出了问题,可是要影响国计民生的啊。生出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错而不能改,却一味去纵容这些事发生,就算眼前可能得到一些利益,长久而言,失去的就只会更多。”
“我知道你的意思。”陈正泰很认真的道:“只是我所忧患的是,这章程固然是好,可是最重要的还是得有一个彻底贯彻这个章程的人,如若不然,再好的章程,也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只是我一直在想,谁合适来整治交易所呢,这个人……一定要深谙交易所的原理,知道它的弊端,还要刚正不阿,不为巨大的利益所诱惑……玄成啊,你看为师也很难办啊。”
魏征憋红了脸,最后道:“学生觉得学生可以代劳。”
“你?”陈正泰笑了笑道:“玄成愿尽全力吗?”
魏征肃然地道:“愿赴汤蹈火。”
“很好。”陈正泰喜滋滋的道:“我得玄成,如得一臂。”
魏征一愣,定定地看着陈正泰。
陈正泰道:“怎么,玄成怎的这样的表情?”
魏征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这些话,从前有许多人对学生说过。”
“李建成……和陛下?”
魏征沉默着……良久之后又补充道:“其实还有李密和窦建德。”
陈正泰叹了口气,却是感慨道:“玄成与我们陈家一样,都曾是苦命人哪。“
………………
第三章送到,每天一万五,请大家查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