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y6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神級文明-第四百九十五章 衆裏尋他千百度展示-2ywbu

神級文明
小說推薦神級文明
……
“老大,你太过分了!”
皇甫宏才斜眼看吴辉。
太太太太太过分了!笑话他也就算了,居然笑得这么大声,他不要面子的吗?
“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想笑,我实在是控制不住哈哈哈哈~~”吴辉笑得打跌,笑声连止都止不住。
“表哥!”
正笑着,王天和墨听梅的仙舟也出现在了附近。两人也命负责御舟的外门弟子驾着仙舟靠了过来,和他们并排向邀月宫行驶。
王天见吴辉笑成这样,自然免不了要问他在笑什么。
皇甫宏才自然又是一顿诉苦,结果惹来了王天毫不留情的嘲笑,就连墨听梅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没办法,对皇甫宏才,他们实在是同情不起来。
这家伙就是自己作的。
就现在这样三天两头被收拾,他都敢上房揭瓦,要是没人管着他怕是连天都能捅出个窟窿来。
三个人笑了半天,直到皇甫宏才看他们的眼神已经从控诉变成了幽怨,三人才勉强收敛了笑意。
吴辉强忍笑意劝道:“既来之,则安之。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爷爷亲奶奶,又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
听到这话,皇甫宏才脸上幽怨的表情瞬间垮了:“老大你是不知道,我们家就数爷爷奶奶对我最严厉。以前在族里修行,爷爷奶奶不常回来,又有小姑和大哥护着我,我还算逍遥快活,可如今就在爷爷奶奶眼皮子底下修行,小姑和大哥都鞭长莫及,我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你那是活该。”王天毫不留情地吐槽,“你要是好好修行,少闹点幺蛾子,他们至于对你这么严厉吗?”
“不错。”墨听梅也附和了一句,“爱之深,责之切。你天资不差,如果修行足够努力,靠你自己的能力成为亲传弟子也不是不可能。他们对你严厉不过是盼着你成材罢了,何况他们下手都有分寸。”
皇甫宏才没想到自己的诉苦不仅没能得到安慰,反而遭到了新一轮的说教,整个人都变得蔫耷耷的。
吴辉看得好笑,便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
一听说打赌,皇甫宏才顿时精神了:“什么赌?赌什么?”
“我正准备买一艘私人豪华仙舟。”吴辉说道,“要是你接下来十年踏踏实实修行,能得到你爷爷奶奶一句真心实意的夸奖,我就帮你也买一艘。如何?”
皇甫宏才的眼睛瞬间亮了。
他早就想要一艘私人豪华仙舟了。
家族聚会的时候如果他能坐着自己的私人仙舟去,绝对能让那帮兔崽子们羡慕死。连他爹都没这么大的排场。
可私人仙舟太贵了,哪怕是他们现在乘的这种最小型的仙舟也起码要一百多颗天灵石起。这么多天灵石都够买两颗造化丹了,别说他没有,就算他有,爷爷奶奶也是绝对不会允许他把天灵石花在这种贪图享受的事情上的。
他要是敢买,爷爷奶奶绝对敢帮他退回去。
但如果是打赌赢来的就不一样了。
他凭本事赢来的东西,就算爷爷奶奶对他再严格也没道理把赌注送回去。
一念至此,他再也按捺不住:“好!我赌了!”
吴辉挑眉:“那要是你输了呢?”
“要是我输了,我就……我就……”皇甫宏才纠结了半天,才终于一脸勉强地说道,“我,我就把私人仙舟的天灵石赔给你。”
吴辉却没应承:“我不缺你这点天灵石。不如这样,我们换个赌注。”
“什么赌注?”皇甫宏才紧张地看着他。
吴辉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你要是输了,就去‘师尊’面前跟她说十遍‘我不要待在邀月仙宫了,我要去逍遥仙宫’,怎么样?”
“哈?”
皇甫宏才石化。
正在看热闹的王天和墨听梅也愣了一下,侧目看向吴辉。狠,太狠了~这是完全不给皇甫宏才退缩的余地啊~
吴辉却全然没有在意他们的眼神,仍旧笑眯眯地看着皇甫宏才:“怎么样,敢不敢赌?”
