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32. 所謂身份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冈田有希子告诉岩桥慎一,南野阳子正在跟索尼那边进行协商。她在唱片公司那边的制作人愿意帮忙牵线搭桥,说服索尼方面,帮助她从都仓俊一的事务所独立。
“不过,还在商谈阶段,还没有定下来。”
一旦同意收下南野阳子,索尼那边就要去跟都仓俊一以及音协方面沟通、谈条件。到时候,难免还要继续扯皮。
冈田有希子为南野阳子有了转机而替她高兴,但事情定不下来,也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她这份朴素的担忧,多少显得有点傻气。
但更叫岩桥慎一觉得南野阳子能有她这么个朋友实属幸运。
以南野阳子现在的商业价值,收下她大有利益,索尼那边,为她去跟都仓俊一和音协谈条件,倒是也值得。
不论何时,只有能让公司有得赚,才会有人代为出头。
“对了。”冈田有希子突然提到,“阳子酱还说岩桥桑帮了忙。”
岩桥慎一有点意外,“我?”
“嗯。”冈田有希子点头,“阳子酱说,唱片公司那边愿意协助,似乎也和您邀请了她参加企划专辑有关。”
岩桥慎一听她这么说,先是意想不到,想了想,多少又猜到点眉目。
……
现在想来,上次喝酒的时候,富士电视台的高部提起这件事,酒井政利点明岩桥慎一正跟南野阳子合作,打住了他的话茬,其中或许有南野阳子有可能要借索尼的力量独立的缘故。
紫光封剑录
不过,岩桥慎一没怎么猜测,过后没两天,又跟酒井政利见面——在录音室里,为了决定合作曲的编曲。
当天的工作结束,酒井政利叫岩桥慎一再一起去喝酒。
“南野现在正跟索尼这边协商,希望能够得到庇护。”
川村过来之前,酒井政利先跟岩桥慎一说起这件事来。话说完,他看看岩桥慎一,“岩桥君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毕竟南野桑的唱片约在索尼。”岩桥慎一解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是摆明了的事。如果业界的事务所顾忌都仓俊一,不肯对她伸出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唱片公司求助,在他们的帮助下独立。
“岩桥君你在这里面也帮了忙。”酒井政利也提起这件事来。“因为你的企划,把南野拉进来,现在,顾及着这个企划,都仓桑一时半会儿不能随便乱行动,正好能趁此机会谈条件。而且,南野参与了企划,过后的宣传期,还能保证她这段时间的热度和形象。”
“那可无心栽柳了。”岩桥慎一随口一说。
尽管这次的企划邀请没有真的在南野阳子的独立里起到决定作用——她要计划独立,必定早就已经开始求助唱片公司。但毕竟,也间接给她带来了一点帮助。
酒井政利笑笑,“都仓桑可气坏了。”
如果他不是笑着说,那这句话还能让岩桥慎一心生顾忌一点。但对在唱片业界有了成绩的黑衣人来说,都仓俊一有分量、但也还到不了需要因为他担心害怕的地步。
“唱片公司有唱片公司的打算,都仓桑和音协有他们的打算。”酒井政利提起音协,语气颇有点不以为然。
音协这东西,成立之初打着保护歌手的旗号,现在说透了,就是个剥削歌手的组织。有头有脸的事务所,都加入音协,大事务所的负责人则在里面担任职务。
因为这个缘故,音协也就有了另外一层特殊的功能。整个业界织起一张大网,把各自的艺人们牢牢粘在自己的那一块地盘上。
只要事务所之间达成相互之间不挖角、不接收其他事务所艺人的共识,那这些事务所旗下的歌手们,就只有被剥削、或是冒着被封杀的风险独立两条路可走。
