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lpi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六百九十五章 懷疑閲讀-dr9dd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孟香谷看着苗己生的自白书时,突然想到,林福全不也是三大队的人么?问起苗己生关于林福全的情况,结果苗己生一问三不知。
胡孝民皱起眉头:“林福全当时是做秘密工作,又不是在苗己生的那个队,不知道也正常啊。当时林福全在军统,用的是这个名字吗?”
孟香谷笃定地说:“林福全在军统用的就是这个名字!”
他心里暗骂胡孝民就是头蠢猪,林福全是军统过来的雪狼,他的档案怎么能不清楚呢?
胡孝民疑惑地说:“那就奇怪了,回来的时候,林福全就坐在车上,怎么就没说这事呢?是不是不好意思见面?”
孟香谷暗暗叹息一声,耐着性子问:“处座,你就没怀疑,林福全的身份有假?”
胡孝民冷冷地说:“林福全的身份怎么可能有假呢?孟香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林福全的身份,经过冈田新大郎、中岛信一和渡边义雄的证实,柳娜梅回来之后,也认可他的身份。你现在说林福全身份有假,是何居心?”
孟香谷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把林福全的照片拿给苗己生看,他说……林福全就是李林木。”
胡孝民跳了起来,骂道:“什么?林福全就是李林木?孟香谷,你脑子不清醒吧?”
孟香谷振振有词地说:“处座,林福全到特工总部后,三大队的李林木也失踪了。苗己生看过林福全的照片,他也认识李林木,这能有什么假呢?”
胡孝民问:“那好,我问你,你是相信刚刚投靠的苗己生,还是相信渡边义雄?”
孟香谷点了点头:“相信渡边义雄。”
胡孝民又问:“你是相信苗己生,还是相信中岛信一?”
孟香谷又说道:“相信中岛信一。”
胡孝民怒斥道:“那不就结了吗?苗己生这么快就投诚,一来就指认林福全是假的,你就不怀疑他的用意吗?如果苗己生是故意的呢?你相信苗己生,就是怀疑渡边义雄和中岛信一,就是怀疑已经殉难的柳娜梅。”
孟香谷也有些犹豫了:“这个……”
胡孝民说道:“这样吧,明天让林福全跟他见一面,当面对质,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孟香谷忙不迭地说:“我也是这个意思。”
他其实是想马上控制林福全,让他们现在就对质。可胡孝民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怀疑林福全就是怀疑渡边义雄和中岛信一。林福全以“雪狼”的身份,与中岛信一和渡边义雄都通过话,他去拿经费时,还与渡边义雄见过面。现在怀疑林福全是李林木,确实没有道理。
胡孝民并没对林福全采取措施,这也是给他创造机会。今天晚上如果还不走,明天就未必能走了。
苗己生就摆在这里,胡孝民不会为了林福全的安全,而冒险去除掉苗己生。他与林福全本就是两条线的人,而且他也觉得,林福全潜伏在特工总部风险很高,之前他就向上海区汇报过,只不过没引起上面的重视罢了。
孟香谷走后,胡孝民安排苗己生带着情报五科去寻找三大队的据点。自己则给渡边义雄打了个电话,向他报告最新发现。
胡孝民沉声说道:“渡边君,有件事要向你报告,关于林福全的身份。有人怀疑,他不是雪狼。”
渡边义雄不以为然地说:“林福全不是雪狼?那谁才是雪狼?”
林福全在大光明电影院取活动经费时,被宪兵队当场抓获。当时宪兵队就确认了林福全的真正身份,现在有人怀疑,他是不相信的。
胡孝民压低声音说:“今天投诚的苗己生,说林福全是李林木。”
自从苗己生回到特工总部后,已经超过三个小时了。林福全也离开特工总部两个多小时,不管他作出什么决定,两个多小时都足够了。
渡边义雄大笑:“林福全是李林木?哈哈,怎么可能。”
胡孝民提醒道:“我也觉得奇怪,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已经派人去找林福全。”
他所谓的派人,只是应付渡边义雄。目前那个人,还不知道是谁。
渡边义雄说道:“可以,让他们当场对质。我看,苗己生很不老实。”
苗己生老不老实,胡孝民不知道,但他知道诸福鸣是不老实的。胡孝民让情报五科跟着苗己生去抓人,就是希望诸福鸣能随机应变。
林福全离开特工总部后,并没有马上回家。他首先给内交通紧急联络,他认得苗己生,苗己生也认得他。两人只要一见面就会穿帮,今天晚上也就是胡孝民没让他进刑讯室,回来时,也特意让他坐在车后,苗己生坐在前排,看不清他的长相。到特工总部后,胡孝民又让孟香谷接手,让他没有与苗己生见面的机会。
林福全觉得,最好的办法是除掉苗己生。不等上峰的回信,林福全与三大队的吕进联系了。吕进现在是三大队的代理大队长,负责三大队的日常工作。
苗己生在特工总部时,就跟孟香谷说过,三大队很机警,他到宪兵队已经这么长时间,不可能再发现他们的踪迹。既是胡孝民的命令,他只能执行。
他先带着杨辉和诸福鸣等人,去了法租界的近古药房。王圆瑛和苏德胜,就在那附近被发现。除了那个点外,胡孝民在近古药房的斜对面还有一个据点。听说原来是新二组的,后来给三大队使用。
令苗己生没想到的是,这个他认为早就撤离的据点,居然还有人。他去敲门时,里面传来了吕进的声音。
苗己生大喜过望,他马上在外面诚恳地说道:“吕先生,我是苗己生,有急事求见。”
旁边的杨辉也迅速掏出了事,并悄声让人去后门,防止军统从后门逃窜。
另一侧的诸福鸣,则是暗暗焦急。三大队和新二组都是军统的单位,三大队的人吃了亏,他心里也不好过。
然而,此时的诸福鸣什么都做不了。他在五科只有一个人,如果开枪击毙苗己生,自己也会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