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番外第五十七章 老驢思春熱推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演戏这门技艺说起来,陆良生也听过红怜讲过一些,颇为低贱的行当,将来就算有名成旦了,嫁入要么老实人家,要么就给有钱人做小妾。
只是他演了两场镜头,感觉怎么演戏之人都是前呼后拥,稍有角儿的身边都是化妆之人跟着在跑,歇息了有人给撑伞递水,跟红怜说的相差甚远,就像倒过了一头。
陆良生看着那位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法海’趟在躺椅上,有人摇扇擦汗,不由叹口气,只能对这个行当‘衰极而盛’来形容了。
‘要是红怜看到这些该是高兴了,以她演戏的功夫,也该是能轻易当上一个角儿。’
之后拍摄的几天,没等到师父和道人回来,反正他们也能寻到自己,陆良生倒也没有太过担心,这个时代灵气微弱,千年下来,几乎断绝了修道中人出现,现代的兵器更无法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干脆安下心来,啃起剧本,认真的带入剧中那位曾经神仙托身降世中,被他打过的太白金星,想想也算是一场‘缘分’。
一旦进入角色,陆良生那身气场有时让与他对戏的角色,惊得说不出话来,例如一场从山中妖物口中解救几个百姓的镜头,仿佛回到斩杀妖星的神态,目光如电,看去披着道具皮肤的龙套跌跌撞撞一屁股坐到地上,差点起不来。
那边的导演觉得理所应当,陆良生越是表现的如此,越是让大伙多学学,用他话说:这才是专业演员,随便一个眼神都是戏。
大伙听久了也就渐渐习惯,几乎人人都跟着陆俊喊起表哥来,只是每次都不怎么敢看对面那位‘表哥’,就算有对视的镜头,也悄悄将视线放散,不与陆良生正儿八经的对视,这样一来,确实好受多了。
这个小技巧一传开,上到那位主角,下到龙套演员都学会这招,就是有些费眼睛,时间一长,整个剧组的演员演完镜头下来,双目涣散无神,与人说话眼睛都是飘的。
当然,导演和编剧也有颇为头疼的地方。
这位专业的‘表哥’熟络之后,认真起来的态度令他们感到头疼,一连几日的拍摄,剧本有些地方被陆良生要求改了几次,从言语到场景,甚至‘刘伯钦’这个名字的来历,也让他们加上去,实际的场景,有几颗树,在什么位置,岩石有多高,都说给导演听,令得后者还以为当时他就现场一样。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饶是有些恼,也不敢发火,像他这样的小剧组小制作,能有这么个专业的演员出演,那是烧高香了。
只得背后叫来陆俊发泄一通,当然也不是骂人,多是发泄牢骚,说这是小剧组,哪里弄那么多树啊、山啊,最可气的,还要把布景给改了,那些古代建筑,可是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做完的,怎么能说改就改,往后说不得还能用到下一部戏等等。
陆俊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出门,回到房间也拉着看书的陆良生倒出苦水。
“我的表哥唉,咱们是穷剧组,哪里做到这些,导演本不富裕的头发,就一根都不剩了。”
“呵呵…..那行吧,就凑合着拍完就是。”
陆良生其实倒也无所谓,就是那股做学问较真的性子一出来,难免会多嘴显得强势一些,眼下知道剧组实情,自然就不为难他们了。
之后的时间如常拍摄,这次陆良生稍收敛了些许,只是拍摄途中出了点小意外,鼓风机还没来得及就位,操作的工作人员拉肚子去了趟厕所,回来时不少同僚朝他比起大拇指。
“这几股风吹的好啊,既没挡住镜头拍摄,还把神仙角色的气氛衬托出来,当真不错。”
“是啊,真没看出来,你有这水平,往日怎么不见吹牛?”
小白和夜莺的故事 万人灯火
“回头得了导演称赞,记得请客吃饭啊!”
