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mqd超棒的都市异能 李朝萬古一逆賊-4.丁若鏞承辦輪船展示-tjulo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洪景来一起身,李禧著自然起身,金士龙自外间向内引入一人。
来人四十上下,面容清隽,一缕长须,眉眼之间可见迥然神气,气度自然有节。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洪景来还是要赞一声,一看就是个有水平的大科学家,大思想家。
丁若镛!
有明朝鲜国五百年第一大哲,实学思想的集大成者,因为牵扯入“辛酉邪狱”一事,已经流放全罗道康津六年之久。
几日前,金士龙持李签署的赦免教旨,一路飞奔至康津,请这位大佬出山。不仅为他平反了此前所遭受的不白之冤,还恢复了他兄弟们的名誉。
虽然现在还没有开复官职,毕竟丁若镛在流放前已经是大殿右承旨、工曹参议,洪景来骤然恢复他的官爵不合适。但是一旦蒸汽机船这事办好,洪景来便也有办法把他恢复至工曹参议,相机再行提拔。
“这位是茶山先生!”洪景来上前牵住丁若镛的手。
“这位是我的义弟,三道水军都统制使李禧著。”
“老夫丁若镛。”两人见礼,李禧著看洪景来对丁若镛这般重视,也不拿捏。
“茶山先生在流寓时,已经研究蒸汽机多时,如今颇有大成,禧著你务必予茶山先生协力!”洪景来把两个人的人牵到一起。
多年前洪景来就已经与丁若镛相交,之后从燕京设法获得了蒸汽机,一方面组织工曹的国家顶级熟练工匠仿制,一方面又将仿制之后的那座英制瓦特改良式蒸汽机模型送给了丁若镛。
收到蒸汽机实物的丁若镛欣喜非常,他属于朝鲜的实学派大学者,曾经大量的接触了西方的新科学新技术,对于蒸汽机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一直不得见实物罢了,洪景来的资助无疑就是雪中送炭。
数年流放生活,使得丁若镛脱离了尔虞我诈的朝廷党争,又得到洪景来的刻意关照,除了监视居住外,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投入研究之中。
此番前来,不仅早就有了蒸汽机船的腹案,甚至于洪景来当年设想的以蒸汽机推动车轮在预设的轨道上前进的提议,也有了基本的设想。
当然这都是后话,火车这事不是一蹴而就的。虽然历史上发明火车机车的史蒂芬孙不过是一个煤矿工人的儿子,8岁就给人放牛,17岁才在夜校里完成小学课程。但是毕竟喷子不知道啊,喷子眼里不是他亲爸爸一样的大英帝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牛津剑桥双博士,哪有资格发明火车机车啊。
现在蒸汽机是现成的,船也是现成的,设计草稿就在丁若镛的脑子里,当然也可能已经画出来了。正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洪景来好生吩咐两人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改造出蒸汽机船之后,还临机授予了李禧著征调汉阳湾左近渔民的权力。
这自然不是为了给造船抓壮丁,而是为了给探测汉水水道做准备!
除开可以利用蒸汽机强劲动力应付的江水与海水汇合形成无数旋涡卷涌之外,重中之重的便是那些星罗棋布的明礁暗滩。不把这些危险都排除了,就算是蒸汽机船也可能会搁浅或者触礁。
将汉阳湾内的渔民抓来,当然是为了了解他们对汉水水口多年航行的认识。就算不可能全部清楚,但是积少成多,集腋成裘,也总比自己硬着头皮进去瞎撞来的强啊。
能了解到多少就了解多少,先把众人的经验教训都整合了,咱们这边再展开工作。只要能过了汉水水口这一段航道,进入汉水就问题不大,大致在中心航道航行即可。
当初李禧著封锁汉水水口,也只敢攻打到江华为止,再往里就不敢多走了。就算是欧式的风帆战列舰,也不一定扛得住江口那一撞的嘛。
“尽量不要大张旗鼓,寻一处洲屿,当然了,在你的水营内也可以,总之造好之前不许走漏了风声!”洪景来就这个要求,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把两人送走,洪景来便要处理关于反对济物浦至汉阳运河修筑一事的大臣们。说句实在的,洪景来麾下的武官,几乎百分之百都是自己培养和拉拢起来的,所以完全唯洪景来之命是从。但是文官队伍,中下层的小官吏,地方上的守令,可以用那些乡班乡吏。可高层文官,绝大部分还是反正投诚过来的。
不可避免的,作为京华士族的他们,与京商团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现在骤然把那些乡班乡吏提拔为高级中央官吏根本不现实,他们管理地方还比较熟练,处理些小事也没问题,但是真要做宰相判书,这可能吗?只能先仰仗这些依附于洪景来的旧官僚,慢慢培养起自己的新班底之后,再行替换。
所以三位宰相联袂而来,洪景来必须要见,总要给他们些面子。总不能国朝新立,万象更新之始,就出现内讧撕比的情况吧。
闵景爀、李尚宪和曹允大也是受人请托,他们三位现在担任宰相,自然也有一批亲近的官僚依附。他们可以不在乎京商那点孝敬,毕竟他们的生活来源足够多,财富也十分丰饶。可手下的小官吏们,收入少,京商的孝敬就是事关生存了。
小弟们集体求上来,他们身为带头大哥想要维持住自己权势,需要小弟们花花轿子众人抬,便也只能出面向洪景来求情。
当然三位都不是傻子,不可能逆着洪景来来。啪啪打洪景来脸的事情,他们才不会做呢。做到了宰相的高位,什么都要商量着来嘛。
面对一言不发的洪景来,三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还是老恩师曹允大出声建议。他属于当时汉阳京华士族中的中立派,两不相帮,和洪景来虽然师徒,但到底不如洪景来和闵景爀亲,纠葛也更少些。
“五峯啊,要不这样,济物浦运河的工程交由京商团承办……”曹允大给出了一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