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1ej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周仙吏》-第81章 贈禮-a3ncc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白云山主峰之上,道钟颤抖一番,直直的飞进了云雾深处,李慕整个人都看傻了。
广场前的符箓派弟子也傻了。
他们入派数年,数十年都没有见过的场景,在这近半年内,全都见过了。
道钟逃跑的瞬间,符箓派的各峰之上,就有流光冲天而起,隐入云雾,李慕连忙走到柳含烟和那老妪身边,“震惊”道:“发生什么事情,那口钟怎么跑了?”
老妪面色肃然,说道:“道钟有灵,不可能无缘无故生出异象,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它害怕的东西,何方妖孽,胆大包天,竟敢闯入白云山……”
她话音落下,云雾中一阵翻滚,那道钟再次出现。
几道人影护在它的身边,其中就有李慕见过一次的玄真子,以及玉真子,其余几人,身上气息晦涩,显然也是祖庭的至强者。
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从主峰的道宫中飞出,飞至道钟旁,轻抚道钟,似乎在小声说着什么。
这种感觉,像是小辈受了欺负,找到自家长辈撑腰一样。
李慕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悄悄躲在了老妪的身后。
仙风道骨的老者,和道钟说了几句之后,目光忽而望向下方。
视线的尽头,正是李慕。
那几名洞玄强者,视线也在李慕身上汇聚。
玉真子看了看李慕,又看了看道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对那仙风道骨的老者传音几句,老者目中浮现出了然之色,点头道:“道钟因他而裂,想必是钟灵察觉到了他的气息,心生惧意……”
李慕被这些人盯的浑身发毛,心中暗自担心,到了符箓派的地盘,他们会不会逼自己赔钟,这里可不是郡衙,没有人在他背后撑腰……
众人从天空中落下来,那老妪立刻躬身道:“见过掌教师伯,见过几位师叔。”
玉真子看着柳含烟,对众人介绍道:“这是我此次下山新收的徒儿。”
柳含烟连忙行礼:“柳含烟见过掌教师伯,见过几位师叔。”
仙风道骨的老者看向玉真子,笑道:“恭喜师妹终于得偿所愿,找到衣钵传人。”
另外几人也纷纷恭贺:“恭喜师姐。”
玉真子扫视他们一眼,问道:“就只是恭喜吗?”
一名中年人愣了一下,随后便意识到了什么,右手一翻,手心处出现一张符箓,他笑着将符箓递给柳含烟,说道:“初次见面,这是师叔的见面礼,柳师侄收下吧。”
这符箓之上,灵力运转,恐怕比吴波用过的那张符箓还要高级,
柳含烟看了看玉真子,玉真子点头道:“这金甲神兵符,可唤出第六境的神兵,虽然只是消耗品,但也是正阳子师叔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柳含烟收下符箓,说道:“谢谢正阳子师叔。”
玉真子看向另外一名年轻女子,说道:“这是丹霞峰的丹阳子师叔,丹阳子师叔的炼丹之术登峰造极,不逊色于丹鼎派。”
年轻女子伸出手,手心处出现了一个玉盒,这玉盒晶莹剔透,隐约可见其中躺着的一枚丹药。
她微微一笑,说道:“此丹是我近日练成,服下之后,可使容颜永驻,青春不老,又有淬体之用,能排出体内后天杂质,此后百毒不侵,万邪不扰……”
玉真子接过玉盒,放在柳含烟手中,说道:“丹阳子师叔,一年也炼制不了几颗天品丹药,还不快谢谢她……”
柳含烟收下玉盒,不好意思道:“谢谢丹阳子师叔。”
玉真子看向另一名老者,说道:“这位是紫云峰的玉泉子师叔,听说他前些日子,得到了一件天阶宝甲……”
玉泉子苦笑一声,手上白光一闪,手心处出现了一件银丝软甲,说道:“此甲取自万妖国苦寒之地的千年蚕妖,可抵挡第六境全力一击,送给柳师侄防身……”
虽说送出此甲,他心里也十分肉疼,但师姐已经点名要了,他也不能不给。
万一惹恼了她老人家,有事没事的叫自己出来,检验检验他的修为进境,当着所有弟子的面,时不时揍他一顿,他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玉真子师姐为了衣钵弟子,可是耗费了不少精力,这些年,找了不少纯阴之体,不是性别不符,就是年纪太大,更多的,是被父母弃养和溺死,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位,今日便是忍痛也得割肉。
柳含烟收下软甲,说道:“谢谢玉泉子师叔。”
玉真子又看向玄真子,说道:“这是青玄峰的玄真子师叔,玄真子师叔是为师的嫡系师弟,为师是看着他长大的,也是为师引他进入的修行之路……”
玄真子本来已经掏出了一张符箓,听到玉真子此言,又默默的将之收了回去,指节白光一闪,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长剑。
玉泉子吃惊道:“你打算将青玄宝剑送出去!”
