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4s優秀都市小说 《無限之至尊巫師》-一三二五章 光明感召度衆生熱推-5z5ed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光明神孽诞生之初,就遭遇强敌联手围攻,这让祂出离的愤怒。
神孽之嚎,哪怕只是爆发神魂之力,调集庞大能量时的副作用,其威力仍旧比那知名的‘女妖之嚎’的威力大了上千倍。
格雷迪厄斯恒星系的不少生命就被殃及池鱼而中了招,其中包括第一秩序的外围战力,斗剑士军团。
由于第一秩序种田给力,太空战也打的混沌势力无语服输,从而保证了强大的物流能力。
哪怕亚空间风暴肆虐,第一秩序仍旧能够每隔一段时间,就耗费积攒的庞大能量,强行建立能量力场,从而保证星门能短时间开启。
虽然这种能量力场,对于星门同样有干扰,但风险相对要低很多。很多的格雷迪厄斯民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转移离开的。
加上早期因第一秩序入主格雷迪厄斯,而被优渥的福利待遇鼓动离开的,六十多亿格雷迪厄斯人,离开了超过三分之一。
后来,屡屡失利的奸奇恶魔们基本放弃了在太空与第一秩序爵主,而转攻地表、以及地下战,对格雷迪厄斯人而言,这意味着战争变得愈发残酷了。
第一秩序也一度为人员撤离速率跟不上实际需要而焦灼。
为此,大约有四亿多人死于战火,可以说,那时是格雷迪厄斯人的至暗时刻。
再后来,太空死灵被惊醒了。
当许多人都以为,战争会因此更加残酷时,太空死灵却意外的跟第一秩序达成了合作协议。
而这份协议,对格雷迪厄斯人最大的实惠,就在于太空死灵的虚无力场矩阵,对亚空间风暴的克制效力极强,这使得星门可以长时间呈开启状态。
于是,船团如织,第一秩序完成了大量的对外交互,不光是人员,还包括一些继续的物资和设备。
奸奇却由于在跟变节的卡洛斯对撕,而动作慢了几分。
这几分,就代表着超过一周的‘钻石时间’。
算是让第一秩序爽爽的大口呼吸了几下。一直以来因亚空间风暴而造成的憋闷感大大减轻。
然后就是针对星门的残酷拉锯战。
太空死灵的虚无力场矩阵虽然给力,但耗费不菲,而从长眠中苏醒的它们,后勤基础相当薄弱。
这也是它们主动跟第一秩序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没有第一秩序帮它们缓解后勤压力,面对满目疮痍的格雷迪厄斯世界,和强大而又繁多的混沌战力,它们也就能装几个小时的高人,然后便会虚弱垂死。
第一秩序跟太空死灵合作初期的那段岁月,双方都很痛苦。
第一秩序的主要痛苦在于有格雷迪厄斯人这个大包袱,虽然已经竭尽所能,且经历了至暗时刻后,每天仍旧有不低于十万的格雷迪厄斯人死于战火,可那时第一秩序手头上仍旧有超过三十亿人口,等待撤离。
而太空死灵的痛苦在于,它们当初长眠时的布置,称得上是狡兔三窟。这意味着任何一个墓城遭到彻底的破坏,也不影响大局。
可这个布置,现在却坑到了自己,有些人醒了,有些还没有,设备仓库、资源仓库等等都不在一处,而偏偏恶魔们在被第一秩序的轨道打击及战力及时投送搞的焦头烂额后,愈发的钟情于地下开辟桥头堡,然后突然在人类城市中搞内部开花的战略战术。
这就使得太空死灵等于是变向的被分割包围,并且好些还是睡梦中就被恶魔收割了。这种情势,也足以称得上惨痛。
还好,时间是站在第一秩序和太空死灵的联军这一边的。
对于第一秩序而言,只要局面不是那种大崩坏导致滚雪球,那么情势就会一日好过一日。
强力种田带来充足的物资补给,而战争的苦难,也使得格雷迪厄斯人迅速的成长起来,并紧密的团结在第一秩序周围。
