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笔趣-第1809章 蜘蛛結網讀書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程狗?
他们也来了?
一个巨大的身影腾挪闪跃,把前面一排半毛子全部扫倒。
金毛。
摆渡门的还想进来呢,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一个身形彪悍的半毛子往上一顶,门口的部分轰然坍塌,把入口给堵住了。
这下好了,进不来也出不去了。
一个身影,飘然就从楼梯边过去了。
红衣人……
百花缭乱芬芳尽显
他要是先找到了琼星阁,那肯定要用里面的东西坑我,能让他得逞才有了鬼。
我立马奔着那个方向就冲,可全部的半毛子肯定是得到了他的指令,一窝蜂就把我给围住了:“别想进去!”
“你到底是谁?”
红衣人是上去了,黑斗篷呢?
既然没被砍中,肯定是躲在什么地方了。
可这里乱七八糟的,满眼都是青气,也不知道哪个是他。
我正要细看,后脑勺就被来了一下,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还往哪儿看呢?”
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药草气息,白藿香。
我就知道肯定要被她骂——真是怕啥来啥。
我的脑袋被摁下来,她开始给我上药:“你吃了麻药了,觉不出疼来?”
我真没觉出来——刚才那个情形,哪儿还有余力去管身体疼不疼呢?
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身上因为龙鳞,是没什么外伤,可骨头一阵剧痛,不知道哪里被撞了。
白藿香一边骂我一边上药,又是豹猫一样的凶狠表情,可是,手头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温柔。
那个药凉丝丝的,瞬间就把火辣辣的痛感给压下去了,估计是她新研究出来的,效果不错。
程星河在旁边笑嘻嘻的听,做了个“活该”的口型,接着一把抓了无花果干入口,也没来得及嚼,一手凤凰毛毫不留情甩出,把面前卷土重来的半毛子再次打翻。
苏寻一步跨到前面补了数不清的元神箭,那些半毛子惨叫连连,再被金毛一威慑,全退到了一边,恐惧的盯着我们。
金毛转身,耀武扬威的看了我一眼,意思是“没我行吗”。
我连忙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你老不回来,等着等着,就看见祸国妖妃了,白藿香不看还好,一看,立马催着找你,走慢两步,她就用容嬷嬷附身,拿针扎我们俩。”程星河叹了口气:“还不是怕你被狐狸精给勾搭了去。”
白藿香一转脸,眼神冷下来,苏寻没回头:“去掉们俩。”
合着光扎你了。
程星河立马认输一样的摆手:“我说错了,她是怕狐狸精害了你,所以我们就披着水母皮,趁乱混进来了。”
还好,那些半毛子们闹渣渣的,也没察觉到到。
这个时候,又有人拉了我一把。
程星河一抬头,自来熟的就摆了摆手:“这不是二百五吗?你也来啦?”
二姑娘看见程星河一帮子人,倒是极为高兴,热切的想说话,可记起来不能开口的诺言,又看了我一眼。
没有时间跟她解释了,我觉出身体上的痛感开始消失,就回头看向了里头:“咱们得想法子上去……”
八仙堂后边就是观星楼,这地方往上有个大楼梯。
红衣人就是这么上去的。
我们刚要往上跑,就听见“哗啦”一声巨响。
一道楼梯,整个塌陷下来了。
是红衣人上去的时候,把楼梯给砸断了。
就怕我们跟上去。
程星河差点没让砖石瓦砾给砸到,大骂一句,结果伸头一看,也皱起了眉头。
观星阁不知道多高,一头望上去,简直像是个通天塔。
再不追,红衣人就得逞了。
程星河甩过凤凰毛,可够不着,跳起来没用,叠罗汉上到了苏寻身上,也还差着老大一段距离。
靠着我们的能耐,上不去。
那些半毛子一看我们分神,也从后面漫了过来,还想偷袭,我一寻思,就大声叹息:“可惜,可惜,刚才上去的那个人,怕是要先把三川仙药抢走了。”
半毛子被鼓动,就是为了三川仙药,一听这个,沸反盈天:“三川仙药在上头?”
我点了点头:“你们知道,也晚了——三川仙药就三个,先到先得,哎,程狗,咱们赶紧上去,剩下的归咱们了。”
程星河根本不知道三川仙药是个什么梗,不过聪明如他,已经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一拍大腿:“那必须,晚了黄花菜都吃不上了!”
“不能让他们抢先!”后头一个半毛子急了眼:“咱们上去!梅花山那几个姐妹呢?”
