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krf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txt-第六百九十五章 三司合力,不請自來推薦-9s6ng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此事一开始拱卫司就闹腾得巨大,皇上自然也被惊动,李梦瑶被召入皇宫汇报。
这李梦瑶才刚风尘仆仆地回到拱卫司,姜譲将刘云露的口信和新线索都传达给李梦瑶。
“尸体上没找到其它证明身份的物件和有用的线索,但背窝上留下的剑非制式长剑,查出些眉目。剑宽仅一指,薄如丝绸,极有特色……我们根据拱卫司和东辑事厂原意借出的档案库,查得资料中仅有一人擅用此剑。”
“什么人?”李梦瑶连忙问道。
“一个叫‘林鴟’职业杀手,喜欢伪装成挑着乡下土特产赶集的农商,把这细剑藏在扁担中,趁目标不备即可一击必杀!”
“你继续说。”
既然查到用此剑的人的来头,自然能查到更多的资料,李梦瑶示意姜譲详细汇报。
“他来自一个叫‘索命门’的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在道上实力不算特别出众,人数也不算多,但胜在物美价廉,目前主要在黑石会接受雇主委托。他有时接单人任务,有时也和组织里的杀手一起出任务。而他们组织杀人都喜欢假冒寻常百姓接近目标,趁其不备再杀害,杀人手法较为谨慎和小心。”
这种暗杀方式实属常见,绝大部分杀手组织都喜欢用乔装打扮降低目标的戒心,提高暗杀的成功率。像红罗刹那般喜欢正面刚的杀手那是很少很少。
如果没有这把造型独特的剑,他们可就很难查到“索命门”的身上。
“索命门内的杀手一共大约七八个,和树林里查到的脚印类型数量大约吻合,我推测这起命案正是索命门所为。属下这就带人去缉拿索命门!”姜譲拱手请命道。
“不,既然索命门是黑石会的杀手组织,追查索命门只会耽误我们的时间!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杀手组织自当是受雇主所托才为财杀人,要杀眉千笑的雇主才是真正元凶!”此番线索对于李梦瑶来说十分有用,立即明白下一步该如何侦办,“你们先待命,勿打草惊蛇!我再去一趟皇宫,你们等我下一步指示再行动。”
“天已开始黑,大人才刚从皇宫回来不久,身心疲惫,不如吃过晚饭再去见皇上?”姜譲好心建议李梦瑶爱惜身体。
“有了这些线索,我更加明白时间紧迫,刻不容缓!”李梦瑶当下拍了拍爱将的肩膀,示意他忙活一整天了先带队休息,“我入宫不是找皇上,要找的是‘无名’大统领。她应该已经布置了暗卫融入黑石会京城分驻地才对……”
姜譲抬头愣神,先是东辑事厂主动借用了资料库,如今又去麻烦影都府的大统领……为了眉千笑的案子,三司公门居然鼎力合作?虽然这话这个时候说不大应该,这眉千笑何德何能啊……
只要能缉拿杀眉千笑的雇主,以李梦瑶的性子才不管三司合作还是四司合作!
黑石会属于江湖组织,又是应江湖而生的特殊行业,朝廷采取一只眼睁一只眼闭的态度。但以朝廷的做法,自然是要将对方监视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故而李裳容那次知道黑石会京城分驻地在哪后,立马着手安排暗卫打入其中一个杀手组织,好更深入了解一番黑石会。不敢说能在关键时候影响黑石会,但至少能搞明白黑石会如何接头、接单、走流程,就已经算不错。
想打入黑石会很不简单,毕竟杀手的目标天南地北都有可能,长年累月赖在京城分驻地肯定容易引人起疑……李梦瑶也不知道李裳容做到哪一步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影都府提供帮助。
尸体留给他们的线索其实已经够多了!丢失的脑袋、令牌和绣春刀,定是被杀手拿去交货,只要影都府有办法监视到这些东西在分驻地里头和什么人接触,那就是雇主无疑!