而对于太空死灵来说,它们寻找同族,基本可以说是有的放矢,一挖一个准,恶魔却是随机性较高,它们是利用亚空间裂隙或孔洞开辟通道,得运气够好,才有顺便‘开宝箱’的福利。
并且,太空死灵的‘宝箱’也不是那么好开的,毕竟是战锤40K宇宙本土科技第一的种群,当初能跟古圣一族撕逼。而恶魔们从某种角度讲,也不过是当年古圣一族被逼急眼,不管不顾玩歪门邪道而衍生出的副产品。
因此,除非是精心的针对性准备,否则想要拿下战锤40K的地下城专业户太空死灵的墓城,都运气好到爆才行。
太空死灵找回的数座失落的墓城,就是因为墓城遭到入侵而报警,向星球上所有处于激活态的同族求援。然后第一秩序直接玩轨道轰炸及投送,上千米的坑洞,以伽马射线能量为能源的能量钻分分钟就打出,然后战斗人员精准进入。
有太空死灵当带路党,在墓城中,联军自然是占据主场优势,不仅熟门熟路,还能借助墓城的各种机关御敌,因此鲜有墓城完整的落入恶魔之手的例子,因恶魔入侵而激活、然后近乎完整的落入联军手中的,倒是不少。
随着时间推移,时间站在联军一边的事实渐渐凸显。第一秩序的人员撤离逐渐趋于稳定,甚至从单向撤离,而变得有来有往。
除了人类帝国的观察团,以及荣誉感过剩、又或有战争瘾症,以及被第一秩序的征召福利吸引的佣兵外,还有怀着报仇雪恨等心思的格雷迪厄斯人。
这部分格雷迪厄斯人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来自最先怀着‘闯天下’的心思离开格雷迪厄斯的那些人。
不得不说,性格决定命运,这些敢闯敢拼的,无论在哪里,不管成功与否,人生之路,都烙印着拼搏的标签。
第一秩序也没有亏待这些义无反顾回来报效的人,特编斗剑士外援团,宁肯倍化武装培训的成本,也确保他们能成为合格的战斗人员。当然也有非战斗人员,二线也同样需要人。
所以如今的格雷迪厄斯,严格的说,已经没有民众了。第一秩序在数年时间里,完成了超过五十亿人的撤离。
而现在格雷迪厄斯星上,一线战斗人员和二线后勤保障人员,总数大约是一亿八千万,其中有两千多万是来自天南海北的帝国军人和准军人,剩下都是格雷迪厄斯人。
对第一秩序而言,这次受光明神孽影响的,主要就是这一亿八千万人。
据事后大数据统计,当场就有超过两千万人崩溃发狂,产生永久性伤害,而不再适合参与战争这种激烈活动的精神病患者,更是多达四千万,
不算人员损伤,光是因人员失常导致的财务损失,就相当于第一秩序十天左右的产能(仅限于格雷迪厄斯地区)。
当然,若是算是凯恩让米兰达执行的紧急止损方案,那损失就更大,一个月的产能都未必打的住。
并且,光明神孽的嚎叫,还带有‘感召’特性。
感召也是分等级的。
像魔兽世界的巫妖王当初引得克尔苏加德千里万里的来投,就是一种级别较低的感知,只有灵魂强大、且同频度较高的意志,才能感知到巫妖王的呼唤,并被其吸引。
而感召等级较高的,一般是某神王扶持自己的某个小弟上位,这个小弟一文不名,麾下无兵无将,神王就会让自己的牧师举行大型感召意识,生成仪式壳后,将这位小弟新神塞进去,以其神性、神职为源,寻找同频的生命。
在这种情况下,高度同频的人,会突然发现自己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又或一直以来都感觉缺失的那一部分,往往会放下手头的事务,甚至抛妻弃子,前往感召地。
这些人,往往就是最初的神职人员的种子人选,并且只要有些才能,品行也可以,日后身居高位的可能性很大。甚至成为圣灵,也比其他人的概率大很多。
而现在光明神孽的感召,属于最高等级的,并且还带有侵蚀污染的特性,就跟某些玄幻世界中,佛门的皈依特性相近,看似消业减厄,尽显良善,但却让人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然后细思极恐。
若你不再是你,那么新的你是恶是善,又与你何干?