好几个高挑婀娜的身影从半毛子里出来了。
肤白貌美,腰肢柔软的跟柳树枝条一样。
我正看着呢,肋骨一左一右同时剧痛,我还以为是内伤,一低头,好么,二姑娘和白藿香一人给我来了一下。
这几个姑娘模样很好看,乍一看也文静,可对着上头,一张大嘴咧开,就滋出了两个大尖牙,五官移位,表情别提多狰狞了。
程星河咽下无花果,吸了口凉气:“好家伙,不开口引来千军万马,一张嘴吓退各路诸侯。”
而那几个姑娘对着头顶,扑的一喷,一股子白线倏然射出,稳稳当当就喷到了上头。
光滑洁白——是蜘蛛丝。
对了,这是传说中的美女蛛!她们吐出的丝,据说不光斩不断,还会把煞气包裹住,什么东西都能消化了——我们之前遇上过一个九丹大蜘蛛,就是她们的亲属。
这几位姐妹花是混血,恐怕没有母辈那么强的能力,可也相当够用了。
不长时间,几道子蛛丝就形成了一个交错纵横的网!
半毛子们争先恐后就要顺着网子往上爬。
可程星河一手拽住我们,跟拉了满藤的葫芦一样,另一手凤凰毛往蛛网上一缠,带着我们就上去了。
风声擦着耳朵呼啸而起,没花费什么功夫我们就上去了,比那些半毛子还快。
那些半毛子见状,还要怒斥我们,奔着上头爬的更起劲儿了,那几个留在地上吐出蛛丝的姐妹花厉声就喊他们别着急,可惜他们争先恐后,唯恐自己拿不到仙药,只觉得姐妹花是怕他们抢先,结果“吱”的一声,蛛丝被他们的体重压的直接崩塌,哗啦啦全跌下去了。
这下,不少半毛子嫌弃姐妹花的蜘蛛网不结实,还有不少催姐妹花赶紧继续吐丝,把姐妹花气的罢了工。
把这些沸反盈天抛在脑后,我抬起头看向了这个塔的顶子。
这是个螺旋结构,看的出来,最上头有一个大房间,高的像是能登天。我们奔着上头就跑了过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就看见头顶有一个极大的黄铜铁门。
凤凰王座
毫无疑问,那应该就是真正的凌尘仙长所在的位置了。
但是,没见到红衣人的踪影。
妈的,那货难道先进去了?
这个时候,我就听到底下远远的响起了一个声音:“保护祖师爷!”
摆渡的破开门口进到了八仙堂了。
程星河着急,甩过了凤凰毛把我们拉上去,与此同时,我注意到,一个身影,在暗处矫捷而上,几乎是跟我们同时上来的。
是刚才披着黑斗篷那个。
他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像是要把我们给撞下去。
我早就甩手劈出斩须刀,那身影被斩须刀的锋芒一逼,不由自主就往后一退,重新藏在了暗影之中。
可这一下,程星河失去平衡,我们一帮人也跌到了楼梯下面了。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程星河要骂,苏寻快一步,元神箭已经出手,可元神箭射过去了之后,跟进入了黑洞一样,消失的毫无踪迹。
苏寻愣了一下,程星河半句骂人的话,也噎住了。
那个身影在暗处站了起来——显然,是想着把我们消灭了,再进黄铜大门。
我盯着他,煞气往斩须刀上一逼:“听说,你以前是个管净化的黑龙?”
程星河一转脸:“妈的,江辰?”
我摇摇头:“他的身形,怎么可能是江辰,咱们之前才见着的——不用藏头露尾,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们,就还跟你叫阿四吧。”
白藿香一愣:“阿四?”
没错——就是那个给我们带路的“小孩儿”,阿四。
那个身影从暗处走出,确实是那个童稚的小姑娘模样。
只是,她的眼神变了。
从温暖和煦,变成了冰冷阴沉,那不是小孩子会有的眼睛。
“不会吧?”程星河叹了口气:“咱们这一路上,都遇上的是什么怪物?”
自己是什么气场,就会吸引到相同的人,大概,因为我们几个,也算是“怪物”吧。
“阿四”死死盯着我:“你怎么看出来的?”
“简单,从你那个死去的阿爸身上看出来的。”
阿四皱起眉头:“你没见过阿爸。”
“我是没见过,可我听说过啊。”我答道:“开始,我就知道你跟红衣人不是一伙的。当时,红衣人跟你所谓的那个“阿爸”说了一句什么,你“阿爸”就死了?那是你动的手吧?”
苏寻忍不住说道:“那个阿爸那么疼她……作为一个凡人,被她拉出来掩盖身份,也怪可怜的。”
楼兰情缘之王国兴衰
“也不能算是凡人,”我答道:“你那个阿爸,就是摆渡门在外面的守门人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