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kbn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第369章讀書-uxc0l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就在林青消失不见的一瞬,张远山眼前的时空再次犹如似万花筒一样万彩迷离。
眨眼之间,他就已经脱离了真武时空,眼前仿佛是无穷的宙光碎片在倾刻之间轰然破碎,又突然被一股至强力量强行捏合在了一起,化成一束纯粹由无尽时光宙光残片构建出的通天大道。
失去了真武帝君的压制,也没有了天尊刻意的牵引之后,本该在张远山身上凝固的六道轮回之力,再次开始在他的身上的滚滚汹涌苏醒,仿佛没有一丝毫时间差,直接扯着他投向那一通天大道的彼端!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在被天尊截下之前,他是孤身一人,而现在被一起拉扯的却多出来一只滚滚食铁兽。
依稀间,张元山看着这只比自己还高出两个头,毛色黑白分明,又略显混淆,明明力量不小,更是天生的远古神兽,血脉源远流长,根本不比传说中那各类可怕神兽、仙兽差哪儿去,但就一心想着卖萌的食铁兽,心中可是充满的怨念啊。
虽然这只食铁兽已经把它抱天尊大腿的动作,熟练的换成了抱着他的大腿。
但张远山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哪里是多出来一个坐骑?
这分明是多出来一个小祖宗啊!
自古以来,谁不知道,那一个个大能,大神通,那一个个仙人,佛陀,有一个算一个,他们最信任的,最喜爱,最愿意给其糟蹋自家事物的,可从来都不是他们的弟子们。
去翻开斑驳的神话历史吧。
弟子只是传承他们道统意志的工具人,门人不过是继承他们理想的花盆,徒弟不过是他们百无聊赖下的小食。
只有,也唯有他们在座下,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坐骑和宠物,那才是那些大能大神通的命根子。
其他不用说,自家元始老师的那株万年板蓝根,一路走来,那株大青根特么都犯了多少错误了?
有事没事还要仗着小祖宗和师母宠爱,去坑一下它主人。
这些事如果是发生了弟们身上,早不知被元始叉出去填哪块海眼了。
可是那条万年板蓝根精,却依旧活得好好的。
在新纪元的时候,还没事就直播“生活艰,难唯有自残——一只万年板蓝根精的孤独自白”的剁手视频,以此来刺激它那自产自销,形如小作坊式的板蓝根贩卖生意。
再远一点的,比如说老君和灵宝天尊家的那两只牛,就算再怎么遭劫,两位天尊难道还少了自家牛儿的一口饭?
现在这只一只扒拉着自己裤腿的食铁兽自然也是一样。
骑着它闯荡江湖倒是没什么,但要是万一一不小心伤着磕着了,天晓得天尊会不会把自己给生吞了。
然而众所周知,此刻真实界里一片风平浪静,反而他们此刻去的“六道轮回之地”才是真正风云激荡,危机重重!
而面对张远山这意味难明的注视,
食铁兽:“喵(^^)?嘤嘤嘤?”,反而是把他那熊掌抱的更加用力了。
“算了,怕你了。”张远山揉了揉眼睛,最后也只能无奈。
也就是在这一瞬,眼前所有的景色都已豁然开朗,那之前和自己和似乎是隔着万水山千,无数时空的白玉广场,此刻已经近在咫尺。
耳边犹如一声轻微泡沫的破灭声音,下一刻张远山的双脚已经踩在了这白玉广场的“舞台”上。
眼前一道道流光划开虚空,带来一个又一个的身影,有男有女,有和尚,有小道,有江湖侠女,也有人间落魄客,却都一一被放置在了广场上,皆是昏迷不醒。
也唯有张远山和那一直扒拉着他裤腿的滚滚清醒依旧。
目望着这仿佛一切恍如初初开始的这一刻,张远山顿感豪气冲天,忍不住就开口说上几段骚话。
“仙之巅,傲世间,有我……”
“嗯?”
就像是一只刚刚出窝的鹌鹑,还没开始打怪升级,一点点的提升实力,就已开始直面场外那一位位天意看客的混沌难明的目光。
一瞬间就把张远山下刻想要说的骚话尽数憋死在嗓眼里。
张远山:“这一刻,我感觉我压力好大……接下来的台词是啥的?
老师救我!!!”
……
“噗!”
遥远时光之外,完全脱离了物质本身,甚至连概念根本也近乎混沌之“无”的一块“根源象征”中,两个正在看戏的天意同时发出来一声意味深长的声音。
“你是怎么调教徒弟的?半山以前多好的,多老实的一个,怎么到了你手上就变成了一个骚话王了?丢人!真是丢人!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都还躲着别人,他倒好,直接光明正大在这么多人就胡咧咧!”
“什么什么我徒弟,那也是你家的!
还说我把徒弟给教坏了,这明明他本来就是那货!
最多,最多,他是沾染了我的阴阳混沌的道理,开始渐渐焕发出原来的本性。
本性纯粹,本心琉璃,这是好事,这分明就是大好事嘛。”
这个骚话连片的弟子不论如何都是自家的,这一点在场的两位都要承认。
但也不论如何都不能承认是自己把他给调教成这个样子,要不然师道尊严何在?
元始无极,阴阳混沌,
这两种近乎背道而驰的“道”,在这“碎片”中交织碰撞,方寸之间万道异彩飞舞,三千缤纷流溢。
每一点点光屑中都是混沌开辟,世界诞生,宇宙定序。
万般生灵,万种种族,无以言表其恢宏与灿烂的文明历史,皆是在一粒粒的光点碎屑里飞速进程发展,其中最强者几欲脱离维度虚空,灿灿世界线,达到另一种文明姿态。
但这一切的辉煌灿烂,近乎如无数多个诸天万界诞生开辟的【伟大】,在这里也仅仅不过是在场这两道身影,彼此之间不经意的气息交锋错位后的余波。
不管有多么的灿烂辉煌,也根本不被两人看在眼里。
“看看,你的另一只“翅膀”。”林青脑后一点道辉阴阳如轮,照耀三界十方,无尽法界,指了指在白玉广场上的一道鹅黄身影,若有所指。
“咳咳咳→_→,你个图图精在胡说什么,她只是我最好的朋友,对,只不过是我的好友而已,哪有那么多虚头巴脑的。”
在林青的旁边,被一抹元始无极彼岸道轮掩盖住的身影,似乎徒然一僵。
马上直接摇手,表示否定。
“那些新纪元里的新自媒体一个个都是无中生有,无可救药,胡言乱语,胡说八道……
是什么显眼说什么,什么猎奇讲什么,我莽金刚一生行的端,坐的正,那些的风言风语对我毫无意义,可你怎么也被他们那些话给带进沟里?”
“真的?”林青揉着自己下巴,忽然有点羡慕眼前这个王八蛋。
——只要不确定关系就不用负责,都是我的好朋友,有什么好争论的?
当渣男也当的理直气壮,学到了学到了!
只可惜啊,自己想要学也是为时已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