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hrqq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694章 夜裏猛名聲在外相伴-3zryq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庞统觉得巴蜀人的反应太过强烈了。
今日见面,足以见得刘璋全靠父亲的荫庇,对于主公而言,此乃天赐良机。
接下来要么就彻底打击巴蜀集团的人,要么就拉拢分化,让他们内部产生分歧。
虽然今日第一次见面,庞统觉得己方人和巴蜀集团的人,相处的并不是很愉快。
但他觉得还是要先拉拢一番,最后把采取打压他们的策略。
请客斩首,留下当狗!
庞统摇摇头,关平总结的,还真他娘的是通俗易懂。
可就是,拉拢分化巴蜀集团,该从哪里寻找突破口?
“定国,你可是有法子寻找巴蜀集团的突破口?”庞统摸着胡须问了一句。
关平挠了挠头,心想要不请他们吃火锅,可嘴上却道:“庞军师,我能有什么法子?”
“你不是一向擅长交朋友吗?”
“我擅长交朋友,我都没发现!”
“江东文武可是对你印象深刻。”
关平瞥了一眼自家大伯父,在这方面,有祖宗级别的在呢,找我?
庞小鸟,你打趣我也就罢了,竟然暗中鼓动我去睡巴蜀集团的人?
真有落凤坡的话,我都不想伸手拉你一把了你知道吗?
在大汉,双方关系亲近是真的要睡一张床的,关系不好,甚至连同一条席子都不配坐在一块。
眼见庞统目光坚定,关平连忙摆手道:“我晚上只跟女人睡觉。”
庞统捏着胡须沉吟了一会道:
“定国,你虽有此好,但巴蜀集团对我等本就敌视,你再去睡了他们的女人,我觉得为了主公的大计,还需你克制一二。”
“哎,庞军师,玩归玩,闹归闹,别拿定国开玩笑啊!”
关平甩了下衣袖道:“我还是喜欢小姑娘的。”
庞统叹了口气道:“定国,我是真的羡慕你长了一副好容貌,就你这样的,上女闾兴许就不用花钱。”
“白,白嫖可以吗?”关平举起茶杯,眼色闪耀:“听说蜀中的女子,很润!
军师何时带我去见识一二?”
庞统的面皮微微抖动,眼睛看向别处,假装看风景。
他本想打趣关平一二,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故意上钩。
着实可恶!
去女闾的经验庞统有,但是点的姑娘说得加钱,要不然不接他这个大活。
现在关平竟然想要去女闾白嫖,真是岂有此理!
说好的一身正气,不近女色呢?
你父亲多好的榜样,怎么你小子就没有学到十之二三?
庞统看向自家主公,希望他能主动化解尴尬的气氛。
可庞小鸟瞧见自己主公很努力的在憋笑,同样盯着帐篷看,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风景。
刘备望着油灯,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士元你不会以为我会同情你吧?
我差点都笑出声来了!
庞统见自家主公抬头望天,咳嗽了两声,自动化解尴尬:
“就像是在江东开赌坊一样,我听闻曹操在邺城等地也如此做了,并且获利颇丰,把铜雀台都建起来了。”
傾心付:長夜漫漫
“说到曹操,关中之战结束后,曹操班师回邺城。”
关平叹了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马超不可避免的失败了,不过等他输了,才会彻底的臣服到三兄弟社团来。
要不然以马超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低头做小。
关平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插手马超与夏侯渊之间的战事了。
清穿之林家宗主 鐘離亦玉
要不把他三弟放回去?
万一马铁半路被人给砍了,那不是白搭了。
尤其是马铁回去之后,身边带的士卒可不是出自讲武堂的袍泽。
“曹操他可不止是班师,而是带走了余畜二十余万斛的战利品。”
庞统接到最新的战报,曹操西征,军食仰仗河东。
河东太守课民牸(母)牛,草马,下逮鸡,豚,犬,豕,皆有章程,百姓劝农,家家富实。
败者食尘,赢家通吃。
曹操又赢了关中战事,这让刘备心中也有了一丝的紧迫感。
拿下关中,刘备可以肯定曹操的下一步绝对是汉中。
曹操一旦拿下汉中,那必然就是剑指益州,留给自己的时间可不多了。
“我们还是先着眼于益州。”刘备定下了基调:
“理应适当与巴蜀集团的人接触,向他们释放我们的善意。”
关平点点头表示赞同:“大伯父所言在理,只要锤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双方只有多交流沟通,试探一番,才能知道对方的深浅。
庞统看向刘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主公,虽说明日与刘璋等人继续宴饮,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是否?”
