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1i9都市言情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笔趣-第329章 完美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鑒賞-or5dt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荒郊野外。
曾经这里是居住在外面的百姓们种田的地方,因为邪物的原因,导致这里无人居住,都搬到城市里。
一座略显破旧的民宅里。
散发着丝丝血腥味。
“人就在里面,你们跟我来。”吴胜推开门进去,发现里面有不少人,那些人看到吴胜回来,都恭敬道:“少主。”
吴胜点点头。
周围那些人好奇的看着林凡跟老张,同时那只鸡也绝对的吸引眼球。
他们到底是谁?
少主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人。
林凡发现屋内的那些人,都显得很憔悴,好像是遇到某种大事似的,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他们如此憔悴。
仔细想……很难想的出来。
他经历过的事情,好像都很简单,没有想象中能够让他感觉到困难的。
很快。
他们来到里面,木板床上躺着一位老者,气息微弱,浑身是伤,简单点来说,就是出气多,进气少,如果不急忙抢救的话,基本完蛋。
“他是谁啊?”老张好奇的很,“哎呀,这伤的好重,如果伤势都在我身上,肯定要把我疼死,幸好不是在我身上。”
围观族人们听到这番话,脸色一变,显得有些愤怒,少主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人,听听,还是人说的话嘛。
简直过分。
只是见少主没有发怒,他们这些族人还能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待着才是真的。
吴胜道:“大师,这位是我族的族老,我们在长白山进入一处遗迹,本想好好的探索一番,却没想到里面蕴含着古老威势,直接将族老重创。”
“少主……”
有族人出声提醒,透露的事情有点多,而且拿出古老遗迹是他们发现的,怎么能说给别人听。
吴胜抬手制止,“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不要多言。”
他没想到族人一点眼头见识都没有。
能够被我如此对待的人,岂是随随便便的存在,真是一点都不动脑筋,笨的真心可以。
“林凡,大师,还是帮忙看看我族族老还能不能救活。”
“我们先前尝试过,他的体内有股陌生的力量毁灭着他的生机,以我们目前的手段,无法将其驱除。”
吴胜他们将能尝试的办法都已经尝试过,就连从族内带来的救命丹都给族老服用,缺如泥牛入海,丝毫动静都没有。
随后。
林凡跟老张站在族老的面前。
“老张,你来看看。”林凡说道。
老张道:“你也看看。”
紧接着,两人异口同声的点点头,很是赞同这样的行为,遇到问题就要一起解决。
吴胜让所有人闭嘴,不准打扰大师治疗,他一直都在思考着,大师的针灸到底是怎么回事,很是玄妙,神奇万分,就算见过许许多多的星空大族,都没有见过这种能力的。
他自我感觉很庆幸。
来到这星球后,没有直接爆衣,然后霸道登场,散发着天下无敌,不将土著放在眼里的可怕气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也许会死的很惨啊。
“我要脱衣服。”老张说道。
林凡道:“嗯,脱衣服好。”
吴胜听闻后,急忙听从大师的话,将族老的衣服解开,他知道大师肯定是要认真了,毕竟能够将族老伤到这种程度的古老力量,绝对不同凡响,随随便便的扎针,肯定有些不妥。
他稍微有些心安。
只要大师认真,那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解开衣服。
老张好奇的看着,随后小声的靠在林凡耳边道:“你看他的伤势,好可怕,如果落在我身上的话,绝对会被疼死的。”
林凡道:“不会的,我会帮你抗住任何伤害的。”
“你真好。”老张要被感动的哭了。
“嘿嘿。”林凡笑着,总感觉老张的想法很多,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复杂,他不愿意看到老张受到任何伤害,如果有危险的话,就让危险降临到他的头上吧。
他们小声交流的模样,对吴胜来说,特别的安心,就像是对方正在商讨着拯救对策。
其实他哪里知道。
他们两人根本就没有在商讨对策,而是在讨论着对方身上的伤势如此严重,如果落在自己身上的话,是不是会死人。
此时。
老张从怀里掏出大宝贝。
围聚在一旁的族人们看到对方要用针灸,都显得很震惊,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或者说对他们而言,针灸好像没有这样能力吧。
“看出点什么吗?”林凡问道。
老张神情凝重道:“问题不大,我有把握。”
“我就知道你有把握。”林凡夸赞道。
老张得意昂着头,“那当然,我的针灸可是很厉害的。”
对于老张来说,就没有能够难住他的事情,都是小问题,只要能够接受被他针灸,就绝对能恢复过来。
不管成功率如何。
从始至终,老张永远都是相信自己的。
就如同林凡相信他,他相信林凡一样。
施针开始。
老张手捏银针,仔细打量着对方的身体,看似是在寻找位置,实则是在思考,到底该扎哪里,这问题略显严重。
经过很林凡的眼神对视。
老张逐渐找回曾经的手感。
第一针。
落!
