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7h5火熱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五十七章 自戕相伴-oa10m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柴杏儿露出无辜且茫然的笑容:“徐前辈此话怎讲?”
“怎讲?”许七安笑眯眯的反问:“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难道不是你吗。”
李灵素脸色微变。
净心等和尚,也诧异的看了过来,包括已经醒转,脸色苍白的净缘。
柴杏儿摇摇头:“前辈,你误会我了。”
女人不愧是戏子,她的眼神语气,诚挚又无辜,看不出丝毫心虚。
你在堂堂大奉许银锣面前装模作样……..许七安“呵”了一声:
“先别急着否认,听我说完。
“这段时间以来,我对柴建元的案子查的还算深入,咱们从头梳理案件,首先,按照你的说法,柴建元是在书房被柴贤杀的,时间是夜里,当你们赶到的时候,看见屋内有柴贤和柴建元。。
“而后者已经死了,对吗。”
柴杏儿点头:“这是柴府众人有目共睹的事,前辈难道以为我说谎?”
“你当然没有说谎,你看到的都是真的,但未必是事实。”
许七安道:“柴建元和柴贤都是五品化劲,铜皮铁骨防御了得,即使柴贤出其不意的偷袭,想在短时间内杀死柴建元,根本不可能。可是,你们赶到的时候,柴建元已经死了,柴府就这么大。”
李灵素眼睛微微发亮,想起了许七安说过的话:“是中毒,柴建元事先中毒了。”
净心微微点头,认可了李灵素的说法。
其他和尚默默听着。
许七安接着说道:“为此,我刻意潜入地窖,解剖了柴建元的尸体。发现他确实有中毒的迹象。”
说话的同时,他走到柴建元身边,撕开他胸口的衣衫,露出里面的被缝合好的“伤口”。
柴杏儿神色一下复杂起来,道:“原来如此,当晚潜入地窖的人是你……..”
顿了顿,她沉声道:“看来是柴贤早有预谋,暗中给大哥下毒。”
众人的目光旋即落在怀疑人生中的柴贤,他低着头,碎碎念着什么,对周遭的事务完全不在意。
自闭了……..
“阿弥陀佛。”
净心摇摇头,低声念诵佛号。
“不,下毒的人不是柴贤,是你柴杏儿。”许七安朗声说道。
众人霍然转移目光,看向柴杏儿。
李灵素睁大了眼睛。
柴贤的碎碎念停了一下。
柴杏儿俏脸略显僵硬:“前辈还是不相信我?”
许七安不理会,侃侃而谈:
“诸位还记得吗,为什么柴建元不告诉柴贤他的身世?仅仅是因为怕他受到打击?能修炼到五品化劲的,哪个不是心智坚韧之辈。这点打击算什么?
“最初我也没想明白,可当我看到柴贤的离魂症,突然就明白为何柴建元会隐瞒他的身世。这样只会加重他的病情,甚至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结局。”
众人若有所思。
李灵素恍然,旋即皱眉问道:“但这和杏儿有什么关系?”
许七安看了一眼清丽的人妻:
“柴杏儿的前夫因柴建元而死,你心生怨恨,于是你借父子俩因为柴岚婚事闹矛盾这个契机,暗中让柴贤知道了他的身世,刺激了离魂症加重。
“同时给柴建元下毒,让他合理的死在柴贤手中。柴贤自幼偏激,他的另一面更加偏激狠辣,发现柴建元就是导致他悲惨童年的罪魁祸首,也正是柴建元要把他心爱的姑娘嫁给别人,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内厅忽然安静了。
柴杏儿能感觉到那些目光,在此刻尽数聚焦在自己身上。
她只是看了一眼李灵素,说道:
“徐前辈,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没有证据。而且,小岚至今下落不明,她和柴贤关系亲近,未必就不知道柴贤的身份,或许早就看过他的六趾。因此,她才不会爱上柴贤。”
“这一点,你们问一问柴贤,是否知道他左脚有六趾就知道了。”
柴杏儿继续说道:“她不愿意嫁给皇甫家,于是给大哥下毒,并暗中透露柴贤的真实身份,然后逃离,至今,她都下落不明。前辈,我的这番推测,是否合理?”
还不承认!
“仅仅是因为不愿意出嫁?”