都仓俊一咬住“现在的偶像不听话,要给她点颜色瞧瞧”这一点,加入音协的事务所就不会破坏规矩,对南野阳子伸手。
唯一能帮助她的,就是跟音协无关的事务所、或者是唱片公司。
在大唱片公司面前,音协能做的也就是抗议和谴责。当然,唱片公司相应的,也要卖音协的面子,不好过于强硬。
而现在,南野阳子人正在参加一个涉及半个业界的企划。这张牵扯利益众多的大网,同样让音协除了按兵不动之外别无选择。
“要这么说,南野桑就有转机了。”岩桥慎一也在心里替她松口气。或者应该说,是替总是在担心好友陷在里面出不来的冈田有希子觉得高兴。
虽然索尼也绝对不是慈善公司,顶着压力把南野阳子捞过来,过后绝对会把为此产生的各种费用人情放进南野阳子的合约里,羊毛出在羊身上。
除此之外,音协为了展示权威,少不了会联合抵制一下南野阳子,以旗下的歌手不跟南野阳子共演来要挟电视台减少她出镜的机会。
但她背后毕竟有索尼,只要索尼出面,提出“索尼的歌手演出条件是带上南野阳子”,那么,这个抵制也不是不能破解。
再怎么糟,总也好过现在这个跟都仓俊一撕破脸皮后无人敢接收的局面。
……
致深爱的你 中2病
下一次,岩桥慎一再在录音室里见到南野阳子的时候,她的气色看着好了许多,整个人的精神都不一样。
过去虽然也生气勃勃,但这一次,看着更有劲头儿。
“岩桥桑。”
今天她第一个到,见了面,跟岩桥慎一问好。
“您好,南野桑。”岩桥慎一和她打招呼。
南野阳子笑容文雅,轻声细语,“您叫我‘阳子’就可以了。”
确实,他对冈田有希子和浅香唯都是直呼其名,于公于私,一口一个“南野桑”是有点怪怪的。
只有对待艺术家风范的坂本冬美,岩桥慎一还一直用敬语、看样子往后也还要用敬语。
寒暄完了,两个人隔着桌子坐下来。
大概因为单方面都对各自挺熟悉的缘故,两个人都觉得该说点什么,但又因为实际上并不是很熟,所以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起头。
因着这么个缘故,反而比陌生人还难搭腔,沉默了一会儿。
南野阳子看看他,岩桥慎一也看看她。
“今天天气很好。”她说完这句,忽然脸红了,自己先觉得这个话题莫名其妙。
岩桥慎一没想到她说这个,但还是点点头,“确实,是个晴天。”
“我的名字是‘阳子’,所以,很喜欢晴天。”南野阳子慢慢说着。调整过来以后,刚才不知道说什么,下意识用天气来当话题的窘迫,已经消失无踪。
岩桥慎一正要接话,叫了一声:“南野桑……”
“叫我‘阳子’就好了。”南野阳子眨着温和的眼睛,微笑了一下。
“对,阳子。”岩桥慎一改口,笑起来,“你人真的很有趣。”
南野阳子也笑,“不被您当作是奇怪的人就好了。”
“有希子常说起您。”她终于自然而然,提到冈田有希子的名字。
岩桥慎一接了句,“是吗?”两人交换了一下目光,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一时之间,不约而同,都在心里确定,彼此之间,确实单方面挺熟的。
想想冈田有希子拿着电话听筒,聊一会儿岩桥慎一、再聊一会儿南野阳子的模样,不禁觉得她实在孩子气的可爱。
“谢谢您邀请我。”南野阳子真心实意。
尽管索尼和都仓俊一方面还在协商当中,还没有尘埃落定。但是,不妨碍她感谢岩桥慎一。
其实,就算得到索尼的支持独立,合约之外、还有都仓俊一以她的名义进行投资的麻烦需要解决,对南野阳子来说,独立仅仅是其中一步。
但是,只要有了索尼支持,能够在业界立足,也就有了解决麻烦的后盾。事情只能一件件慢慢解决。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位聊得好投机啊~!!”
浅香唯冲进录音室,一边跑过去,一边说道。走到桌子跟前,才板起脸来,认认真真跟岩桥慎一欠身,“早上好,岩桥桑!”
