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ee5c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司掌天地 txt-第一百零六章 光輝帝王像鑒賞-7zkcg

司掌天地
小說推薦司掌天地
云惊没感觉错,幻凉以自身神通构建出了一种类领域,不得不说到了一定境界路子都是相通的,或者说修者的本质其实都一样,为了掌控这方天地。
一个能量系的晶族已经够棘手的了,现在这个能量系晶族还搞出一种类领域的东西来,就好像地狱十八层,你硬生生搞出了第十九层来,地狱之上再加难度。
唯一的庆幸就是这个领域只是类似而不纯粹,无法做到领域之内的绝对掌控,更多的是一种辅助领域。
在分析对手所拥有的技能同时,众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应变,几个百兽血脉的众生直接撞击边界丝线,这些线之前只对生命体有效,而今成了圈定边界的规则一般,数头如山一般的巨兽撞击,脚下大地分崩离析,而那丝线愣是纹丝不动,还有一股反震之力。
众人的目标依旧瞄准着幻凉本身,在这领域之内,不管是速度,还是反应,幻凉快了不只一分,擅长近战速度不慢的众人依旧发起冲锋,却被面对面对撞而来的幻凉整个碾压,说真的,根本看不到赢的可能。
没人想死,云惊也不想,但是对手太变态,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了,此时此刻,云惊看的很清楚,面临绝境,众人虽然依旧抗争但行动却有所收敛伺机而动,而神魔那边简直就是悍不畏死,在发觉无法破开牢笼后,前赴后继对幻凉发起冲锋,仗着皮糙肉厚一次又一次。
不能说神魔脑子更简单直接,而是他们深信怕死就会早死,往往能活下来的是那些不怕死的,一场围殴生生打出一种惨烈的氛围来。
“已经看不到希望,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战了!”战斗要的就是觉悟,没能一击被拍死就证明还有胜利的希望,虽然渺茫,但也是希望。
“诸位,死战,向死而生!”云惊手中出现一块充满了能量波动的晶体,看都不看直接拍在手中战刀之上,而那战刀好似活物一般开始蠕动,裂开一道口子将晶体整个包裹起来。
“早该这样了!”意识世界内,大虎欢呼雀跃咆哮不已。
云惊曾经的战刀早就被大虎“吃”了,如今的战刀是大虎融合战刀后重新凝聚而成的,是它身体的一部分,而在之前云惊对蔚蓝晶化时有种似曾相识之感,而后豁然想起,那不就是大虎功率全开之时的样子么,而这就是云惊最后的底牌。
以一颗城主级晶核为核心,尽数将力量导引出来,前两个融合阶段都只进行了一半的状态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第二阶段依旧没有进行万全,但是第一阶段却已完成,顿时一股毁灭性的力量从云惊体内汹涌而出,这股力量之强以此时云惊的体魄依旧有种要撑爆了的感觉,毕竟是一个城主全部的力量。
力量太强需要宣泄,神通,血脉,护身战技等等极耗力量的手段尽数施展,而在外人看来,伴随云惊一声大喝,气势大涨,血脉激活神通甲胄附体一层晶莹如猛虎的甲胄浮现,连同手中长刀都被武装,整个人瞬间无限接近王级。
挥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失去了云惊的踪迹,再出现之时,犹如凭空出现一般,和幻凉隔着三尺,刀下是那无数六边形组成的半圆形光罩,紧接着的是轰然一声巨响,都不知道这是音爆还是刀砍护罩的摩擦。
“出乎意料的有趣!”幻凉眼中闪现光芒,居然挣脱了自己的领域三息时间,近身三尺才被感知,这一刀,险!
