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n2f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 老虛01-289、編織夢境的另外一種用法閲讀-6y0zf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抽离之后,陈昊也没有第一时间醒来、
按照袁北的估计,大概有个三五个小时,梦境破碎之后,他也就会醒过来了。
只是醒过来的滋味不会很好受就是了。
毕竟说不定在梦里陈昊已经是一代王者,枪震南北的大人物了……这之间的落差是有点大。
希望他有事。
也别说他知行不合的话,虽然袁北没有想要杀他的意思,但是仅仅只是在床上躺了三天,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惩。
自己可是基因链都断了一根,如果不是王者基因核的话,整个人也就废了大半。
在场几位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陈昊已经脱离了那种状况。
然后也就放在那里不管了。
后续自然会有医疗队的人来负责照顾,估计心理类的也不会少。
嗯。
陈昊本身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价值,只是因为其父亲的原因才会如此上心罢了。
不然就这种事,纯粹就是小孩打架。两位王者也不是吃白饭的闲人,怎么可能天天就操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袁北自然也就被送了回去。
以他的层面,还没有什么资格和几位王者在这里闲聊。
这倒是让袁北生出一种自己就是个工具人的感觉……倒是命先生却是专门出言提醒他叫他明日记得去听课。
这事就算是他不说,袁北也是要去的。
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只以为是个普通的宗师,现在知道这是一位大佬,更是传言之中的三生之一。
那他无论如何都是要去的。
三生、八柱、十二首。
这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所有经受过一些觉醒者教育的人都知道,这代表着国内最强的二十三位至强者。
但是也仅限于此了。
更多的信息根本不是他这个级别能够搜集出来的,他所能够知道的,也只是这些名号而已。
毕竟国际局势一直暗流汹涌,在普通人看不到的世界之中,无数交锋中次次都沾着血腥。
次元空间被暗袭也不是一次两次,算得上是积怨已久了。
不知道多少间谍潜伏在国内,搜寻着这些强者们的具体信息,最后形成有效报告,再到某处形成针对性办法。
这是每个国家都在做的事情。
华国崛起速度实在太快,已经被不少国家看做威胁。
毕竟华国作为有效国土面积排名第二的国家,次元空间的数量一直高居第一。更不用说人口数量更是世界第一,在庞大的基数之下,不管是国力还是个体伟力这两个方面,发展都堪称迅猛。
这样的国家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是没有,只是健全的体系与平稳的国内局势,与那些连年战乱,军阀财团四起,为次元空间资源争夺最后导致国土割裂的国家相比,实在不是两个能够放到一起对比的量级。
就像是这次【枯萎之地】,为何明处只有张宏这一位王者坐镇,暗中却还有一位儒生王者潜藏在暗处。
包括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生之一,都出现在此处。
其意味实在是不言而喻。
现在的【枯萎之地】,实际上暗流汹涌,只不过是一直有个子高的在前面顶着罢了。
当然,这也和各方都有所克制有关。
带着这些思考,袁北忧心忡忡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之中。
想了好一会也没想明白,索性也就将此事扔到一边。
倒是觉得是自己矫情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在巨浪掀起之后,连一个浪花都翻不起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境况,自己的实力始终是立身之本。
想到实力,袁北也就想到了张宏答应的资源。
这事之后自然会有人来跟他交接,倒是也急不得,随着种族进阶,袁北觉得离自己三阶的时候其实也不远了。
这次的资源之中,正好挑选挑选有没有适合他的基因核。
他心中倒是有着几个选项,只是究竟要如何选择,还有待商榷。
当下他自身体系尚未建成,但模板之中可供选择的实在是太多,他所想到的每一种,对他自身都有着很大的作用。
而现在,袁北正好有个猜想要进行确定。
夜幕还尚未降临,他便早早的和衣而睡,刚躺下,心神一动之间,人就已经进入睡眠之中。
一切陷入沉眠之中。
……
而睡着了的袁北,心神却是穿过了一片七彩的隧道,来到了一片苍茫空白之地。
这里,就是袁北自己的梦境。
一直用【眠】使自己进入深度睡眠,袁北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当然,这次也不是袁北为了做梦才来到这里的。
心神一动,眼中紊乱线条飞舞。
在这苍茫的空白之地中,无数建筑拔地而起,蓝天出现,白云飘浮,大日当空,一座巨大的比武台轰然而起,扬起阵阵灰尘。
一切都显得无比的真切,灰尘中呛鼻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
只是在转瞬之间,一处真实无比的世界便出现在了袁北的眼前。
“果然。”
袁北心中一动,相比于在他人的梦境之中编织,在他自己的梦境之中所编织出的世界,要更为真实,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且消耗的精神力也极少。
只有十分之一左右。
站在比武台的一边,袁北又是心神一动,一根闪烁着银光的棒球棍便出现他的手中,沉重、寒冷,甚至就连棍上的纹路都是丝毫不差,无比的真切,简直就不像是在做梦。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袁北美梦眼中无数的线条疯狂舞动,精神力不停的涌入其中,似乎是蕴含着某种真理一般。
而在擂台的那头。
一道身影逐渐从虚入实,渐渐生出实体来,一丝丝觉醒者特有的气势自身躯之上浮现而出。
在看过去时,却是一位手持长剑的黑发男子,头上戴着一副白色面具,剑锋锐利,似是闪烁着寒光阵阵。
一身气势引而不发,犹如与手上长剑合二为一一般。
却是一位四阶剑士!
“剑十七,指教了!”
剑十七轻声道,却仿佛是有锋锐之声响起。
“指教了!”
袁北也是回声说道。
轰!
一剑!
似有金光闪过,锋锐之声唳吼!
砰!
袁北手上棒球棍同时轰然而出,两者瞬息间相撞!
未做什么只言片语,两道人影便战作一团!
这正是袁北一直想要实验的梦境编织的另外一种用法。
几乎接近真实的梦境,可以让他用极小的消耗,在梦境之中也进行训练!
而此世训练最好的办法,无非便是战斗!
不停的战斗!
眼前这位,却是他曾在戏台之中相遇过的某位四阶战士,两人曾有短暂交手,其剑道浸淫极深。
当时只出两剑便割开了他的喉咙。
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袁北看了不少场他的比赛,算是了解的比较深刻的一位四阶强者了。
是以,才是将其编织了出来。
太强者对他当下并无帮助,太弱者亦如是。
也只有四阶了,能够给予他极大的压力,但也不至于一击即溃。
而在这种手段尽出的战斗之中,只要能抓住某一瞬的灵光乍现,就不是白做了!
更不用说,战斗经验本身也是袁北现在极其缺少的一种战力。
近日里诸多的事情。
袁北对实力的渴望又多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