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c0g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ptt-646.受內傷的希羅娜-xbss9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路德最终还是没能决定出最后一只精灵到底应该选谁,于是抽签大法再次出场。
盒子里有唯一一张红色的签纸,谁抽到,谁就搭上了阿罗拉的末班车。
有沙奈朵,达克莱伊,以及妙喵把关,用精神力作弊是一点戏也没有。
老老实实抽签后,毽子棉立刻把签甩在地上,扭头就扑到风妖精身上,开始和她扭打。
她才不管风妖精也没抽到这件事呢,先打了再说!
这种日常路德已经随他们去了,他很好奇最后到底是谁中了签。
一看到梦妖魔不断地贴过来,使劲蹭自己的脸颊,路德就知道她肯定没中签。
沙基拉斯已经在啃不知道从哪寻摸来的石头了,看样子不是很在乎去阿罗拉的事情。
自从挖出化石,挖出MEGA石之后,沙基拉斯化身无情的打洞机器,在岛上四处开挖。
如果不是菊野的天蝎王和河马兽制止他,沙基拉斯不知道要祸害多少绿植。
“不能看脸挖,你想寻宝,就要根据经验,总结出自己的法门。”路德限制沙基拉斯乱挖的方法就是让他学会进一步思考。
沙基拉斯学得很快,看他不断带着颜色不一的石头,泥土回家,堆在房子附近的一角,一看就是好半天,不难猜出他正在试着总结经验。
大嘴娃插着腰,一副不理自己的模样。
路德没办法,只好搂着她哄了一下。
当路德看到红签时候,青绵鸟正在梳理着自己翅膀上的羽毛。
看到路德过来,她嘴里叼着红签纸,晃了晃脑袋,让红签纸飘扬起来。
摸着青绵鸟瘦下来的身子,路德松了口气。
过年后,青绵鸟的身子异常圆润,以至于路德看了之后有种不太美妙的感觉。
当你使劲一推,就能看到青绵鸟像个球一样在地上滚两圈,你也会对自己的饲养方式产生怀疑。
从野生过度到家养,青绵鸟的伙食上了一个档次。
整个队伍的精灵无微不至的呵护并没有因为麻衣和路德的阻止而停下,所有的精灵都对青绵鸟陷入了溺爱模式。
这只鲤鱼王竟然敢跳上来溅青绵鸟一身水,先锤一顿再丢回海里。
这个大甲竟然敢吓到青绵鸟,打晕了让青绵鸟站在他脸上嘲讽…
而罪恶的玛力露丽每天都拿着各式各样的零嘴晃悠,秉承着我有吃的,你就不会少一口,完全就是大哥照顾小弟的做法。
而青绵鸟有棱有角的身子一点点鼓了起来。
明明训练的运动量非常大,可是青绵鸟的体重不降反增。
几乎在路德担忧青绵鸟飞不起来的瞬间,所有的精灵立刻行动起来。
作为处罚,玛力露丽的零嘴被沙奈朵没收了。
即便玛力露丽高呼自己什么错也没有,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也无济于事。
玛力露丽心碎地看着自己的零嘴被锁进了烈咬陆鲨趴窝睡觉的小仓库里,那种想要冲过去强抢,又不敢动手的感觉时刻折磨着她。
烈咬陆鲨第一次有种胆寒的感觉。
任谁趴窝睡觉的地方前,有一个流着口水,表情狰狞,还努力把下嘴唇往上抬的家伙在看着你,你也会觉得不踏实。
霜奶仙开始每天都邀请青绵鸟去玩耍。
小银带着青绵鸟去海面上巡游海域。
梦妖魔拉着青绵鸟大晚上去对野生精灵做恶作剧。
吉利蛋则捂住了自己的营养蛋,克制给青绵鸟加餐的想法。
同心协力,一个半月时间,青绵鸟终于从展翅飞翔时候的一颠一颠,变回了路德最初见到时候的轻巧模样。
所有精灵都松了一口气。
玛力露丽嚎啕大哭,等来了自己的零嘴解禁。
大概是这次折磨过于深刻,以至于玛力露丽现在拿到零食都是去青绵鸟找不着的地方享用。
名额定下之后,玛纳霏飘啊飘地,来到了精灵群里,找到小银。
早就得知了小银要出远门的消息,玛纳霏眼睛闪亮,也想跟着去。
然而在听到阿罗拉地区和神奥地区的距离之后,玛纳霏就蔫了,只得拉着麻衣的太阳珊瑚和伊布继续玩耍。
卡露乃已经返回卡洛斯地区了,别的人开年没什么事情要处理,她却有不少。
返回卡洛斯地区后,她和夹竹桃第一时间帮路德和岛屿之王默丹搭上了线。
尽管默丹的语气很慵懒,但是那句“如果你和以太基金会有什么冲突,我尽量斡旋,”给了路德不少底气。
嘉德丽雅似乎是真的喜欢上了栖岛,从新年住到现在,没有离开的意思。
当私人飞机运输的家具和私人用品抵达栖岛,并安置完毕后,嘉德丽雅没事就不挪窝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合众地区对嘉德丽雅的要求向来不高。
比赛时候准时出现,超能力尽量控制好。
只要嘉德丽雅这个定时炸弹不读秒爆炸,一切都好说。
嘉德丽雅从没有觉得合众联盟这么亲切过,他们不来找自己,自己也落得清闲。
名正言顺住在栖岛,有事再回合众,岂不是美滋滋?
大吾也没走。
自从沙基拉斯发现了两具化石翼龙骨架后,他就带着他那堆专业工具在岛上开始了自己的寻宝之旅。
有了定居想法的他一看自己的别墅建造安排至少要到六月底,顿时有些不舒坦。
既然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自然不是大问题。
一个电话请来了神奥相识的好友,亲自帮忙修建自己的别墅,而现在整个别墅的雏形已经出现了。
路德很想告知大吾,修建房子的钱都是他来出,没必要多花一笔。
但是路德忍住了,他觉得这话说出口就是对大吾的侮辱。
毕竟大吾上次可是当着大家的面,义正言辞的希望大家早点坑他的钱。
希罗娜躺在大厅沙发上,大长腿搁在两个叠起来的枕头上,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
希罗娜受了内伤,这不是路德胡诌,而是请假条就是这么写的。
“与固拉多的对战中,不小心受了内伤,需要调养一段时日,没大事以及比赛勿扰。”
早年间和希罗娜打交道,罗恩会气得把手机摔了,带上医生亲自敲开希罗娜家的大门,给她一次无微不至的全身诊断。
他和希罗娜打交道的历史就是一部互怼的血泪史。
然而现在,他习惯了。
就算你上次见到希罗娜时候,她活蹦乱跳,精神头十足地和卡露乃联机玩游戏。
就算你前往栖岛时候她胃口好得能一嘴塞进两个蛋挞。
就算你知道她全都是在胡扯,你能怎么样?
这两代新兴的训练师,一个希罗娜,一个路德,都不是省油的灯…
打交道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让他们动一动,似乎比什么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