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gv精华都市异能 紅樓春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分享-xe4qa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等李婧单手将史思丢在地上,贾母唬了一大跳,连声问道。
荣庆堂上,只贾母和王夫人两个人在,不知说甚么事。
贾家姊妹们都不在,不知猫在哪里,许是帮湘云做女红,好把损失捞回来……
“老姑奶奶,救命啊!”
“老姑奶奶,他要杀了我,还要灭口啊!”
史思看到贾母,仿佛溺水之人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哭喊的要去投奔。
结果被李婧一脚差点没踢昏过去,趴在那老实了……
到底是史家人,虽恨个半死,却还是心疼,贾母含怒道:“这是怎么了?蔷哥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蔷倒没很生气,将事情大致说了遍,最后道:“本来史家人再没出息,也和我不相干。老太太都管不了,我管甚么?只是,云儿那些银子,原是我故意拿出间门铺来,贴补给她的。小小年纪,没爹没娘,在家还要熬夜做女红,瞧着怜人。但我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没出息的混帐。不过也不算太意外,毕竟他老子娘就是这个德性,歪竹出孬笋,不算新鲜事。只是,把我贴补给史妹妹的钱黑了去,岂不坏了我的好心?再说,史妹妹到底也算是我的亲戚,她没老子娘庇佑,早失怙恃,我实在看不惯眼。所以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贾母闻言也说不出甚么来,只啐骂史思道:“该死的孽障!甚么好下流种子,保龄侯府果真就差这几十两银子?堂堂侯府公子,你眼窝子就这样浅?活该被打死!”
史思哭的连声求饶道:“老姑奶奶,孙儿知道错了,孙儿知道错了!”
其实真不能全怪他,他只听他母亲赵氏说了湘云在西斜街会馆里有一间门铺,会馆这几日在诰命圈子里爆火,怎么想湘云也该日进斗金才是。
所以史思原想着能捞个几百两银子花花,谁曾想到,居然只几十两。
当然,几十两也很不错了,但相比今天的挨打和惊吓来说,足以让史思悔的痛彻心扉……
贾母见这史家侄孙吓成这样,还一脸的血,心里软了下来,对贾蔷道:“你瞧着他,可像是知错了?”
这话,怎么都有点疯狂暗示的意思。
贾蔷给李婧使了个眼色,让她先走后,他则寻了张楠木交椅落座,道:“知道错有甚么用?上梁不正下梁歪,欺负一个孤女,做出这种丧天良之事的人家,老太太还指望他们以后能善待史妹妹?史妹妹今后再回史家,还不被这群畜生欺负死?”
贾母、王夫人抽了抽嘴角,被欺负死也是今日之祸。
当然,她们谁都没说出来。
王夫人沉吟稍许,缓缓道:“蔷哥儿,你能为你妹妹出气,自然是件好事。可是,云儿毕竟姓史,早晚还是要回史家的……”
底下史思已经在发狠了,等湘云回保龄侯府后,不把她折磨死,也要把她折磨疯!
却听贾蔷冷笑一声道:“还回甚么?老太太也姓史,堂堂荣府老祖宗,一等荣国夫人,连一个嫡亲侄孙女儿都护不住?”
“你少激将我!”
贾母又不是傻子,怎能听不出贾蔷的意思,不过,她还是有些迟疑,沉吟稍许后缓缓道:“蔷哥儿,你也大了,当明白果真把云儿要过来,可不止是养大那样容易……”
贾蔷摆手道:“我给她们姊妹的那间门铺,好好经营上二三年,也比史家能给她的嫁妆多。”
见贾母还是面带犹豫,贾蔷皱眉道:“果真不够了,我和林妹妹给她补上就是!”
对他而言,添些银子不过随手为之的事罢了。
他和黛玉都比较欣赏湘云的性子,愿她能有个好的未来。
贾母见贾蔷这么坚持,也就不再犹豫,说到底,她对湘云这个娘家侄孙女儿也是心疼的,便道:“也好,回头我给云儿她二叔商议一番……”
贾蔷笑道:“还回头甚么,一会儿就来了。”
贾母“怎么回事”四个字都没说出口,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嚣吵闹声传来……
……
探春小院。
贾蔷没猜错,受到打击的湘云骨气却硬,拒绝了惜春提议的让她侄儿替湘云讨回公道,还逼着姊妹们起了誓,都不许告诉贾蔷。
然后,她做女红做了半夜,第二天,姊妹们只好一起帮她,用这种方式挽回损失。
宝钗也带着莺儿一起来助力了,看到湘云先是感激到不好意思,随后又哈哈大笑,重新爽朗快活起来,姊妹们都松了口气,也愈发喜欢她了。
连宝玉都负责穿针引线,立志做个合格的好姊妹……
正当众人一边畅想着未来,希冀西斜街的铺子能干出大事业来,一边取笑宝玉时,忽见荣府三蹦子贾环跑了进来,头发也是乱的,衣裳也是乱的,还“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
探春一见就恼,喝道:“甚么模样?”
