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4wg火熱玄幻小說 異常樂園-第十八章 便宜老師不便宜閲讀-gaubm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聚落之上,冷风阵阵,但不论天气多么恶劣,都比不上余烬带来的刺骨寒意。
极光城和海寒岛的两方部众,早就通过声音断定,余烬的年纪不会太高。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以一己之力,强压两位史诗眷者,着实让在场之人惊骇万分。一个个的瞪大眼睛,试图透过厚重镜片,看清面具之下的那张脸庞。
怎么可能……
他明明未曾亮出神性雏形,究竟是如何驱使神语之力?
莫非,拾梦者真的赐下了特殊能力?
极光祭司心思急动,深深地看了一眼余烬,便向面不改色的拾梦主祭,低声请教:“大人,恐怕有诈啊!”
“无妨,我们是来做客的,就随主人心意吧。”
拾梦主祭神情淡漠,狭长眼眸无悲无喜,完全没有被余烬的惊人表现震慑到。
他的平静表态,迅速影响了周遭之人,让他们纷纷从惊讶中恢复镇静,笃信神奴聚落不管有何居心,在伟大的拾梦主祭面前,都是虚妄而已。
大神皇 水冷酒家
不过,说是客随主便,拾梦主祭却完全听从安排的念头。
他一眼看到广场上的新建神庙,便解除梦境飞舰,径直落到神庙门前,忽视夜宴举行,背对余烬淡淡说道:“来了神城,首要之事自然是祭拜梦境主宰,尊者弟子,还不带路?”
余烬闻言,一时间弄不懂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幸好,便宜老师的下一个指示,及时传来。
“主祭所言甚是,余烬,你便替为师引领主祭到神庙祭拜,我与热泉祭司还有一些要事详谈。”
盖是英雄 醉风琴
【提示:“迎客”任务圆满完成,“拾梦祭坛”未曾受到半点损毁,极大保证了“夜宴”推进。但是,你仍然需要提防恶客闹事,在祭拜结束宴会开启之前,你必须保护“拾梦神庙”避免遭到强烈冲击、“拾梦神像”完好无损。】
【提示:任务失败,不会导致副本失败,但会影响“夜宴”推进。】
“谨遵师命!”
余烬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隔空一拜,又给木偶少女使了个眼色,便主动引领拾梦主祭等神教高层,进入庙宇大门。
别看神奴聚落穷得揭不开锅,神庙修建得却是非常气派,容下两百人完全不是难事。不过有资格随同主祭,祭拜神像的传奇以上拾梦信徒,也就五十多人罢了,剩下的都要留在神庙之外。
为了避免有人闹事,余烬便让木偶少女在外监管,而在分头行动之前,木偶少女对余烬悄悄传音:“你要小心,那个人很强,我有些看不透。”
“你都看不透?”余烬眉头一挑,“你现在看不透的,似乎……懂了,我会谨慎应对的。”
余烬提高警惕,并未让一时优势冲昏头脑,稳步前行,直至来到拾梦者的神像跟前。
面对无眼、长鼻、仪态端庄,却隐隐显露诡异气息的拾梦神像,一众信徒表现出了最基本的虔诚之姿。哪怕和余烬极不对付的海寒祭司,也收敛憎容,老老实实的俯身拜倒,非人象鼻几乎触及地面。而极光城的人马,虽说比不得海寒祭司这般郑重,但也都在拾梦主祭的引领下,缓缓诵读起了拾梦祷文:
“您是梦境主宰,是梦境真神,是所有梦境的起点与终点,您的双眼将在梦境成真时睁开,而在此之前,万千信徒将为您俯瞰世间……”
低沉而整齐的诵读之声,一经出现便对现实世界造成影响。
道道烛火无风狂舞,令殿堂之中灯影绰绰。
绘有拾梦图腾的祭祀器具,于光暗变换中,莫名开始轻微震动,而器具上的神明图腾,居然在微震影响下剧烈摇摆,有的甚至因为幅度过大,令图腾长鼻甩出器具,留下迷幻残影。
端坐祭台的拾梦神像,仿佛获得了生命一般,以无瞳眼眶俯瞰殿堂,象鼻轻摇触手微动,安详神情隐见悦色,静静欣赏着信徒们的虔诚诵读。
倘若有拾梦信徒在旁观看,必然会心生一种,神教内部一派祥和的喜悦之情,但换做余烬这个无神论者,“一派祥和”有多么祥和,眼中情景就有多么诡异。
星辰灭天
不知从哪句祷文开始,神庙中的拾梦信徒、祭祀器具、烛火灯盏,便换了一个样子。
原先有鼻子的,鼻梁凭空伸长拉宽,直至令环节可见的臃肿长鼻垂到胸前,才堪堪停下疯狂生长。
而在此期间,所有人的眼瞳都毫无征兆的缩回颅中,只剩空洞眼眶,手脚也隐于袖口神袍,取而代之的则是蠕动触须。
待得整座神庙,除开庙宇本身,只能看到大大小小的拾梦者时,烛火光芒忽而消失。
但是,神庙空间却并未被黑暗占据!