一个年轻的和尚忍不住开口质疑。
“那杏儿也不会因为柴建元将前夫炼成铁尸,便害死自己的亲大哥。”
李灵素低声道:“前辈,柴建元是逼不得已才将杏儿前夫炼成铁尸,并非刻意,杏儿即使心有怨念,也只是怨念而已。”
许七安不理,笑了一下:
“你的动机我确实不太明白,这是后话。柴杏儿,祠堂底下的密室里,关着的是谁,需要我说出来吗?”
柴杏儿脸色瞬间苍白。
许七安环顾众人,接着看向柴贤:“柴岚就被柴杏儿关在祠堂密室里,我已经找到她了。”
柴贤猛的抬起头,嘴皮子颤抖:“她,她可好……..”
“李灵素,你去把人带过来。”许七安朝门口抬了抬下巴。
“我?”李灵素指了一下自己。
“难道是我?”许七安反问。
可我不知道密室在哪里啊………李灵素本能的不想去,害怕揭开真相,但他看见门口站着一只橘猫,不悦的抬起爪子拍了一下门槛。
于是知道再不去徐谦这个死老头子就要生气了,只得硬着头皮迈步出门。
内厅安静下来,谁都没有说话。
佛门的众僧半期待半忌惮,期待的是案件的进展,忌惮则是不知道待会儿许七安会如何处置他们。
禅师们还有一战之力,可自问面对那神鬼莫测的一刀,没有半分胜算。而且对方也有一具傀儡可以施展、抵消戒律。
至于净心,他是最知道许七安身份和修为的人。
其他人或许还有博一博的念头,净心完全不抱这方面的侥幸。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半刻钟后,李灵素横抱一位蓬头垢面的女子进来,刚才一起离开的橘猫没有跟来。
柴杏儿脸色又白了几分。
柴贤死死的盯着女子,距离近了,透过凌乱的发丝,看清了女子的面容。
“小岚……..”
他颤抖着,发出类似哭喊的声音。
柴岚张了张嘴,情绪激动之下,无法成言,嚎啕大哭起来。
“小岚,小岚……..”
柴贤扭动身子,挪到她面前,仔细的审视了好几遍,悲喜交织:“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许七安审视着漂亮人妻:“还有什么要狡辩的?”
柴岚的出现,是指控柴杏儿的铁证,强行狡辩没有意义,因为还有戒律在等着她。
柴杏儿明白这个道理,她没有再说什么,缓步走向李灵素,抬起双手,捧住圣子俊美的脸,柔声道:
“李郎,我早知道你是浪荡子,从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她叹息道:“我本不想理会你,可你偏要招惹我,你从千绝谷回来后,我就再难违背本心的爱上你。那时候想的是,纵使你是个浪子,可一个愿意为你豁出命的男子,就算是个浪子,我也喜欢。”
“杏儿,你,你这是何必呢…….”李灵素怜惜道。
为了一口怨气,何至于此?仅仅是因为柴建元将亡夫炼成铁尸?
李灵素难以理解,他刚想说些什么,捧着他脸颊的柴杏儿突然掌心反转,朝她自己眉心拍去。
变化来的太快,李灵素猝不及防,只能在瞳孔急剧收缩间,看着蕴含气机的掌心往柴杏儿眉心拍去。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李灵素的瞳孔里,握住了柴杏儿的手腕。
“想自尽?我允许了吗。”
许七安冷笑道。
“徐前辈……..”
圣人一下子惊喜起来,心说前辈你真是太靠谱了,你永远是我的靠山。
旋即,涌起一阵后怕的李灵素按住柴杏儿的双肩,又惊又怒又怜惜:
“自尽?口口声声说爱我,反手就自尽?为什么。”
柴杏儿没搭理他,侧头望向许七安,苦涩道:“前辈,我已无话可说,只能以死谢罪,你也要管?”
“话还没问完呢,现在想死,是不是太急了。”
看着徐谦似笑非笑的表情,迎着对方灼灼的目光,柴杏儿忽然有一种被剥光的感觉,什么秘密都无法隐藏。
什么意思?
幕后凶手已经认罪,案子真相大白,还有什么要问?
众人诧异的表情里,李灵素道:“前辈?”
“我有两个疑点,想请柴姑姑解答。”
许七安扫过众人,“诸位不觉得奇怪吗,柴杏儿前夫死了近三年,为何这三年里,她一直按兵不动,非得等到现在才出手?”
净心和李灵素眉头同时一皱。
他们理解了徐谦的话,隐忍的前提是寻找机会,或积蓄实力。但过去的三年里,有什么阻拦了柴杏儿复仇?
