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uuy精品言情小說 祕密的森林 txt-14、專注於自己,不行嗎?相伴-l889l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请问,Irene可以对最近网上的一些传闻进行简单的回应吗?”
好不容易挤到前排的记者努力地想要伸出手里的话筒。
可惜下一秒,一张戴着眼镜的严肃面容就出现在了他们镜头的前面,尽量用不算高大的身形去挡住了这群新闻工作者的长枪短炮。
“诸位,请尽量不要询问一些与今天签售会无关的问题。”结束少女时代团体回归活动后,特意赶在今天回来帮忙控制Red Velvet组合新专辑签售会现场的金明京难得表现出了一点严肃的样子。
愛上你,是一場人間中毒 慕漪漪
她低头看了看手表,然后就用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宣布说:“签售会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粉丝即将入场,我们要进去了,请诸位谅解。”
果然,她这话一说,在场的记者们就发出了一阵骚动。
可是再不满也没用,签售会前的采访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环节,若不是他们聚众来了COEX蹲守,SMTOWN的工作人员实在没办法,说不定金明京他们早就把人护送上去了。
“Irene小姐!”
眼见着到手的头条又要飞了,方才那名犯了忌讳的记者顾不得同行们的怒视,在安保人员围聚过来之前,又把手上的麦克风往前递了递,最后一搏似的大声问道:“请问,网上传言您和贵公司近期曝光的一对恋人,林深时理事还有少女时代的允儿,三个人是三角关系,这是事实吗?”
场面有些朝着不正常的方向发展了。
馭男計:禦姐鏘鏘才
入侵型月
不过,正当金明京攥拳大怒、其他记者也蠢蠢欲动之际,此前总被大家帮忙回话和护住的一道娇小身影忽然停下脚步,转身走了回来。
“关系?我想我还有公司之前就已经做过非常正式的回应了。我和林理事平常只是工作关系,私下的话,当然,可能也算是有点交情的朋友。”
那名记者精神一振地继续问:“可是,有传闻说您和林理事曾经也是恋人的关系,这是事实吗?”
隔着安保人员的手臂,站到他面前的女孩突然展颜一笑,那表情就像是寻常的听到了很不像样的某些话一样,哑然又莞尔,反倒惹得心中揣着恶意的人尴尬起来。
“您也会说是传闻而已。我想说的话就到此为止。我和林理事从过去到现在,我们都只是工作伙伴还有朋友的关系。希望记者您回去发出报道之前,您口中的那些传闻也能随之停止。”
记者愣了愣,他看着女孩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想张张嘴再问出些攻击性和引导性更强的提问来,以此来期望得到自己更想听到的答案,然而直到那道娇小的身影又挥手鞠躬,对他们这群今天分明是不怀好意而来的记者礼貌地微笑道别后,他的嘴里依然讷讷地难发一语。
仿佛刚才对方眼神里流露出的那份真挚又清澈的感觉真就一下子把他看得张口结舌了。
敬禮!我家夫婿是上校 漫妖嬈
光和暗之偵探男友是怪盜
等到安保人员来赶人后,他和同行的几人对视一眼,只好无奈地转身离开。
“怎么样?”有人碰碰他的肩膀问,“你觉得是实话吗?”
他还没说话,旁边就有人摇摇头说:“看着像是实话。”
“看着?”
“感觉很认真不是吗?”
那人想了想,也不由点头。
别看裴珠泫刚刚仅仅是脸上挂了点不明显的笑意,但从业多年,几名记者都能看出来,当时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已经是基于非常认真的态度了。
“连营业性的表情都放下了,看样子心里面其实也不是不生气吧?”
“呀,换成你的话,你不生气吗?我听说有的粉丝都已经跑到人家组合的SNS底下发恶评了。因为男方的身份,不是还有人说,说不定两个人都是正在交往呢?”
“哎一古,总之,真是花样百出啊……”
有人又问最早采访裴珠泫的那名记者:“呀,我们先坐车回公司了。你呢?”
“啊?”他回过神来,笑笑说,“你们先走吧。我打通电话再走。”
時空密碼
“知道了。哎,今天又白跑一趟。”
“总之是拿到回应了不是吗?”
“那有什么用?民众们可不想看这种内容……”
“……”
等目送着人走远后,留在原地的这名记者才缓缓吐气,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被接通,那头传来了紧张的声音。
“前辈,怎么样?”英利有些忐忑不安地问。
英利所属新闻社的这位前辈皱皱眉,最后若有所思地说:“我也感觉是实话。”
“什么?”英利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这么说,您是认为传闻是假的?”