这动静,各方各面来说都挺大的。
她跟岩桥慎一郑重其事问好,再跟南野阳子轻轻松松打招呼。
在浅香唯后面,坂本冬美慢慢走进来。这阵子,这两个人之间关系好得不得了,像颗小炮弹一样活力十足的小个子偶像、端庄的演歌歌手,意外地合得来。
当然,打招呼的方式肯定不一样。
坂本冬美客客气气,跟岩桥慎一和南野阳子问好,又问候了录音师,连端茶倒水的助理,都对他礼貌点头。
客套话说完,开始看乐谱,安排今天的录音流程。偶像们的时间零零散散,上午录音结束,浅香唯和南野阳子下午都要去参加节目。
难得这么聚到一起来,就得抓紧时间,赶紧准备开始。
两个专业的偶像,表现得都无可挑剔,坂本冬美也渐入佳境,嗓音也有了偶像的感觉。这支偶像歌曲录制的难度不高,只要坂本冬美找对状态,立刻就进度飞快。
不过,真要说起来,声音有偶像感,只是坂本冬美面临的第一项挑战。
等到宣传期,三个女孩少不了得去电视台露面唱歌。到时候,坂本冬美还得跟着又唱又跳,把偶像这门功课给做个十足。
“唉,总觉得前途灰暗。”
中午,两个偶像都赶赴下一个工作地点,只有岩桥慎一跟坂本冬美出去吃饭。席间,被老师卖给岩桥慎一、被迫当偶像的坂本冬美,提起过后还要学习偶像舞蹈,不由得叹气。
“录音开始之前,坂本桑也担心唱不好,现在看来,其实是多虑了。”岩桥慎一安慰她。
坂本冬美苦笑一下,自嘲:“我已经把全部的‘可爱’都用上了。”
今天星期五,明天星期六,七月二十二日。
明天,美空云雀的葬礼将在青山殡仪馆举行。整个艺能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前往参加葬礼。
除此之外,还在青山殡仪馆外,设立了供普通人悼念的地方,葬礼的时间和悼念情报已经面向社会公开。
“明天,我跟着猪俣老师前去送别。”坂本冬美提到美空云雀,尽管是在私下里,脸上还是郑重了一些。
岩桥慎一明天也会到场参加。
他要去,中森明菜尽管跟演歌界不是一路、和美空云雀也没有什么私交,但毕竟是桃浦斯达,这种场合也必定会去。
不仅要去,听她说,还安排了她参加最后送别的合唱环节。
那是个由艺能界的歌手代表们集体合唱美空云雀的遗作《川流不息》的纪念环节,有演歌界的大物、有流行乐界的代表,还有词曲作家的代表。
演歌界在美空云雀过世时,就早有把她捧上神坛的意思,现在,整个艺能界也愿意配合,给足演歌派面子。
而中森明菜被邀请站到前面去参加合唱,实则是华纳和研音表示配合造神的一环。
毕竟,她是女偶像的顶点、有着大赏三连霸记录的第一人。
但即使如此,只要中森明菜走到前面去,对她来说,就是对她业界地位的一种肯定。这个拿过大赏三连霸的桃浦斯达,正在被业界看作是未来的大物。
此时此刻,流行乐界承认她、演歌界也承认她。
尽管现在,她人还年轻,在论资排辈的艺能界,还不够称作是“大物”,但到这个份儿上,所缺少的,也就仅仅只有资历而已。
此刻,谁也不会怀疑,中森明菜是未来的大物明星。
……
星期六,岩桥慎一起了个大早。
他洗漱干净,换上礼服,饭岛三智过来接他。
今天的场合,渡边万由美更不会缺席。只不过,她是先回渡边家的老宅,跟母亲和姐姐姐夫一起过去,以“渡边家”的名义。
不用说,写了这首歌的胖胖青年秋元康,也会到场。
举行葬礼的礼堂,能进去坐下来的,都是各自所在行业的人物。岩桥慎一单独行动,用的也是唱片公司社长、制作人这样的身份。
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被邀请参加美空云雀的葬礼,进入举行葬礼的礼堂,也意味着岩桥慎一在业界,不再是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
虽然跟业界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还不能相比,但毕竟是有了自己的身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