柴杏儿抿了抿嘴,坦然道:“我在等待一个机会,加重柴贤离魂症的机会。柴家和皇甫家联姻就是机会。”
“呵,以柴贤的病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了。即使没有皇甫家的事,他恐怕也会做出弑父之举,当然,你非要说等待机会,也可以。”
许七安表情沉稳,有着老刑警的冷静和自信:
“第二个疑点,你为何要囚禁柴岚呢?
“假设你的一切谋划都是为了复仇,柴建元是你仇人,柴贤是你工具,但柴岚是局外人,你为何囚禁她?”
柴杏儿沉默许久,眼里闪过愤恨,“你们可知当日我夫君和大哥外出办事,为何会遭到仇人伏击?”
她“呵”了一声,环顾众人,讥笑道:“根本没有所谓的仇人,一切都是大哥设的局。”
“胡说。”
柴岚激动的大声驳斥,哽咽道:“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姑姑,你害了父亲,还要再污蔑他吗?”
柴杏儿冷笑道:
“当然是为了他的孽种。我和夫君都是五品,夫君入赘柴家,便是柴家人。而他的两个儿子一事无成,唯有柴贤资质绝佳,却患了离魂症。他一边寻找治病方法,一边又担忧如果无法治好柴贤的离魂症,以他养子身份,如何继承家主之位?
“族人是会支持一个外人,还是支持我们夫妻?他自信活着的时候,能压住我们夫妻俩,可一旦他死去,柴家就是我们夫妻的囊中物。
“于是,他要趁我没有子嗣,除掉我夫君,来维持平衡。这样,哪怕将来治不好柴贤的病,也能让柴贤以养子的身份,协助老二或老三。
“让柴家的家主之位,不落在我手里。
“他害我夫君惨死,我就要以牙还牙,对她最宠爱的女儿。可岚儿终归是我侄女,我还是没能狠下心来杀她。”
“怎么会这样…….”李灵素完全没料到此案背后还有这样的隐秘。
“阿弥陀佛,功名利禄都是浮云。柴建元施主因一己之私,犯下大错。柴杏儿施主因放不下仇恨,同样犯下大错。”
净心摇摇头,感慨道。
“我不信,我不信…….”
柴岚拼命摇头。
柴杏儿望着许七安:“徐前辈,你若不信,可以用戒律审我。”
“我信。”许七安点头,笑道:“但你还是说谎了。”
这下子,大家又把目光从柴杏儿身上,挪到了许七安这里。
柴杏儿脸色一变。
“你说的是实话,柴建元当初或许真的害了你夫君。但,这和你关押柴岚并无关系。你狠不下心,大不了就不杀她。狠下心,便杀她。你言辞凿凿的说了一大堆,其实是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在我面前搞这套转移注意力,偷换概念的说辞,呵,女人,你是不知道许银锣三个字怎么写……….许七安只恨自己没有眼睛,无法犀利反光。
“另外,柴建元有两个儿子,你想报复他,难道不该选择两个侄子么,怎么偏就选择了侄女。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囚禁柴岚的目的,是想把柴贤留在湘州。”
噔噔噔……..柴杏儿连连后退,她的表情很古怪,像是看到了魔鬼。
她所有的秘密都被看穿了。
“你,你到底是谁!?”柴杏儿尖叫道。
李灵素和净心隐约听明白了一些,至于其他人,思维已经跟不上了。
包括柴贤和柴岚。
“我是谁不重要,现在请你回答我最后一个疑点:你为什么要把柴贤留在湘州。”
柴杏儿银牙紧咬,半个字都不肯说。
许七安打了个响指。
恒音身子一正,脚下一踏,抬起手行了个军礼:“yes sir.”
接着,三花寺首座双手合十,缓声道:“不打诳语!”
无形但磅礴的力量将柴杏儿笼罩,让她处在无法说谎的状态。
“为什么要囚禁柴岚。”许七安问。
包括李灵素在内,众人齐刷刷的看向柴杏儿。
柴杏儿脸庞一阵扭曲,终究无法违背本心,如实道:“为了把柴贤留在湘州。”
还真是这样!!
