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4jq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九十三章 何爲心血澆灌【第二更!】閲讀-nsvwc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李成龙坐在沙发上,他犹自感觉自己义愤填膺,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真的是,肺也要气炸了。
刚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李成龙就已经感觉气的快要脑溢血,如今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结果却是更气了。
隐隐听到左小多口中喃喃说了一句话。
“这些人只不过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不讲理的人啊……”
李成龙猛的愣了愣。
左小多已经上楼不见了。
李成龙隐隐然猛地感觉一股凉气,从背心直升上来。
一时间,汗毛倒竖。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
左小多……似乎……从来,都没有跟自己人之外的人讲过道理吧?!
哪怕是他占据了绝对的道理高度,仍旧从来没有从他口中说过什么讲理的话。
所谓的讲道理,在左小多这里,根本不存在。
包括那次,李成龙被别的班学生殴打,左小多堵门去打,道理完全在左小多这一方,但左小多自始至终,就没有尝试过讲理,以正常的方式处理解决。
“我是来打人的,或者来挨揍的,不是来讲理的!”
这才是左小多的行事风格!
李成龙的眼中冒出了光。
他似乎明白了左小多的意思。
人家都用这么脏的手段了,咱们还想着到处找证据,拿到证据之后再动手?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道理好讲?
只要确定是对立面,干过去就是了!
一个个的轮流干,总有干对的时候!
“只可惜,咱们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要是我和左老大现在的实力就在御神之上的修为境界该多好,可以不顾其他,直接打上门去……”
李成龙喃喃自语。
左小多上了楼,坐在窗前。
想要将刚才被激的几乎要爆炸的心跳,平复下来。
但良久却是越想越气。
然后他突然在床上翻了几个跟头,哼了几句小调,“来也,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然后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汪汪汪……嗷呜……哇哈哈哈……”
真的成功将自己逗笑了。
感觉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这才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那个灭空塔。
浑身穿上所有能够穿上的负重。
从戒指中取出训练锤,身子一闪,到了灭空塔之中。
风声在灭空塔中急剧的响起。
但是左小多的卧室之中,寂静无声。
……
早晨,一班第一次正式上课。
全班人都发现,今天的文行天并不见精神抖索,甚至有些说不出的疲倦,萎靡,,整个人好似憔悴了整整一圈。
文老师走上讲台,沉默了一下,连续叫出四五个人,再次的用元气探测了一下这几个人的经脉,又自沉默了许久,道:“你们几个的功法,还需要再换一换。连日对战之余,综合各位的临战发挥,我发现我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修行资质与个人的聪明与否,并不是划等号,所以……你们几个,还需要改变一下。”
文行天顿了一顿又道:“等会我亲自带你们去武藏阁,另选几本秘籍……不怎么需要动脑子的那种。”
这句话的个中真意很好笑,但全班上下却没有一个人发笑。
谁都看得出,文行天在这三天的测试摸底里面,已经是殚精竭虑,大耗心力。
每一个学生的当前状况,尽都牢牢的刻在了他的心里。然后他再进行综合分析。
每个人的姓名,身高,体重,几岁启蒙,什么阶段什么成就,原本练功方向,如何改修其他功法切入方向时机为最佳……
三摸五评都是什么评价,现有的阶位到了阶位中的哪一步,还有个人禀赋。
谁在拳法中有习惯性动作,谁在战斗时有什么样的下意识反应,擅长不擅长应对各色对手……
有谁是胳膊长,有谁是腿短,有谁是上身长下身短,有谁是上身短下身长,有谁桥马壮却欠灵活,有谁过度灵活却根基不稳。
有谁过度追求力量,有谁过度追求技巧;有谁性格冷漠,有谁杀戮心重,谁有大局观,谁能值得同学依靠……
谁适合用刀,谁适合用剑,谁适合用别的兵器,谁适合暗杀,谁适合培养成刺客,谁能够培养成影子,谁能够向着将军或者统帅方向培养……
谁适合做内奸,执行特殊任务……
如果组成小队,除了那些已经自成小队的几个人之外,其他的,谁与谁在一起组队最合适,最能互补……
以上所有这些,文行天统统的梳理了一遍。
现在,完全可以说:除去左小多之外,所有三十五个学生,他自己,他爸妈,他原本的老师,都不如文行天了解的多!