“我,我,我……”皇甫宏才脸色变幻,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对私人豪华仙舟的渴望,咬牙应了下来,“赌就赌,谁怕谁。”
“哈哈哈~好!那我就看你这十年的表现了~!”吴辉大笑。
见状,王天和墨听梅两人悄悄给吴辉竖了个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
有这赌注在,接下来十年皇甫宏才怕是想不努力都不行了。
四人说说笑笑间,时间过得飞快。很快,邀月宫就到了。
……
邀月宫。
静谧的修行静室之中,邀月闭目盘膝坐在云床之上,正用洗魂塔疗伤。
青铜色的八角玲珑塔悬在她头顶,透明的能量波动自塔身中洒落,将她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一点点滋养修补着她几近破碎的神魂。
经过洗魂塔这一段时间的滋养,她的脸色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多多少少已经有了几分血色,而不再是惨白一片。
宫灯的光芒映照在她脸上,将她本就如皎月般莹白的肌肤映照得格外细腻莹润,再添上那几分血色,整个人顿时就变得鲜活起来。
无形无质的神魂能量在空气中荡漾,垂挂的月白色纱幔随之摇曳,整个静室之中都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灵韵。
蓦地。
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叩门声。
邀月微阖的双眼缓缓睁开,声音一派威严:“何事?”
雅竹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姐,亲传弟子王动求见。”
“不见。”
邀月眸光微颤,想也不想便立刻回绝,随即就阖上眼眸准备继续疗伤。
然而,她才刚说完,雅竹的声音就再次从门外传来:“亲传弟子墨听梅,亲传弟子王天,还有宏才少爷也来了。四人如今正在偏殿候命,说是初入仙宫,于情于理都该来拜见小姐。”
“……”
邀月深吸了一口气,心里莫名有几分憋气。
她早放下话来让他们不必来拜见,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乖乖呆在自己的星宫里修行才是。如今竟齐刷刷前来拜见,不用想也知道这里面必然有王动的手笔。
这家伙,该是料准了以自己的性子,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见他们。
“小姐?”
雅竹见邀月久久不说话有些疑惑,却还是体贴道:“您若是不方便,属下这就打发他们回去。”
“不用了。”邀月敛下眼眸,“让他们进来。”
“是。属下这就去通传。”
雅竹应了一声,便立刻转身去了。
很快,吴辉四人就被引到了静室外间。
“四位,尊上就在里间。”雅竹含首低眉,态度温和而不失恭敬地低声嘱咐他们,“她如今伤势未愈,精神不济,你们尽量别耽搁太久。”
“多谢雅竹长老提醒。”
四人齐齐应了一声。雅竹这才轻轻推开了里间的门,躬身请他们进去。
吴辉朝雅竹长老一礼,率先走了进去。
静室里垂挂着月白色的纱幔,遮挡住了视线。他跨过门槛,正准备用目光搜寻邀月的身影,却蓦地感觉到一股纯净无比的灵魂之力正荡漾在静室之中。
他脚步一顿,双目如电,向前方扫去。
一座青铜色的八角玲珑塔瞬间映入了他的眼帘。那小塔气息苍茫而古朴,正静静地悬浮在邀月头顶,散发着一波又一波纯净的灵魂之力。
吴辉心中一震。
洗灵塔!
洗灵塔的影像他早已在资料中看过无数遍,只是一眼,他就立刻认了出来,这尊小塔,就是他要找的洗灵塔!
他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置信。
不久之前他还在为不知道去哪里找洗灵塔的线索而发愁,却没想到峰回路转,洗灵塔竟就在邀月手里!
这还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恰在这时,云床上,盘膝疗伤的邀月睁开了眼睛,垂眸朝他们看了过来。
吴辉连忙收敛表情,带着身后的王天等人朝邀月见礼:“弟子王动/墨听梅/王天/皇甫宏才拜见师尊。师尊仙寿无疆,大道永昌。”
“眼下只有咱们师徒几个,倒不必如此。”
邀月见他们过来,随手把洗魂塔收了起来,语气柔和地让他们起身,随即不着痕迹地横了吴辉一眼。
吴辉一看这眼神就知道邀月已经看穿了他的把戏。不过,他无所谓,就像是没感觉到似的脸上仍旧带着笑意。
“本尊这段时间需要疗伤,不得轻易离宫。本想着等伤愈之后有了精神再见你们,不想你们倒是自己来了。”邀月眼神温和,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意,跟面对外人时的严肃大有不同。
她让雅竹把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给了四人,又跟他们说了几句话,精神就有些不济,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疲惫来。
见状,墨听梅便提出了告辞。
邀月自然应允了。
吴辉却没跟他们一起走。
墨听梅三人纳闷,吴辉只说自己还有事情请教“师尊”,让他们先走。三人心里虽还有些奇怪,但见吴辉面色郑重,便也没多问,跟邀月告辞之后就先走了。
见吴辉这副样子,邀月心中了然,随意找了个借口把雅竹支开,便冷眸看向吴辉:“说吧~你来找本尊所为何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