獨寵萌妻
“不能百分百确定,但今天见了本人,感觉确实不像是说谎了……再说了,即便是之前有过恋爱关系,人家就不能分手之后再交往吗?允儿不也是光速衔接?”
“呀,前辈。”
电话那头的英利皱起脸来,说:“您这话我可不爱听。现在网上那些Anti可有不少都是拿这话来到处说。分手之后一定要悲伤难过几年才能继续谈恋爱吗?”
“啧,你说实话,你是SONE吧?”
英利连忙咳嗽了两声,对着手机说:“总之……今天的事多谢前辈你了!”
“记住,加上之前聚餐的事,你可欠我两回了。”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下个月发了工资,一定好好请您吃一顿!”
经过信誓旦旦的各种保证以后,结束通话的英利如释重负般放下了手机。
“哦,成记者?听说这次升职的名单里面,终于有你的名字了?恭喜了。”
正在沉思的英利转头一看,嘴角扯起了一丝略显僵硬的笑来,对说话的那人低低头说:“是……谢谢……”
“可是,你究竟做了什么?”娱乐记者惯有的好奇心又出现了,那人趴在格子间的隔板上面,往主编办公室的方向努了努嘴说,“以前不是说你们金主编很不待见你吗?”
英利顺着他示意的动作望去,忍不住也深吸了一口气,强笑着说:“对啊……我自己也很好奇来着。”
等到好不容易把这名好奇心旺盛的同事哄走之后,坐在办公椅上的英利抿起嘴唇。
她拍了拍脸颊,拿起桌上的发绳,很利落将脑后的长发束起,身子跟着转动,面向往上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行了,英利,担心的事也已经得到答案了,现在该开始工作了……对,认真工作……”
然而,女记者的手刚放到键盘上,她的动作又情不自禁地停下。
在沉默了半晌后,她再次转头看向了主编办公室所在的方向。
……
“主编。”
“嗯。”
“那个……”
刚回到公司的金主编侧身看向编辑组的助理。
“成记者,从刚刚开始好像就在您办公室里等您了。”助理斟酌着说。
金主编回头看了看闭起的办公室大门,口中就下意识地问:“成记者有说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助理犹豫了一下,小声地提醒说,“不过我看气氛,她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金主编的眉头一皱,想了想就颔首说:“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没什么,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嗯。”
转回身去,金主编注视着不远处自己办公室的门,指头敲了敲公文包的提手,旋即就不多作停留地走上前去,扳下了门把手。
门开后,室内沙发上坐着的一道身影果然向自己投来了目光。
“主编您回来了。”
起初,英利看到了推门进来的金主编时,模样还有点慌乱,这多少让金主编寻到了点平常的感觉。
但没等他嘴边悄然露出笑意,他就见站在沙发那边的英利郑重其事地抬起头来,问他:“主编,曝光允儿和林深时理事恋情的那篇报道,应该是您做的吧?”
金主编握着门把的手不觉松了松。
他似是惊讶,又似是茫然地瞧着突然间鼓起勇气站到他眼前的女孩,心里面好像有许多的话想说,但最终,那种种的言语都被他低头咽下。
面对着英利不再显露退怯的视线,他的神色几乎没有变化地保持着平静,嘴里简单明了地回答了句:
執掌神罰
“对,是我做的。”
夢幻蘭古利薩 明鏡上的塵埃
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他对面那个女孩情绪的变化,紧跟着,甚至不等他的思绪完成转变,他就听到了攥起双手的英利说出了一句他很不愿意听到的话。
“您真是太过分了!”
办公室里的气氛为之一静,外头的人似乎听见了动静,纷纷探头看来。
金主编背着手,轻轻把门关上,又在女孩气愤不已的注目下,先走到了办公桌旁边的衣帽架前,放下公文包、脱下外套,然后他解着袖口的纽扣,回过头来看着她问:“你在气什么?”
这一问,把原本牙关都紧咬起来的英利问得怔住了。
她也不禁地在想,对,她为什么生气?她又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我们是记者,还是擅长娱乐版块的记者,所以专注于报道民众们想看到的新闻就行了。这不是你往常经常说的话吗?”
解开袖口后,金主编却没把臂弯的外套挂上。
他转身缓步走到英利的面前,目光居高临下般锐利地直视着她,问:“如果你是因为我不经允许就使用了你的照片,我向你道歉,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过去,让人在那篇报道发布者那栏的第一位加上你的名字。升职的事情也并不是一种补偿,而是基于你自身的功劳和你过去努力工作的成果。不过……你现在真的是在为我用了你的照片而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