而就在这时,幻凉前后突然浮现两面光罩,不知何时鸮鄂和至天克不分先后夹击而至。
早在学院任务之时鸮鄂就已和至天克打过交道,就外形而言至天克满足所有人对于强者的定义,俊美,健壮,强大,自信,高贵等等,而与之匹配的力量更是傲世同辈。
作为天神众之首的血脉后裔,至天克的神化状态依旧是人形,但身周缭绕着璀璨神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一尊神邸,在云惊一刀吸引幻凉注意力之时,他动了,鸮鄂也动了。
一边金光缭绕神威赫赫,一边漆黑火焰毁灭一切,两股截然不同却本质类似的力量交击让幻凉不得不分出一丝心神对待。
幻凉只是一个人,而对手却是神魔生灵年轻一辈最为顶尖的妖孽联手。
光辉乍现幻凉靠着强横力量震开三人,而此时数道身影接替而至,幻凉看到了却依旧来不及躲闪,又是几道轰鸣传来,好汉,苍敖,海云天,哥舒信峰四人从云惊三人空隙间进入再次狠很轰击幻凉的护罩,顿时,无形的护罩发出一声如实体般的哀鸣再次变形。
面对幻凉,单枪匹马根本难以抵挡,在好汉四人也被震飞之时,一片阴影笼罩幻凉四周,抬头看去,一只遮天兽爪从天而降狠很砸来。
幻凉一声冷哼,一道光柱冲天而起瞬间洞穿了兽爪,敖观海痛哼而退,也在这时,代表神魔的五道巨大兽影终于赶到,接替敖观海众人发出自己的怒吼,五道属性不一的咆哮光柱破空而至,就像五道水柱从四面八方冲进而来一般。
“天真!”幻凉已经有点烦了,从云惊那一刀开始自身节奏就被打乱了,自身这个领域本身就是半成品,如今暴露的弊端不少,其中不适合群体攻伐就是一种。
“破他护罩!”众人前赴后继看到了一个希望,幻凉的领域不完整,作用偏向辅助困敌,节奏一乱,他们就有反克的手段,谁又没一些压箱底的手段。
或许幻凉也不知道自己的护罩承载量是多少,神魔,生灵先后出手连绵不断,护罩就没收起过,轰鸣声不歇,渐渐的幻凉的心神也受到了影响。
“护罩是他的心灵之光具象!”魂缈以魂技不断试探得出一个重要消息,“他的护罩快到极限了!”
这就是底蕴的好处,或许晶界这边连心灵之光这个概念都是模糊的,而诸天万界早有一整套完整的研究,碎了护罩等于在他心神上狠狠来一击,顿时,众人战意高昂。
幻凉不清楚身外护罩和自身心神的联系,但本能的危机让他知道不能再让这些生口肆无忌惮的攻击他的护罩了,不能被动挨打,只是这群生口一波接一波时机掐的实在太准根本不给他喘息之机,而要想破开此局,外层这护罩反倒成了阻碍,这护罩不仅排外还怼内,也是略显尴尬的。
就在幻凉思索的那么一会间神魔和生灵已经进行了三轮轰击,明灭不定的护罩看上去岌岌可危,而自身心神也受到了影响,晦涩而阴沉。
“生口们,你们真的是惹怒我了!”这一次幻凉起身了,从座下拟兽身上跳了下来,同时,外层护罩消散了,这一次,幻凉没有开启护罩。
“一个机会,一个需要牺牲的机会!”现在幻凉把选择扔给了神魔和生灵,收起了护罩,第一波将面对的是来自幻凉的全力反扑。
“这个时候果然还是需要我登场啊!”逆尾走了出来,走着六亲不认步伐,变成了六亲都认不出来的模样。
“或许,我能撑得住!”源源不绝涌出的力量给了云惊底气。
表面浮现一层晶质的好汉默默前行,半龙化的敖观海低空俯冲而来,一头又一头皮糙肉厚的巨兽怒吼着扑来,向死而生,根本就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必答题,没有谁为谁挡灾铺路,只是因为自己更适合而已。
天地无声,唯有一道光辉轰然炸裂犹如旭日东升无可抵挡,光辉洪流之中,数道身影拉出了道道长长的阴影,犹如洪流之下的座座礁石一般。
云惊挥刀而斩并不困难,因为幻凉的重心根本不在他身上,除他以外百兽血脉的几个众生,敖观海,好汉此时凄惨无比,光辉洪流冲刷而至层层削肉,全身上下裸露白骨处处,生削血肉之痛让他们痛不欲生。
如果说好汉他们凄惨了点还算保持形态,逆尾则根本就是一块千疮百孔的破布,也就他的血脉比较奇特,都快被消融了居然还能撑着。
“千军辟易!”还有余力的云惊不可能看着众人被这样活活湮灭,一声怒喝催谷出刀,集一身所有力量斩出最为巅峰的一击,破海开浪一路前行,幻凉才是源头,而几乎同时,早已按捺不住的众人纷纷行动,挡在前面的皆是防御最强之辈,幻凉未尝没有废了他们防御的打算。
“哼,光辉帝王,现!”幻凉一声低喝,光辉之中一道巨大光之巨人自光明而出,一拳轰散云惊一刀,挥拳一砸,一道光之涟漪让光之洪流顿时爆发,一击,震退所有人。
“我勒个去,还有底牌!”风久无语,感情那头拟兽还是变形金刚不成!
也难怪风久郁闷,眼前光之巨人身着异兽战铠,而幻凉此时就在这巨人体内。
“这东西应该就是底牌了,防御比不上护罩,各位,还能再战么?”云惊低喝道。
“杀!”这是此时众人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