这其中付出的心力,难以想象的浩大!
这三天下来,学生固然在不停对战,近乎不间断的时刻修炼,而文行天却是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合过眼,时刻关注学生,时刻关注学生的每一点细节。
每一个学生,都是一本书;有些很容易就能读懂,很好布置,有些却像是一个深潭,并不能即时看到底,需要探索,需要揣摩,需要针对性对待。
“当老师,尤其是当高武的老师,哪有这么好当的?”
这是文行天当年入教的时候,当时的带教学组的老教师说过的话。
“下面的武校,很多老师本身修为不高,水平有限,很容易将学生教得偏离了方向。将他们本身的习惯动作或者是错误领悟传授给学生。”
“所以在学生高武入学的第一个月,最初的这段时间,最为珍贵,一定一定,要在这个时间里将他们的那些错误全部发现,尽数修正扭转。”
“最初一个月的高强度对战,不要怕学生受伤。尤其要记住,修为在伯仲之间的对战,如果有快速落败或者是受重伤的状况频繁出现,落败者必然存在有重大缺陷或者致命错误。”
“第一个月的主旨是修,是改,将这些长歪了的小树,全部修直了,改正了……但是对于那些个性非常强烈的学生,不要勉强去修,索性任由他们的个性野蛮生长!”
“哪怕是累死你,第一个星期之内,也要将所有学生的全部资料尽数掌握,不只要熟捻于心,更加是将之刻印到你的脑海里,心田中!”
“老师当年看到自己的弟子,在战场上与敌人战斗,本应该取胜的……却因为一个老师没有注意到的习惯动作而露出破绽,最终丧命在敌人手中……终生抱愧!终生遗憾!”
“一定要用心!可以严厉,可以打骂,可以讽刺,可以用你一切的手段,但是,无论什么手段,一定要用心,用心修正你学生的缺陷,改正你学生的不足!”
“对学生付出你的全部心意;因为在你手中的,是整个大陆的未来!”
当年,老教师的话,日日夜夜,在文行天的脑海中回荡。
自从当年在日月关一战伤了气脉,自觉此生冲顶无望,但念及自身才学和战斗经验,却又不甘心就这么埋在沙场,于是转头回来潜龙任教。
执教七百年下来,在文行天手下走出的学生,早已不知道有多少;或者修为有高有低,能力有大有小,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存在有基本缺陷和多余动作。
他就像是一个严格得几乎到了强迫症的修理工,将一棵棵小树,都修整到最能成材的直度。
将一只只雏鹰,都培养到可以搏击长空,并且可以在长空中吸收养分并且成长的地步,再放飞出去,翱翔天际……
潜龙高武内忧外患,风浪重重,歪风邪气,更是八面来袭,却仍旧能屹立在三大高武行列,正是因为,潜龙高武有这么一批拖不跨打不烂的明师队伍!
尽都是叶长青千辛万苦,一手带起来的梦幻高教力量!
所谓名师高徒,先要有名师,这是次序问题!
像这样的老师,潜龙高武很多;每一个都是对学生倾尽了心血;每一个毕业季,哭的最惨的往往不是学生,而是这些个老师。
因为……他们倾注的心血,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不是哭别离,而是哭自己的学生,此一出去,奔赴战场的那些学生……十年之内,百不存十!
那些牺牲在战场上,化作丰碑的累累白骨,每一个都充满了潜龙高武老师的心血;每一个逝去,都牵动着老师的心!
每年潜龙高武教师都会组织队伍,去前线陵园去看望自己逝去的学生们。
有位老师扶着自己学生的墓碑痛哭失声:“我只恨我将你们教得太正!骨头太硬!孩子啊,哪怕你后退那么一步呢?!”
在这三天三夜的时间里,文行天建立下三十六个档案,给所有学生每个人都建立了一个。以后随着发现,继续往里补充!
这是他的必修课,每带一轮新班都会进行的功课!
从现在起,一直去到毕业季;到了那个时候,每一个学生的档案,起码都会一尺那么厚!所耗费在这里面的心血,直是无法想象!
当然,也有例外的。
比如左小多。
左小多的档案建立完毕之后,就被他摔到了一边。
“对付这个贱货,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狠狠的揍!”
文行天看左小多的眼神,流溢出浓浓的兴趣。
这是……可以放手大干的信号。
…………
【也许这章会有人觉得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