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drs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笔趣-第二百三十二章 叮囑-ntdyz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小說推薦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此时此刻,在一间暗红色帐篷之中,一位看起来神情忧愁的妇女似乎正在心心念念的等待着什么,她的穿着打扮看上去就是最普通村镇女人,不管是打着补丁的暗色长裙还是被水洗发白的头巾都足以说明她的生活状态,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却明显并不是寻常的闹市房间。
这里是烛火的营地,是属于异灵者的地盘,在贫民们的传说当中,“烛火”的成员一定都居住在另一个世界,因此才会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被禁忌教廷找到,而现在对于这位普通的妇女而言,她也没办法确认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还是不是“现世”,毕竟烛火的很多东西在她来看都是“不可思议”乃至“无法理解”的。
比如那些装在木盆当中却能够散发光亮的水母,还比如那些刻画在帐篷上面、根本没有见过的方正文字,又或者这寂静的氛围以及……那些菜名奇怪的料理…………
反正在疑心疑鬼的妇女看来,这些都是不同寻常的、都有可能代表着危险,毕竟烛火可是和禁忌教廷作对的“异端”,禁忌教廷都那么诡异了,烛火岂不是更加诡异?
如果有可能的话,一个普通人妇女肯定不会想要来到这种地方,不管是禁忌教廷还是烛火都绝对是大多数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甚至就算是大多数贵族现在也一点不愿意提起这两个“不可理喻”的组织,如今她来到这里说到底只是因为……她的两个女儿罢了。
没错,这位妇女就是在两天之前响应了烛火的邀请函并且找来烛火的新成员的母亲,她名叫莫娜,她的两个双胞胎女儿都是异灵者,在收到了邀请函之后,这位碰巧识字的妇女幸运的知道了信件上的描述,经过数天时间反反复复的思量,她最终决定按照信件的指引带着两个女儿来到烛火——来到这个本不应该与任何普通人产生交集的地方。
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一点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加入这种“来路不明”的组织,毕竟没有哪个父母会希望孩子过着打打杀杀颠沛流离的生活,也没有哪个父母会愿意孩子如此年幼便跟随陌生人远走他乡,但是…………
作为一个碰巧认识字的市井妇女、作为两个异灵者女孩的母亲,作为一个经常走街串巷兜售杂货商品的小贩,莫娜很认真的收集了禁忌教廷以及贵族们发布的每一份公告,还时不时以贫民的身份“跟踪”禁忌骑士探查他们巡逻的轨迹象最终莫娜发现最近禁忌骑士的巡逻开始越发频繁,数量也有了明显的提升,甚至巡逻路线都开始不再确定而是变得随机起来,有时候更是连贵族的私宅都会靠近。
对于家里有两个异灵者女儿的莫娜来说,禁忌骑士的举动无疑是一个无比危险的信号,这种频繁的巡逻与随机的路线将大大降低异灵者的隐藏机会,哪怕她的家并不在禁忌骑士的巡逻路线上,但是这些“铁罐头”随机的走动却还是可能接近任何一栋住宅,也许以前的她还会认为只要小心避开禁忌骑士巡逻的路线,自己的女儿就会平安无事,但是现在…………
亲身跟踪禁忌骑士几次的莫娜已经明白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她甚至借助进货的机会去城镇周围的小乡村进行了调查,最后发现即使根本没到“神圣典礼”期间,大多数的乡村居然也被派遣了禁忌骑士,由此可见禁忌教廷抓捕异灵者的决心与态度,在这样越发没有规矩可寻的“巡逻”下,恐怕在盲目躲藏下去……自己的女儿早晚都会被搜查出来。
莫娜早年丧夫,一个人照顾女儿的她深爱着自己的孩子,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作为一个贫民不可能在禁忌教廷的搜查下保护自己的孩子,她的女儿也不应该被关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度过一生,所以在某一天自己的女儿把“来自火焰之中的信件”交给自己之后,莫娜便明白她必须作出决定了。
是等着禁忌骑士突然冲进家里抓走女儿,还是……主动把女儿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异灵者组织”。
听起来好像这两个选择都不怎么靠谱,但是……最终莫娜还是选择了后者。
活下去才有希望,落到禁忌教廷手里异灵者可是都被“净化”掉了,在平民们看来,这种所谓的“净化”明显就是把人杀了,所以即使一直以来都是传说的烛火再如何令人不放心,莫娜还是决定带着女儿长途跋涉来寻找这个组织,好歹对方送出了邀请函,那么就说明对方大概率不会故意谋害自己的女儿。
于是就这样,莫娜便带着她的两个女儿来到了烛火,并在这里等待卡洛斯这个烛火领袖的到来。
领袖是必须见的!只有见到了领袖、只有和“领导”说过话、根领导表过态,自己的女儿才有可能得到重视,才会不被别人欺负——在莫娜的世界观里这样的逻辑就是真理,所以在刚才听一个阴沉的少年通知说卡洛斯要过来之后,她已经开始唠唠叨叨的给女儿叮嘱这个那个了:
“茉莉安卡,艾莉希尔,一会你们一定要懂礼貌明白吗,一定要按照我教你们那样和卡洛斯先生问好,记得要遵守人家的规定,多说几句好听的话,以后你们生活在这里可不能再像家里那样调皮了,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容不得多嘴反驳的,一定要乖乖听话,就算要做什么辛苦的工作也千万不可以抱怨…………”
市井妇女的絮絮叨叨有时候可能听起来确实令人烦躁,但是不难看出莫娜只是太过于担心女儿了才会这么喋喋不休,之前法琳塔和她说过“烛火”的规则,为了安全与保密,任何成员一经加入就永远不允许退出,也不可能再以任何方式和家人进行联系,所以今天之后,莫娜就要和自己两个年仅7岁的女儿“永别”,她怎么能够忍得住不多叮嘱几句?
之所以没有哭出来,不过是因为眼泪早就哭干了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