光明神孽的感召,所导致的恶果,就是这个。性情大变,其中大部分都在之后的数周内,经各种方式途经,脱离了第一秩序,投奔光明神孽去了。
当然,这也有凯恩刻意放纵的因素在里边。他主要是觉得现阶段,光明神孽与邪神之间的仇恨还不太稳固,因此不急着挑出来跟光明神孽打对台,否则按照他一贯的冷酷,这些被感召者,要么被治愈,要么被消灭,没有第三条的。
第一秩序损失惨重,太空死灵也同样不好过。
第一秩序跟着凯恩,好歹是混多元宇宙的,见过大世面,遇到这种情况也丝毫不见慌乱。太空死灵却是从未遭受过这样强悍的、不讲道理的、无差别精神打击,当时就被打懵了,事后很长一段时间,更是因叛逃者层出不穷、以及普遍的、或轻或重的心理疾病而长期处于低迷状态。
活体金属的躯壳、以及当初星神们的超凡赐予,只能保证太空死灵们拥有难以彻底毁坏的躯体,却不能保证它们精神永不失常。
性情偏激,是一种精神漏隙,因为更容易被激怒,这一特性导致它们在光明神孽的嚎叫中,中招比例极高。
若非悠久的岁月,使得它们普遍灵魂牢固强大,最终结果怕是要比第一秩序的外围战力还要损失巨大。
最讽刺的还是,就连混沌势力一方,同样中招者众多。
上到恶魔领主,高阶恶魔,下到混沌星际战士,混沌信徒、以及魔怪,各阶层都有。当真是‘脱去道袍披袈裟,剃掉烦丝尊我佛。’一帮恶棍,前脚还在骂‘娘希匹’,转口就满嘴‘善了个哉’,那画风,简直了。
混沌势力这边,恶魔、混沌信徒,面对被感召者,可没那么多耐心和容忍。
叛徒最该死。这一条在混沌势力中间同样流行,并且表现的格外残酷。
于是当场开打。
然后恶魔们赫然发现,这些前同僚,比昔日生猛了许多。
奸奇系的,突然变得头铁敢战,甚至堪称勇悍无畏,随便几个凑在一块儿,就能打出开无双割草的那种彪悍气势,令群魔战栗。
恐虐系的,则变得狡黠多智,甚至嘴炮无双,三言五语间,便播弄是非,让本就闹哄哄的军营起了乱战。
总之,因为光明神孽的这一嗓子,混沌势力阵营内部也是乱成了一锅粥,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而其他例如格雷迪厄斯土著,亚空间生物等等第三方阵营的生命,同样受到了波及,并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异常。
总之,但凡是格雷迪厄斯恒星系的生命,就会受侵蚀感染,就连地底生物也没能逃脱厄运。而越是智慧的,受其影响就越大。
与之相应的正戏,则是在光明神孽的操控下,光坑在宇宙太空中眼神出一条形态宛如闪电的龟裂。
这龟裂持续、稳定,甚至有种恒久感,存在性极强,就仿佛这一方的宙域是个超级巨大的玻璃罩,而它就是罩子上的那道裂痕。
几乎是一瞬间,光之龟裂就横跨了千万里的距离,联通包裹着恶魔亲王的光茧。
三位邪神的合力一击,也在这时轰然落下。
神力碰撞,比一万个太阳还要明亮的光自碰撞点爆发,瞬间释放的能量,达到了超新星爆发的级别,只不过作为超凡力量,在实体宇宙被吸纳的比例非常高,播散范围远比不得超新星爆发,但论及未能,却是不遑多让。
当然,这只是指能爆的质量,数量上自然不能跟一颗恒星爆炸相比。
可即便如此,这样的能量释放,也足以横扫整个恒星系。
几分钟后,能量冲击就扩散到了格雷迪厄斯星周遭,第一秩序大量的太空造物,在冲击中自行引爆,看起来跟被摧毁,差别也不是很大。
格雷迪厄斯星的电磁场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威能,大气,乃至星球表面以水、土为主的大量物质,宛如狂风中的水汽,被定向吹飞。那效果,就像是用风扇吹热气腾腾的馒头。
凯恩简单的估算了一下,就这一波能量风暴,格雷迪厄斯星损失的物质,怕是要以百亿吨为计算单位。
第一秩序的损失,自然也是十分巨大,可以说,从太空到地表,尤其是星球迎着爆炸点的哪个面,所有造物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得亏在长期的地面、地下战争中,昔日的城市基本都被打成了焦土废墟,第一秩序在格雷迪厄斯星的主体设施,都在地下,否则只这一波打击,就能让第一秩序辛苦种田许多年,直接回到解放前。
凯恩本人到是没事,伯丁顿号做环球航行,能量风暴扫过来时,正好在星球的另一边,再加上他开启了神域障壁,因而只是有惊无险的当了回逆海啸而勇进的独木舟。
而最让凯恩在意的是,在伯丁顿号能观测到的、格雷迪厄斯星球表面的某处,竟然也适时显出神域障壁,保护了一片区域不被能量风暴荼毒摧残。
凯恩没有理会米兰达已经开始碎碎念的关于第一秩序的损失报告,而是指着那处神域障壁下令:“伯丁顿号的降落点,就是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