玄真子留恋的看着青玄剑,说道:“师姐觅得佳徒,师弟为她高兴,一把剑,算得了什么……”
玉真子从他手中拿过青玄剑,说道:“算你还有些良心,含烟,还不快谢谢玄真子师叔?”
柳含烟接过宝剑,说道:“谢谢玄真子师叔……”
李慕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这几人送的几样东西,愣是没有一样低于天阶的,李慕从郡衙地字阁里搬走的所有东西加起来,恐怕也抵不上其中一件。
这一趟白云山,果然没有白来。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酸涩。
符箓派重女轻男,也未免太过明显,当初玄真子邀请他的时候,只是随口一问,被李慕拒绝之后,也就没有下文了。
若是李慕当初有柳含烟的待遇,恐怕他现在已经光荣的成为了一名符箓派弟子。
可惜符箓派没有一名纯阳之体的首座,需要他来继承衣钵,纯阳之体和纯阴之体诞生的概率虽然差不多,但因为民间重男轻女的思想,以及八字纯阴便是天煞孤星,会克父母亲人的愚昧观念,纯阴之体的女童,很少能存活下来。
玉真子最后看向那名仙风道骨的老者,说道:“这位是掌教师伯,他是一宗掌教,出手肯定会比首座师叔们大方……”
老者摇了摇头,取出一枚玉石,说道:“这里面拓印了一页道页,看过一遍之后,就会消失,能不能领悟出道术,就看她的造化了……”
道页……,李慕心中暗自心惊,如今的道门六宗传承,全都来自于一本《道经》,道页,便是道经中的书页。
符箓派掌教说这张道页可以领悟出道术,想必应该是《道经》内卷的书页。
道术和神通虽然都是法术,但却有本质上的区别,神通需要修习领悟,是以自身的法力为基础,资质差些的,就算给他修行神通的方法,也无法学会。
道术是天地之力的运转,不需要修行,只要掌握真言手印,便拥有了打开天地大门的钥匙。
能让柳含烟领悟道页,说明他真正的将她当成了符箓派的内门弟子。
玉真子收下玉石,对柳含烟道:“还有几位师叔云游在外,等到他们回来了,我再带你一一拜见。”
柳含烟和几位首座一一认识之后,众人抬头望向那道钟,此钟还悬在天上,感受到李慕的视线,又向后躲了躲。
李慕伸出双手,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干……”
那老者无奈的一笑,说道:“道钟在这里近千年,早已孕育出了灵智,它因你所伤,自然也会惧怕你,你对它和善一些,他便不会再怕了……”
“我试试吧……”李慕点了点头,看着那道钟,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嗡!
道钟颤抖几下,再次飞起,隐没在云雾之中。
李慕脸上的笑容凝固,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罢了,随它去吧。”
他们不再理会那道钟,反而将目光望向李慕,目光中蕴含奇异之力,这让李慕感觉,他好像被扒光了衣服,赤裸裸的站在人前一样。
“怎么会有这种天谴体质,简直闻所未闻。”
“他还是纯阳之体,莫非纯阳之体骂天,会遭到天谴?”
“既是天谴,为何会引动道钟鸣响,甚至让道钟裂纹……”
“掌教师兄不是说,道钟的确感受到了新的道术,它承受不了那道术引动的天地之力,才会碎裂……”
……
众人看着李慕,议论不休,最终还是符箓派掌教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天地之事,玄妙难懂,即便是我们,也只能窥到一丝,道钟裂纹,自会修复,无须在议论此事了。”
众人闻言,纷纷闭口。
天威难测,修道之人,感悟天道,顺应天道,这也是北郡那凶灵诞生之后,符箓派不愿出手的原因。
道钟裂纹,自然有其原因,背后或许暗含某种天道规律,不可妄议。
几位洞玄强者,看着李慕的目光,都颇为讶异。
即便是修行数十年,修为通玄,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
虽说他每次骂天都会遭到天谴,但这也算是天地对他的回应。
而这,是他们这些洞玄修行者梦寐以求的。
当他们也能如他一般,随随便便就能创造出道术,引来天地回应的时候,就是他们晋级超脱之时。
天谴,他们也想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