老张下针的手法胆大心细,第一针就扎你脑壳子。
周围的族人们都被老张的手法给震惊了,真的有被吓到,只是见少主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他们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
吴胜相信大师的能力,如果是第一次看到的话,他绝对会惊呼着,按照这样扎下去,不会将人扎出毛病嘛。
但经过曾经的见识后,他相信大师的水平。
第二针!
第三针!
……
“有感觉没?”老张自言自语道。
可惜,对方早就昏死过去,哪里会给他答案,他这么询问,就是想从被施针的对方那里得到有用的数据,可以根据他的感受,改变施针的地方。
老张不敢说自己施针的成功性能有百分之百。
直白点说……
只有99%的成功性,还有1%的失败可能。
林凡提醒道:“他已经昏过去了。”
“我知道。”老张回道。
有跟吴胜关系比较近的族人,小声询问道:“少主,他真的可靠吗?”
“可靠。”吴胜小声道,他知道族人会对他们有所怀疑,因为没有接触过,如果接触过的话,你就该知道,大师的水平到底有多强,可不是你想所能想象的。
就他现在实力提升,都是因为大师替他针灸。
如果这都不可信。
还有什么能可信的。
此时。
老张的速度极快,下针如有神,快准狠,绝对毫不犹豫,站在一旁的林凡,充当着帮手,跟老张分析着当前的情况。
别的不多说。
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
深得老张的认可,感觉说的很有道理。
第十针!
老张额头有些汗水,好像很吃力似的。
“怎么样?”林凡问道。
老张道:“没事,他的情况有点严重,我刚刚施展的针法是我这么多年来的结晶,威力极大,对我的消耗也是不小。”
说到这些的时候,老张的神情表现的很严肃。
就好像说真的似。
不过……就老张现在的情况,林凡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就连吴胜也相信他是对的,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因为没有人知道,老张的1%的失败可能性,其实堪比99%的成功性。
“大师,请务必竭尽全力。”
吴胜求着,他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让族里的强者出手,以目前的情况根本无人能够救治,伤的太重,真的很难。
“嗯,放心吧,我老张的针灸是很厉害的。”老张说道。
如果独眼男在这里的话。
绝对会被他们的行为给震惊着。
你们真的太胆大包天了。
竟然相信他的针灸。
简直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啊。
第十一针!
老张下针的速度逐渐缓慢,给人的感觉像是在酝酿着,仿佛接下来就要施展大招似的,就因为这样的行为,倒是让先前对老张有所怀疑的族人们,稍微有点相信老张的能耐。
好像有点能力啊。
吴胜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他已经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老张身上。
族老能不能活。
一切都看对方了。
林凡发现吴胜好像有些紧张,安抚道:“别紧张,这些都是正常现象。”
“嗯,我相信大师。”吴胜说道。
第十二针!
落下!
砰!
砰!
当老张将第十二针扎在对方身上的时候,昏迷的族老竟然直接在床板上蹦迪,身体就跟离水的鲤鱼似的拍打着。
这一幕吓坏很多人。
就连吴胜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得差点原地惊呼起来,好端端的昏迷过去,却突然翻滚着,真的有些吓人。
“别慌。”林凡安抚道。
“这是正常情况,别紧张。”老张满脸自信的说着,只是心里也特别的好奇,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他想破脑袋都没有想明白。
最终……
老张将这种可能性归集到他的针灸能力又变强了。
所以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嗯……
完美的解释清楚了。
想通后,老张手捏银针,这是最后一针,浑身充满动力,针法又变强了,我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