贾环连连摆手,大喘息道:“三……三姐姐,不……不好了,贾蔷,贾蔷把史思……打死了……都快!”
众人差点没吓死,纷纷站起身来面色大变,直到听到最后两个字……
要不是宝钗拦着,探春都想把这个乱用倒装句的孽障打死!
湘云最是恐慌,急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蔷哥儿怎么会知道的?”
她就怕贾蔷知道,不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在贾蔷心里多重要,而是因为她知道,这份来源原是贾蔷好心贴补给她的,她也十分感激。可是以贾蔷霸道的性格,知道她被史思苛勒走了银子,那还不翻天?
真闹大了,都没脸不说,还给贾蔷添恼。
可她没想到,姊妹们都起了誓,虽都是顽笑着的,结果到底还是没瞒得过。
贾环便道:“蔷哥儿也不知怎么就知道了史思那蛆心的孽障抢走了云姐姐的银子,可能是哪个有好心的哥儿去给他报了信……他就派人去史家把史思抓了来。史思一看是蔷哥儿抓的他来,刚骂了一句,蔷哥儿就拿着一个这……么大的茶碗,里面还有茶,咣叽一下砸到史思头上,那血,呼啦啦的就流了下来,史思当场就死了……一半。”
“说正经的,你在这说书呢!”
宝玉这样好的性子,都听不下去了,心脏受不了。
“然后呢?”
宝钗问道。
贾环道:“然后?然后贾蔷就带着史思去了荣庆堂,好像是他料定史家也会来人,要连史思他爹娘老子一起打死!”
“少放屁!”
探春骂了句后,就赶人了:“去顽你的罢!”
五两银子早给过了,她月钱才二两。
不想贾环还不肯走,吸了吸鼻子站在那,耷拉着眼皮溜着肩。
饶是此时气氛凝重,可看他这幅德性,好些人都想笑……
探春见之咬牙切齿,往常这个时候,都是她这个胞弟想要银子的时候。
可昨儿她分明已经给了银子……
“赖着不走,你想干甚么?”
探春已经到爆发的边缘了,难不成见了史思能弄到银子,这位也想有样学样?
若是果真这般想,那他才是想瞎了心了!
却不想,贾环竟满脸心疼不舍,眼圈都有些发红的从怀兜里掏啊掏啊掏,最终掏出了一块有些油腻的银锭,闭着眼递给探春,道:“三姐姐,我可不做史思那样的小叼毛,甚么好下流种子,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上不得台面的高脚鸡……银子,银子给你!往后,往后我也不让娘问你要银子了!”
这话如雷一般击中了探春,虽然她觉得,贾环和赵姨娘肯定做不到,但能有这番话,就让她心里难以置信的震动。
见她连身子都轻轻摇晃了起来,宝钗忙上前半抱着她,笑道:“可见是长进了,是好事呢。”
就听贾环小声道:“三姐姐,你可同蔷哥儿说清楚了,不能让他打我……”
探春何等聪慧,一下明白过来,扬了扬眉尖,道:“他打你了?”
贾环连连摇头道:“若是打了我,哪里还能活?那可真是个狠人,惹不得的……他没打我,让人把钱槐打了二十大板,还要赶走。三姐姐,你能不能同贾蔷说说,别治钱槐了?”
众人好奇,探春问道:“好端端的,他打钱槐做甚么?”
贾环也想不通,道:“他说钱槐教唆坏了我,可钱槐那样的傻子,也能教唆坏我?”
探春一听就明白了,道:“他打人自然有他打人的道理,蔷哥儿如今是族长,别说钱槐,连你也打得!你想让他打钱槐,还是想让他打你?”
贾环连忙道:“那还是打那个球攮的罢,蔷哥儿说的对,我都被他教唆坏了。”
众人:“……”
“行了,银子我不要,你自己拿去罢!”
探春再次赶人,贾环感动坏了,留下了句“这是你自己不要的啊”,然后快快将银锭收好,“嗖”的一下转身跑远。
等他走后,湘云也要走,满脸不安道:“我去荣庆堂看看!”
宝钗忙拦道:“你去了能做甚么?没的给自己添恼!此事既然是蔷哥儿出了面,就都交给他就是。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去了又能做甚么,不过是给蔷哥儿拖后腿。”
湘云闻言,圆脸上满满的难过,眨了眨眼,终是落下泪来……
不过,也没等许久,就见李纨的身影出现在院里,笑意吟吟的请姊妹们前往荣庆堂……
……
PS:这两天缓缓,总觉得疲劳过度,身子发虚,但自己也没想明白,这精力到底到哪里去了,莫非是平儿姐姐和香菱、晴雯夜里偷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