这人都凉了一天多,时间越久雇主已经确认结束的可能性就越高!若他们来迟一步,雇主恐再也不会出现……若要从黑石会口中得知雇主信息,那是人家安身立命的底线,要付出的代价怕是朝廷给不起。到时只能成为真正的无头公案了。
“我说过,敢动我的人,那就不死不休!”李梦瑶抛下这么一句话,雷厉风行地走出了门外。
……
洞庭湖心岛君山,丐帮的总坛处,此时越来越乱哄哄。
湖面各方飞快划来许多竹筏,上面载满了匆匆赶来的各方丐帮核心弟子,看起来好似不负责任的画师在画纸上乱挥笔墨,留下横七竖八的痕迹。
他们这些人才刚聚会过没几天,各自回自己地盘走了一半,收到消息又日夜赶路跑回来。
因为收到的是乾阳道长亲自拜访的消息!
尽管他们匆匆赶回,也还是没乾阳快,乾阳已站在总坛之外,看着各人急忙赶回君山的洋相。
本就当乾阳是祸害帮主一家的仇人,如今又被看了笑话,当即众人都是恼羞成怒,没一个有好脸色。
八名九袋长老皆赶回君山,如今带着弟子乱列总坛入口之外,剑拔弩张地瞪着乾阳。
“乾阳老贼!你害我丐帮帮主一家,我等没去上清观找你,你反倒敢来丐帮送死?!”齐修锦没等毕有为这个【掌棒龙头】发话,抢先厉喝道。
这一喝抢尽了风头,所有丐帮弟子齐敲竹棍,震耳欲聋,为丐帮振奋声势!但这些弟子都忘了这表现最积极的齐修锦,上次却是投了找乾阳麻烦的最关键的反对票。
“乾阳师伯为解误会专程上门拜访,你怎可含血喷人!”随乾阳道长一起来的支英奕压不住脾气,忍不住怒道。
“支英奕你先退下。”
乾阳道长站出来数步拦在支英奕前方。丐帮之人大多数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说起粗话来能有几个是对手,以支英奕的道行恐怕忍耐不住,到时忍不住脾气弄巧成拙更让事情复杂。
“我前来,是想寻几位长老说几句……不知可否散去众人,在总坛单独会面?丐帮和我的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各位摒除杂音听我细细解释一番,定能理解其中的蹊跷。”乾阳道长和气之余不失高人气派地道。
“物证已有,还有什么好说的!”“听你妖言惑众是吗?”“为什么要单独聊?你想挑拨离间!”几位脾气比较冲的长老已经叫骂起来,话不怎么好听。
“都冷静一下!”毕有为已是犹豫了好一会,见场面渐渐失控,不得不高喝一声,“君山是我们的地盘,乾阳道长只四人前来,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不成?”
“你的意思是要让这老贼入我们总坛?!”齐修锦怒不可及地指着毕有为,好似他要背叛丐帮一般。
夸张的表情其中有几分演戏,不得而知,但总归又引人侧目几分。
“对方诚心而来,我们这点气量都没有?”毕有为皱着眉头打算息事宁人道。
在齐修锦的煽动下,确实有几个长老觉得乾阳此番来是不怀好意。但有外人在他们不方便像之前那般争执自己的意见,免得被别人看笑话,暂时只能让弟子们稍安勿躁,再细细考虑。
“乾阳道长不请自来,倒是没有这般不是客人却进入君山总坛的先例!”传功长老龚成冷哼道。
“怎会没有?”毕有为思索了一会,朝最懂丐帮规法的执法长老秦宏义问道,“我记得外人想入丐帮总坛,得以武胜试?”
“没错,是有这样的规定。若乾阳道长能遵守规定,敌我们丐帮在君山之前摆出的八仙阵八十八招,即当奉做宾客邀请入内。”秦宏义朗声道。
丐帮大多数人文化程度低,很多时候讲道理是行不通的,所以帮内这种时候便以武辨理,自然衍生出以武为宾的规定。
也就是说,乾阳得用武功赢得丐帮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