因为站在角落的余烬,很快便发现,原先面向前方神像的众多身形,缓缓转过身来看向自己。而他们的无瞳眼眶,却在这时闪露出诡异光辉,怔怔的凝望余烬,就好像聚落之外的万里祭坛,让人感到浑身不自在。
然而此情此景,实际上还要惊悚一些,那一道道被诡异瞳光照亮一半的非人面庞,纷纷显露出看待食物的觊觎之色,胆气不够的,非得被吓得魂不守舍。
“又是现实梦境?”
不过,面对这样的阵仗,余烬却是怡然无惧。盖因他了解到,拾梦神教的能力,主要是以现实梦境造成躯体伤害,眼前这一幕对于理智的冲击,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既然无法戳中死穴,余烬又何必在乎?就算侧重理智伤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言出法随】集进攻、控制与增幅于一身,解决问题,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装神弄鬼,徒增笑柄,就让我破掉你们的把戏……等等!”
就在余烬打算毁掉现实梦境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言出法随一旦动用,祷文诵读即使没有受到多少影响,那拾梦主祭怕是也会以此发难,故做文章,借学生不敬为由,让做老师的拾梦尊者无颜主持夜宴。
“这分明是故意引我犯错的陷阱啊!”
想明白了这一点,余烬暗笑一声,继续在原地站定,直接无视了现实梦境。
祷文再长,终有结束的时候,他就不信拾梦主祭敢在这里磨蹭一天!
而他的想法,并非恶意揣度,因为拾梦主祭的确存心试探:“居然不上钩?看来此人不像表面上那样莽撞,定力也相当不俗,年纪轻轻便懂得控制能力,而非肆意滥用,属实难得!只可惜,你拜错了老师……”
拾梦主祭的狭长眼眸,闪过一瞬光芒,旋即不动声色的改变祷文诵读的音调起伏,引发现实梦境剧烈变动。
嗖嗖嗖!
在余烬眼中,大大小小数百象鼻,猛地凌空一甩,便自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密密麻麻的涌到面前。
要么自鼻孔处长出獠牙,狠狠地咬住余烬。
要么缠住余烬身躯,宛若水蟒缠了一圈又一圈,猛然勒紧,既不给他喘息空间,同时试图碾碎肋骨,对体内脏器造成穿刺重伤。
场间,有能力注意到这一幕的,仅有来自极光城的拾梦主祭和极光祭司,至于海寒祭司,则虔诚到了物我两忘的地步。如果他也能看到,一定会像极光祭司一样,期待余烬迫于自保,做出过激举动,但凡动作稍大一些,那么向拾梦尊者发难的借口就有了。
最好是余烬大打出手,伤到一两个人,便能让此番交锋更加主动。
只是,余烬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拥有【绝对虚化】和【无限治愈】两大高阶神效的常态化身,完全可以无视长鼻攻击,两者之间的差距甚至夸张到,余烬连指头都不必动用!直挺挺的抱着胳膊站在原地,任由梦境长鼻疯狂蠕动,也奈何不得他一分一毫。
而此番从容应对,在让拾梦主祭都略感愕然的同时,也令余烬愈发体会到,【苦难之路】不愧是特意留给苦难教皇的专属任务!
只要各项能力靠拢苦难教皇,或者说,只要按照至高存在的设想,研发战吼、强化身躯,那么苦难之路前期,必然会走得无比顺畅!
“言出法随和永生魔人,无疑让我走到了苦难教皇的前头,所以起步阶段才会如此轻松,真要让我感到难度,怕是要等到意志缺陷逐步显露的时候了。”
这厢余烬心态从容,那边的拾梦主祭和极光祭司就不太淡定了。
时间流逝的速度,在焦急情绪的催化下,变得快了几分,往常觉得漫长无比的祷文诵读,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完成大半,而余烬至今都未曾流露半点破绽!
不行。
必须要让他做出渎神之举。
尽管我有万全准备,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既然有机会占据主动,便必须极力争取……
狭长眼眸寒光涌动,拾梦主祭第一次显现怒意,紧接着,他为祷文诵读暗自注入了梦境之力。
单从量级来看,暗中注入的梦境之力,十分轻微,远远比不上极光祭司的三成奥义,但是在当下的特殊环境中,这点梦境之力,便犹如落入油锅的火星,轰然引发强烈反应!
嗖!