在场众人顿时明白,一切都如徐谦所料。
“理由是什么?”许七安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柴杏儿秀美的脸庞已经完全扭曲,一字一句道:
“他,他是龙气宿主…….在上级还没赶来之前,我不能让他离开湘州。”
她知道龙气宿主?!许七安和净心脸色大变。
龙气宿主,又是龙气?什么是龙气?我被东方姐妹软禁的半年里,外界都发生了什么啊………李灵素茫然的想。
浮屠宝塔里,他知道徐谦和佛门抢的那道金龙,叫做龙气。
但更多的信息就不知道了,徐谦没有告诉他。
许七安脸色凝重,沉吟片刻,问道:“你的身份是什么。”
柴杏儿挣扎了好几秒:“我是“天机宫”的暗子,为组织收集漳州、江湖方面的情报。”
“天机宫是什么组织,属于什么势力。”
“我,我并不清楚…….”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许七安沉声道。
“不久前,组织传来情报,让我注意漳州地界是否出现异常。这包括一些突发的大事件、突然扬名立万的江湖人士、修为突飞猛进的高手等。
“情报上说,大奉龙脉溃散,龙气散落中原各州,择主寄宿。没多久,我便发现柴贤修为突飞猛进,竟在短时间内领悟了化劲。
“要知道,他去年前刚踏入六品,而以他的资质,至少得五年才能领悟化劲。我将情报上报给了上级,一边等待消息,一边观察柴贤。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既能报复大哥,又能顺势掌控柴家的机会。于是策划了这一切………”
李灵素闭上了眼睛,叹息道:“杏儿,是你把我和徐前辈的信息泄露给净心他们的吧。”
柴杏儿苦涩的点头:
“我囚禁是小岚是为留住柴贤,等待上级到来。可没想到等来的是你们,还有佛门。更让我无奈的是,你们都对柴贤产生强烈的好奇。
“为了不让你们找到柴贤,破坏我的事,我便将你和他的消息泄露给佛门,让你们专注对付彼此,忽略柴贤。可惜净心没能找到徐前辈。”
我有天蛊的“移星换斗”法术,当然找不到我………天机宫,这熟悉的名称,要没猜错的话,是不当人子建立的谍子组织了。
等闲的江湖势力,根本不可能知道龙气溃散,作为龙气溃散的罪魁祸首之一,他怎么可能不搜集龙气?
作为打算起兵造反的二品“练气士”,他的眼线、暗子,不可能只局限于云州,没想到这就让我碰上一个。
我或许可以顺着柴杏儿这条线,把不当人子的暗子连根拔除……..额,这样的话就太简单了,以不当人子的智商,不可能那么蠢……….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大奉龙气溃散?他们在说什么啊……..李灵素莫名的觉得自己和时代脱节了。
他连忙看向其他人,惊愕的发现,除了柴贤柴岚兄妹俩和自己一样,其他人竟丝毫不惊讶,像是早已知道。
等等,龙气?龙脉?!
李灵素霍然想起,曾经在天宗的古籍里看过关于龙脉的知识。
他从而联想到了大奉皇帝被那个许银锣斩杀的事件。
两者会不会有关?
这时,净心突然道:“徐施主打算如何处置他们,如何处置我们?”
在场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尽握在许七安手中。
他率先看的是柴贤。
抽取龙气是必须的,至于柴贤,他犯下累累命案,却是个精神病患者,不是主观犯罪,按照我上辈子的法律,这种人应该关在精神病院里一辈子不能出来………但按照大奉律法,这种人凌迟处死………我果然只适合破案,做不成法官。
许七安正斟酌着。
这时,柴贤抬起头说道:“能解开我的绳子吗?”
他表情一片平静,语气也显得波澜不惊,似乎早有了决断。
许七安抽出太平刀,刀光一闪,轻易的斩开法器绳索。
柴贤朝他颔首,轻声道:“我犯下的过错,我会以命赎罪。他说的对,我太懦弱了,一直没敢正视自己。”
修罗诀 四个火枪手
这个他,指的是另一重人格。
“我八岁那年,母亲病逝,便开始乞讨为生,受尽了欺凌,饿疯了的时候,甚至要和狗抢吃的。最难捱的时候,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死了,死也是一种解脱。我无时无刻不在痛恨生父。后来义父找到了我,把我领回柴家…….”
他侧头,看着身边的柴岚,笑容温和:“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可惜这只是镜花水月。”
柴贤伸出手掌,想触摸柴岚的脸颊,手伸到一半就僵在半空。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不会进柴家,情愿这辈子没有遇到过你。”
僵在半空的手收了回来,拍在自己眉心。
砰!
骨裂声里,伴随着柴岚的尖叫声,柴贤身子骤然僵住,眼眶里溢出鲜血,然后软绵绵的倒地。
一道粗壮的龙气从柴贤体内飞出,张牙舞爪的冲向屋顶,要离开这里。
……..
PS:终于写完了,近六千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