“哎,士元,与巴蜀人接触莫要偷偷摸摸的,就需要光明正大。”
刘备进行了总结性发言,可谓是一针见血。
巴蜀集团的人,巴不得想要抓住刘备的把柄呢。
那索性就把交流放在明面上,双方先熟悉起来之后,再做进一步的深入交流。
上来就想深入交流,那得是多万里挑一人,就被你直接给收买了?
他们又不是东州集团的人。
“我觉得大伯父说的对。”
关平回忆了一下,刘璋好像摆了一百多天的宴会,用来欢迎刘备和他的入蜀。
同时也是收买人心的一方面,但更多的在关平看来是一个幼童在向老虎花式炫富。
这一百多天,足够和巴蜀集团的人交流了。
“宪和,你觉得呢?”刘备见简雍酒醒了,睁开眼睛。
肥宅简雍先是打了个嗝,然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主公,此次随军可是带了夜里猛,这些东西,他们好像很喜欢,可惜一斤难求,倒是个突破口。”
“夜里猛?”
关平眨了眨眼睛,当初自己随口胡诌的玩意,竟然这么受欢迎是他没想到的。
毕竟益州也是产盐大区,这里根本就不是夜里猛的主要销售渠道。
夜里猛也大多是卖给荆扬二州的世家大族,顺带着有了士家的关系,往交州也稍微销售了一点。
这玩意的产量尽量控制的不是很高,免得他们认为不够尊贵。
可谁成想,就这么一个无厘头的“保健产品”,硬生生的偷摸打开了大汉市场。
甚至比太平教或者五斗米教,传播的还要广泛。
至少中原地带的世家也是通过通信往来,知道夜里猛,可惜没有购买渠道。
“对,我跟他们打麻将的时候,他们向我询问过。”
简雍掏了掏耳朵道:“只是我谨记诸葛孔明的话,不曾与他们深入交流,没有暴露,也只是打个哈哈罢了。”
庞统眼睛一亮,随即笑道:“主公,莫不如就先借机会,用夜里猛与巴蜀人扯开话头。”
“嗯,甚妙!”
刘备自己也是在吃这个夜里猛,他觉得效果蛮好的,只是每次和孙尚香敦伦后,避孕是一件麻烦事。
“时间还长,且寻一寻机会。”
庞统嘿嘿笑了笑,对于夜里猛的精盐,他也是成为刘备心腹才知道是关平从石头里弄出来的。
得知此秘法被关平主动传授给了糜家后,庞统大为困惑,为何就不留给子孙呢?
只是这种事一直埋在他心中,不曾过问。
计策就此定下,众人也分散各自去休息了。
别看屯驻在涪水一侧,可营寨里依旧有人在巡视。
刘备对刘璋倒是没有多少戒备,可对于巴蜀集团的人,不得不戒备一二。
同样刘璋也是如此,他麾下的人,对于刘备也是戒备的很。
关平扶剑跟着巡逻走了一圈,散了酒气,才慢慢转回自己的帐篷,可是在门口,却瞧见了等待的刘阐。
刘阐浑身散发酒气,站在一旁。
“不去睡觉,在我门口站岗?”
“回少将军,我睡不着。”
刘阐脸色有些发僵,一副垂泪的模样,他心里委屈啊!
“进来说话。”
关平今天就觉得刘阐见了他父亲之后,就有些不对劲。
哗。
关平给刘阐倒了杯热水,让他坐在席子上握着,稳定情绪。
“少将军,我是不是应该傻一点才好?”
“世人皆盼自己聪明,你盼自己傻,发生什么事了?”关平坐在矮榻之上,盯着刘阐。
他在讲武堂表现也不错啊,怎么回到益州,就变得娘们唧唧了。
莫不是近乡情怯?
“我爹他跟本就没有看我写给他的信,一封都没有。”刘阐声音越来越大:“一封都没有!”
