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b9h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猛卒討論-第九百一十二章 夜奪安陽分享-xlpe4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黑夜中,一支骑兵正疾速南下,这是张云率领的斥候军主力杀到了,形势的变化也出乎张云的意料,他原以为李万春部会和朱泚的军队狠狠打一场,却没有想到李万春居然直接拍拍屁股跑了。
现在张云也只能直接去面对朱泚的军队。
天快亮时,张云率领三千军队抵达安阳县,距离县城还有三里,张云令道:“发射火药箭!”
三支火药箭射向天空,在半空中点亮,瞬间极为耀眼赤亮,数十里外可见。
不多时,周飞留在城外的斥候赶来了,他被带到张云面前,张云问道:“城内情况如何?”
斥候抱拳道:“启禀统领,中午时周将军派人潜出城来介绍城内情况,敌军大约四千余人领了安阳县,目前防卫十分严密,主要集中在南北两座城门,从城门突破恐怕很难。”
“只能从城墙突破吗?”
斥候点点头,“周将军就是这个意思,他派来的人说,西城墙上敌军士兵不多,他可率领弟兄在西城墙接应我们。”
张云看了看天色,天光离破晓还有点时间,他又问道:“有周将军在城内的住址吗?”
“有!他留给我们了。”
张云要过地址,找来一名武艺高强的手下,对他交代了几句,手下点点头,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张云随即下令军队在树林内休息,等待明天晚上行动。
………
时间一旦拉长,事情往往就会发生变化,次日中午,一支千余人的军队满载而来,带着大包小包的财物,牛车里载着年轻女人,这支军队便是洗劫临漳县,实施调虎离山之计的一千士兵。
李万春没有去阻截他们,而是带着军队走了,这支军队没有了威胁,便悠悠哉哉地赶来安阳县。
张云接到了斥候的禀报,这支军队距离他们约三里,这让张云有点棘手,这支军队他是拦还是不拦?如果狙击这支军队,他们的存在就暴露了,城内敌军必然会加强防御,攻城的代价必然会增加。
但反过来考虑,如果他们不拦截,对方便会认为城外没有威胁,警惕程度会稍稍降低。
张云反复权衡,最终决定以大局为重,放过这支军队。
不多时,这支军队到了南面,直接进了城。
一千军队到来,使安阳县的守军达到五千人,李银龙稍稍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还是晋军,晋军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相州落入他人之手,这一点李银龙非常清楚。
晋军一定会大举进攻相州。
一旦数万大军兵临城下,他们五千军队能不能守住安阳城?答案是否定的,三十多里长的城墙,仅靠五千人怎么可能守得住?
现在李银龙就眼巴巴地等着援军到来。
“请问将军,新增的一千弟兄怎么安排?”副将陶胜问道。
李银龙想了想,现在的四千人主要是分三班守住南北城门,另外还有一千士兵负责巡逻,防御不足就是四面城墙,这一千人正好加强城墙巡逻。
“把他分成十队,负责巡逻东西城墙,尤其是夜间,要加强巡哨!”
……….
夜幕很快再次降临,李银龙在城内实行了宵禁,大街上空空荡荡,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一队队士兵在各处巡逻,一支三十人的巡哨队正穿过一条巷子,就在这时,一扇大门打开,从里面涌出无数人黑影,猛虎般地扑向巡哨队,他们将哨兵扑倒,锋利的匕首瞬间割断了哨兵的喉咙。
只在兔起鹘落之间,三十名哨兵悉数被杀,尸体拖进了院子,大门关闭,巷子里又恢复了安静,除了满地的鲜血外,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周飞命令斥候士兵们剥下哨兵的盔甲,纷纷穿了起来,看起来就是一支巡哨队,虽然还有二十人没有盔甲,但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周飞等人租的院子就在西城墙脚下,是一座占地三亩的院子,价格很贵,必须一租半年,虽然他们实际只住几天,但这个位子太好,后院直接靠着西城墙,正好位于西城的中间,距离南北城门都比较远。
时间已渐渐到三更时分了,五十名斥候齐聚院子,众人都望着正向上攀爬的一名士兵。
城墙高约两丈五尺,至少有上百年了,十分古老斑驳,缝隙里长满了杂草,这名士兵背着两副绳梯,渐渐爬上了城头,他将两副绳梯挂上城头,奋力一甩,两条长长的绳梯拖了下来。
士兵又探头看了看两边,回头一挥手,周飞立刻令道:“上!”