一通称赞下来,弄得那工作人员还捂着皮带一头雾水眨巴眼睛。
“我就上了一趟厕所,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
第五天,陆良生的戏份基本已经拍完,也不需要补拍其他镜头,晚上的时候导演遣了人过来请他,以为是探讨剧本,却是在旅馆对面的酒楼摆了一座宴席,剧组里的主角、制片人也都在场,拿出一封信封,里面塞的鼓鼓胀胀,看的跟着过来蹭吃蹭喝的陆俊看的眼珠子都直了,连忙拉了一下还想推托的表哥,压低嗓音。
“表哥,这是的劳务费……快收下,说不定往后他们还有戏,要请你当主角呢。”
那边,陆良生自然不会拒绝,来演戏虽说主要是好奇,自己也付出辛苦,收取酬劳也是该的。
拿过之后也不看里面装有多少,随后递给了身旁的陆俊,端起酒杯扫了一圈,朝剧组里这拨人感谢一番,说些对陆俊的照顾,做为表哥先敬一杯云云。
重生 之 千金 歸來
陆良生将话匣子打开,随着菜肴上齐,宴席间气氛热烈起来,一直吃到深夜才散去,喝醉酒的导演,还有这片的制片人东摇西晃的走出酒楼,推开搀扶的人,噗通两声齐齐跪在大街上,嚷嚷着要拉陆良生一起拜把子,最后被书生弹出一指给弄晕过去,让人带回旅馆睡觉了。
令陆良生哭笑不得还有一桩事。
下半夜的时候,师父、孙迎仙,还有胭脂才从岛国回来,自己下楼到街上迎接,就见一人一蟾走过路灯,不停对喷。
“你要那什么手办做什么?”这是老孙的声音。
走在孙迎仙小腿一侧的蛤蟆道人负着双蹼,口鼻间哼了声,“摆着好看,老夫买什么,要你过问?”
“你那是买吗?”
“他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放屁,本道明明看到你把他打晕的!你那么喜欢小人儿,本道用纸给扎几个就是,吹口气,还能在你面前跑来跑去。”
“彼其娘之,当老夫不知道,你那是烧给下面那些死鬼的。”
你一言我一语,走在他们后面的胭脂想笑又不敢笑,感受到书生的气息,看到前面路灯下站立的身形,化去身上那身职业衣裤,重新变作桃红衣裙,提着裙摆快步上前微微矮身福了一礼。
“胭脂见过陆先生。”
“起来。”
陆良生双手虚托,看着边走边对杠的道人和师父,笑起来:“他们这是怎么了?”
“蛤蟆师父看上岛国人的那些小玩意儿,都是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假人,就硬拿了几个……”
想起带着他们逛东京的一幕,胭脂脸上虽笑,却是心有余悸,没了面前这位陆先生在,蛤蟆道人差点大闹东京,那日喝醉酒,忽然架起紫烟飞去东京最高的大楼,对着夜空叫嚷此地神灵、妖怪出来与他放对。
妖气弥漫,整个东京上空感觉天都快塌下来,到处都是电闪雷鸣劈下,就如她也不敢靠近,伤势在身,几道妖雷打在身上,以蛤蟆道人的道行,能把她当场打死。
好在被孙道长一通叫骂醒转过来,一人一蟾打了一架,道人双目留下淤青后,方才好了一些。
听到这些,陆良生也是捏把汗,虽说异国外邦,但对方平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要是糟了无妄之灾真是倒了血霉。
师父好不容易积攒回来的运气,怕都要折进去。
目光随后看去过来的师父和道人身后,注意到平日撒欢跑来的老驴不在,皱起了眉头。
“老驴呢?”
“回先生……”
不等胭脂说完,过来道人摆了下手打断,将话头接过来:“他还在后面,几步一回头的,思春了。”
说着,还翻出手机,拍出的照片给陆良生看。
画面里,一个长脸的汉子,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舌头伸的老长,舔去杯底,引的女子搂着老驴,整个人几乎都坐进了怀里。
“你们……”
不仅师父又开始喝酒,竟连老驴也一起拉了去,陆良生几欲张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