“兴许是蜀道艰难,未曾送到呢!”关平对于蜀中的交通是有点感触的。
而且他也知道自家大伯父,夺取益州后,在开辟蜀中的邮驿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虽然想要争夺益州,但也不想利用刘阐来挑拨他们之间的父子情分,因为没必要。
刘璋他自己面对刘备就是白给,属于碾压局。
现在关平要做的就是,尽量减少争夺益州的损伤,积蓄更多的力量。
刘阐摇摇头,表示不可能,家仆把亲自送到后,又返回荆州与他交差的。
“少将军,你可知道嫡庶之别,所以辩上下,明贵贱。”
关平点点头,有关嫡庶之分,是西周的宗法制和分封制导致的,就是围绕着嫡长子继承。
一妻多妾制的存在,导致一个家庭当中子女同父异母的现象普遍存在。
随着权力的膨胀,男子本能的对异性的占有欲激增,尽可能的同时拥有多名女子。
他们也出于对世代血食,避免香火断绝或者子孙单传,使家族得以延续的目的,一妻多妾制度,似乎是合理的。
各级贵族官僚乃至士阶层,也分别占据数量不等的妇女。
所以向诸葛亮这般只娶一个妻子没有妾的存在,简直就是大汉异类当中的异类。
区别嫡庶,是实现继承制度的前提。
嫡,敌也,言无敌也!
庶,摭(zhi)也,摭拾之也,大意是只配享受微末的待遇。
“然后呢?”
刘阐伤感的道:“我大哥刘循就如同我父亲儿子一般,我,比仆人的地位高一点,不提也罢。”
嫡长子继承制,虽然有助于确定诸子之间的名分和权力,缓解家族内部围绕继承权的争斗,但也明显存在副作用。
那就是嫡长子继承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一夫多妻制度的产物。
父亲与嫡长子,父亲和余子两对关系当中,存在着严重的权力和义务的不平衡性。
嫡长子一般能够得到父亲的刻意栽培,享受到各种特权。
相对于嫡长子而言,余子,无论是其他的嫡子还是庶子,都处于受到压抑的地位,没有多大区别。
但是嫡子与庶子之间,人格上迥然不同,民间对于“小老婆生”的人天然就带着一丝的歧视。
因此,庶子往往在心目中滋生对嫡子,特别是嫡长子的愤恨嫉妒的情绪。
最重要的是嫡长子容易养成唯我独尊和专断的性格,其智力和品行修养并不一定能,承担起统帅宗族的任务。
如二袁争斗。
关平被刘阐科普了一阵后,三观受到了一些的冲击。
这不都是自己的儿子吗?
最为关键的是刘璋他就两个儿子,还搞这种对立?
士庶不婚,良贱不婚的思想,并没有在三兄弟社团当中体现。
他们本就不是什么世家豪族的集团。
“你父亲不喜欢你?”
“少将军,平日里你总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今日怎么如此愚钝啊,很明显的!”
刘阐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我被当做质子,送往荆楚讲武堂学习,就已经证明了我是有多不受宠啊!”
“啊?”
丫頭,妳被算計了! 魚小溪
盛爱之至尊狂后 猫猫寶貝
关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刘阐能来荆州竟然是这般的前因。
他还以为是刘璋把两个儿子,其中一个比较优秀的儿子送过来学习,是真的有想法,想要学习一些先进的战术。
“不是因为你太优秀,所以你爹才把你送来讲武堂学习的?”
“自然不。”
刘阐眨了眨眼睛,没成想自己在关平眼中,竟然是一个优秀之人。
“少将军,我当真优秀?”
“废话,能进入讲武堂的学子,哪一个不是有点本事的。”
刘阐嘿嘿一乐,得到认可的滋味,确实是有心里上的满足。
他在自己的父亲那里,从来都没有得到过。
什么都是他大哥刘循的。
这便是作为庶子的悲哀。
“刘阐,你兴许是因祸得福。”关平站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道:
“从荆楚讲武堂能够顺利毕业的,你如今的本事,定是超出你兄长许多,
所以你可以滚回去安心睡觉了,别跟着娘们似的哭哭啼啼。”
刘阐刷的一下就站起来:“你说让我滚我就滚啊?”
还没等关平瞪眼,刘阐立马往外走:
我的竹马是男配 冬天的柳叶
“好,我滚,我就是这么乐于助人,少将军你不用谢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