余烬随即发现,数百象鼻如潮水般迅速退去,正当他以为拾梦主祭会就此作罢的时候,道道触手却是卷土重来!
取代手脚的蠕动触手,就像水蛭一样,从每一道拾梦者的体内不断涌出,眨眼功夫,就淹没了神庙地面,并且还占据了墙壁头顶的每一寸空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谁也不会相信这里曾是一座神庙。
“又玩这一出?来点新意好不好啊。”
对此,余烬完全抱着看戏的态度,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方才担心的事情,竟然迅速变为现实。
那端坐祭台的巨大神像,此前一直没有攻击性的举动,但当蠕动触手封锁了神庙空间,拾梦神像竟然猛地看向余烬!
不好!
余烬心中警兆顿生,可拾梦神像的巨大象鼻却来得异常迅速,耳边方才听到破空震响,足以遮住脑袋的巨大象鼻,便出现在头顶上方。
这一幕,立刻让余烬想到阿难成为尊者的诡异过程,源自象鼻的庞大吸力,竟然越过身躯,直接作用于意志魂体!
言出法随不好动用,位移能力也受到限制,主动反击更是没门。
这般险境中,余烬若想完美通关,便唯有寄希望于木偶少女的意志守护。只是天不随人愿,神庙内外完全阻隔,木偶少女强行突破,便会损伤神庙,同样要落入拾梦主祭的陷阱。
但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让余烬万万想不到的破局答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便宜老师先前赋予的【梦境雏形】,受到拾梦神像的触动,忽而显现,再然后,凶性大发的拾梦神像便恢复了平静,当着拾梦主祭的愕然面庞,继续以隐见悦色的安详神情,静静欣赏着信徒们的虔诚诵读。
“我靠,我这便宜老师好像,不太便宜啊……”
余烬当场愣住,他之前只当梦境雏形是种子的种子,谁知居然还有安抚拾梦神像的作用!
而拾梦主祭的惊讶要远胜于他,盖因这番隔空对抗,他输得是一败涂地,作为拾梦主祭,他从未享受过这般青睐!
“我才是拾梦主祭啊,拾梦神教以我为首,你为什么要为一个奴隶降下感召?是单纯的羞辱,还是惩戒我办事不利,抑或你发现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拾梦主祭抹去杂念,秘密解除现实梦境,令祷文诵读貌似平静的圆满结束。
他知道继续对付余烬,没有任何意义,倘若注入更多的梦境之力,那么渎神之名,就要落到自己的头上!
“罢了,我且看看,你们神奴聚落究竟有何准备。”
拾梦主祭恢复漠然面庞,不动声色的示意极光祭司按兵不动,旋即以无事发生的傲然姿态,要求余烬继续领路。
“装蒜,还是你会装啊!”
差点着了道,余烬心里自然不会舒服,可拾梦主祭的表现同样滴水不漏。可为了让副本顺利推进,他也只能按捺怒气,向投来担心之色的木偶少女,回了个安心的眼神,便面带微笑,向众人摆手:“主祭,各位,这边请吧!”
见余烬能屈能伸,连哑巴亏都能吃下。
拾梦主祭立刻对他高看了一眼,同时也愈发笃定将之铲除。
“能力心性俱是最佳,却投入了拾梦尊者的门下!可惜了……不过看你还算懂事,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动手之时,我会留你一个全尸!”
拾梦主祭的狭长眼眸闪过一丝悦色,以为神庙风波就此翻篇,但一个比余烬还要愤怒的存在,决计不会让如此大事轻松化小,又无声飘过。
转世巫女 玲珑雨音
毒霸鬥帝
而他,正是余烬的便宜老师,门徒阿难!
倘若拾梦主祭只靠自己的力量对付余烬,也就罢了,千不该万不该,对拾梦神像动了主意。
于是,当拾梦主祭带人走到夜宴厅堂,便看到了热泉祭司敬献宝物的一幕,美名其曰“入席赠礼”。
阿难欣然笑纳,转而看向拾梦主祭,悲悯面庞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强势:“主祭,你的赠礼呢?这场宴席,梦境主宰可看着呢,如果敷衍过去,祂会不高兴的!”
“你居然敢这么对主祭大人说话……”
极光祭司当场跳出来,怒斥阿难无礼,可是拾梦主祭却在深思过后,面无表情的抛出一方玉盒,淡然说道:“理当如此,这【初始炉灰】送你了,也算是补给你晋升尊者的一份赠礼!”
“好!主祭大气!”
阿难笑容一显,可他尽管嘴上称道拾梦主祭,却是反手就把那方玉盒抛给余烬。
“初始炉灰于我无用,承蒙梦境主宰感召,史诗境界于我无碍,还是转交给我的弟子吧!”
话音落下,阿难无视道道眼神,环视一周,沉声说道:“开宴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