士兵们兵分两队,一个接一个迅速向城头攀去,周飞在最前面,他见城头无人,便一跃跳上了城头。
他向两边看了看,远处约两百步外有一支巡哨队,距离这边还比较远,周飞一招手,士兵们一个接一个跳上城头,不多时,五十人全部上了城头。
约好的时间已经到了,一名斥候士兵点燃了火药箭,向城外射出,只见一道赤亮的火焰从城头上射出城外。
也是巧,李银龙正好在巡视各处,他刚西城墙的最北面,却一眼看见了城头射出的火焰。
李银龙大吃一惊,“不好,城头上有敌军!”
他回头大喊道:“敲响警报,令北城守军赶去西城头中部!”
他一纵战马,率领数百士兵向河西中段奔去,此时,两百步外的百人巡哨队也发现了异常信号,他们大喊着奔跑而来。
周飞没想到敌军会防备得如此严密,他大喊道:“列队,准备激战!”
百人巡哨队瞬间杀至,两支军队迅速激战在一起,与此同时,城下的晋军士兵也跨过了护城河,顺着五副绳梯向上攀爬……..
五十名斥候极为骁勇善战,片刻便将百名巡哨队干掉了大半,剩下的二十余人见他们凶狠如狼,吓得调头逃命。
“周将军,北面也杀来了!”一名士兵大喊道。
周飞也听见了远处的马蹄声,一般而言,只有一城主将才允许在城头跑马,周飞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
他取过一支军弩,奔至一处城垛背后藏匿起来。
不多时,李银龙骑马率领三百精锐杀到,他看见了刚刚攀爬上城的晋军士兵,顿时又惊又怒,大喊道:“拦住他们,斩断绳梯!”
就在这时,一支弩箭从黑暗中‘嗖!’地射至,距离太近,速度太快,李银龙根本来不及反应,‘噗!’弩箭射穿了他的脖子,颈骨被弩箭射中断裂。
李银龙捂住脖子,他眼前一黑,身体开始倾斜,竟直接从城头摔下城去。
周飞一箭偷袭得手,他扔掉军弩,拾起一根长矛冲过来,长矛快如暴风疾雨,连杀十几人,他的手下士气大振,大喊着扑杀去,虽然人数只有五十人,却杀得三百敌军节节败退。
这时,越来越多的晋军斥候杀上城头,他们立刻投入战斗,敌军的两千援军也陆续杀到,双方在西城墙上爆发了一场激战。
张云率领的是晋军最精锐的三千斥候军,个个能以一敌五,战斗力十分强悍,尤其擅长夜战。而敌军主将已死,士兵没有指挥,士气低迷,混乱不堪,不到一刻钟,两千余人的敌军已死伤近半,士兵们终于抵挡不住,彻底崩溃了。
副将陶胜率领一千士兵从南城门赶来,却见无数败军狂奔而来,一个个丢盔卸甲,狼狈异常。
他劈手抓住一名逃跑的旅帅喝问道:“怎么回事?主帅呢?”
“李将军坠城了,生死不明,敌军已经上城,有数千人之多,战斗力太厉害了,弟兄们根本抵挡不住!”
陶胜听说李银龙坠城,他心中也慌乱起来,这时,北城头上传来低沉的号角声,这不是他们的号角声,敌军已经占领了北城头。
陶胜当即立断令道:“撤退!”
既然抵挡不住晋军,为了保存力量,陶胜率领近两千士兵打开南城门,向南撤离,他打算撤到汤阴县。
但他们向南撤走还不到二十里,周飞便率领一千名骑兵追上了他们,一场屠杀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