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近身狂婿

熱門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楚家來客!閲讀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站起来。” 此刻的楚云,满脑子发懵。 耳畔却响起了楚中堂冷酷的嗓音。 这个答案。 对楚云是残忍的。 对楚中堂来说,也是二度伤害。 但楚中堂终究是经历过一次的强者。 他抗住了。 至少没像楚云这般骤然崩塌。 “你不是第一天知道你父亲已经死了。”楚中堂冷冷盯着楚云,薄唇微张道。“所有人都看着你。别给楚家丢脸。” 楚云闻言,艰难地站起身。 身躯却微微有些发颤。 他一直报以侥幸。 一直有所期待。 姑姑的所作所为。 外界对父亲生死的所有流言蜚语。 也都让楚云充满了想象力。 可他没想到,现实终究还是打败了幻想。 父亲的死,在薛神医的鉴定下,已然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 楚云的呼吸有些急促。 拿到鉴定报告的他,也充满了痛苦之情。 他深吸一口冷气。 吩咐工匠原封不动地将棺材抬回去。并深深地向墓碑鞠躬。 “父亲。打扰您了。” 坐在车上的楚云仿佛在这么一个上午,度过了漫长地一个世纪。 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楚中堂的心情,也明显并不好受。 车厢内的气氛,压抑极了。 但谁也没有开口。 毒妻不好惹 反倒是薛神医,在如此僵硬的气氛之下,开口说了两句话:“这本就是既定事实,我们现在只是在尝试着有可能发生的奇迹。如果没有,也并不需要觉得遗憾。” 薛神医的话,是在理的。 在楚云的人生中,父亲已经死了三十余载。 这个现实,他早就接受了。 现如今只不过是再一次确定答案。 这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又有什么可痛苦的呢? 对楚云来说,他甚至有绝对的理由去将姑姑叫回国。 并可以坦白地告诉姑姑,她所做的一切,都将是无用功。 至少能避免姑姑继续涉险。 起码,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也是他开棺验尸的一个好的结果。 不是么? 楚云只能如此宽慰自己。 也必须宽慰自己。 他已经彻底死心了。也彻底放弃了。 未来,他不会再因为父亲的事儿,去搅乱自己的生活。 他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儿去做。 包括为父亲复仇。包括变得强大,去战胜看起来不可战胜的李北牧。 还在回城的路上。楚云便打通了姑姑的电话。 “姑姑,半小时前,我打开了父亲的棺材。也确定了棺材中的尸体,就是我的父亲。”楚云的嗓音略有些紧绷。抿唇说道。“你可以回国了。不论你如何努力,我父亲也不会死而复生。”…

Read the full article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薛神醫的答案!熱推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京城轰动了。 红墙内的大人物,也有点坐不住了。 当然,京城轰动,纯粹是不理解楚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为什么要开先人的棺材。 而红墙内大人物坐不住,则是嗅到了契机。 找到了楚家颇有些金刚不坏之身的破绽。 楚家为何开棺? 而且是以楚云楚中堂叔侄二人的名义开棺? 根据外面透露的消息,之所以开棺,是楚家怀疑棺材里躺着的,楚家长子楚殇的尸体。 楚家人这么做,是为了证明这一切。 可如果是楚殇的尸体, 又会如何? 楚家叔侄,必定身败名裂! 舆论也必定会给与其极大的压力。 并将其的脊梁骨给戳断! 当然,光靠外界的舆论,是肯定不够的。 楚家也有足够的能量去应付外界的流言蜚语。 可如果楚家的敌人,那群高高在上的红墙大人物也出手呢?也推波助澜呢? 谁能想象,楚家将面临怎样的攻势? 京城内外,一片轰动。 楚家叔侄所面临的压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这日清晨,天才蒙蒙亮。 几辆轿车便缓缓从楚家驶向公墓。 头车内,坐着楚云,坐着楚中堂,还坐着薛神医。 副车内,则是楚少怀等人。 这是一件大事。 甚至引起官方乃至于媒体关注的大事儿。 楚家要开先人的棺。 这种离经叛道的事儿,是舆论是民俗所无法接受的。 但楚家人却执意为之。 薛神医表情复杂地看了楚家叔侄一眼,口吻迟疑道:“这件事,有通知萧老板吗?” “有的。”楚云微微点头。“薛神医,您不必有任何负担。整件事,都是我和我二叔决定的。您只需要提供技术支持就可以。别的,不会牵连到您身上。” 薛神医吐出口浊气,摇头说道:“我倒不是怕牵连。我只是觉得,这么做太突然了。也太冒险了。甚至,会给楚家的敌人可趁之机。” 还有一句话,薛神医没说出口。 现在总会有消息传出,楚殇或许还没死。 甚至有消息称,有人在海外见过楚殇本人。 至于真假,暂且不论。 至少对于楚殇的生死,还留有一定的悬念。 可一旦开棺了。 一旦确定棺材里躺着的,就是楚殇的尸体。 那所有的幻想,都将化作泡影。 来到春秋当月神 唐小虾 楚家将被摁死。 楚家叔侄,也必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和谴责。 这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一件百害无一利的好事儿。 西游记 吴承恩 楚云要做,薛神医可以理解。 可楚中堂为什么会支持他。甚至和他联手一起开楚殇的棺?…

Read the full article

人氣連載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要身敗名裂嗎?熱推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听完李药师的述说,楚云微微皱眉,神情略显古怪地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什么?知道我父亲生死真相的人,只有李北牧一人?可他什么都没说,但我父亲死讯的消息却传的满天飞?” “是的。”李药师点头。“这其中,透着古怪。” 楚云的大脑疯狂思索着整件事。 良久后,他主动开口问道:“你是想说,我父亲的生死,只有李北牧知道?但他从没提过这件事?” “这只是其一。”李药师说道。“真正知道你父亲生死真相的人,应该有两个。” “还有一个是谁?”楚云好奇问道。 “你的爷爷。”李药师说道。“当初,是你爷爷亲自处理的整件事。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见过你父亲的遗体。” 楚云眉头深锁道:“如果我父亲没死,我爷爷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 “我没有说你父亲一定死了,或者一定还活着。”李药师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知道你父亲死亡真相的人,有两个。” 楚云抿唇说道:“你站在你的个人角度看整件事呢?你觉得,我父亲活着的可能性更大。还是死了的可能性更大?” “我至今都没有认为你父亲已经死了。”李药师说道。“只不过,我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而已。但你,或许有机会证明这一切。” 楚云的内心,陡然变得狂热起来。 但很快,他又让自己保持足够的冷静。 父亲活着的内幕八卦,一直存在着。 这并不是楚云第一次听说。 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如果每一次他都提心吊胆,七上八下。他的人生将变得极其糟糕。这也不是楚云想发生的事儿。 他必须保持冷静。 也必须理性地对待这一切流言蜚语。 不论真假,他都需要平常心对待。 不是他对父亲不关心。 而是他还有许多重要的事儿去处理。 比如成为红墙第一人。 比如,打败李北牧这个杀父仇人! 即便父亲真的还活着。 他与李北牧的恩怨,也不会就此罢休。 退一万步来说,假如将来某一天,父亲突然出现。 他是否就可以原谅李北牧呢? 不可以。 没有李北牧当年制造的杀局。父亲会“被死亡”三十多年吗? 他楚云会缺失这段没有父亲的人生吗? 不论父亲死活,都无法改变他与李北牧的恩怨情仇。 “我如何才能证明这一切?”楚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皱眉说道。“去找李北牧,让他亲口告诉我这一切?” “站在医学的角度,我有一个更方便,也更离经叛道的方式来证明这一切。”李药师说道。 “什么方式?”楚云的心情再度变得紧张起来。 “开棺。”李药师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的话,却是连心脏强大如楚云,一时间也怔愣万分。难以自持。 开棺验尸? 走最科学的DNA手段来证明棺材内躺着的,是否是自己的父亲? 可三十年过去,还有可能鉴定DNA吗? “我记得,你父亲不喜欢火。他生前也说过,死后绝不会火化。”李药师抿唇说道。“只要开棺后取出一根头发。就能够证明你父亲是否真的已经死亡了。而这,就是不需要通过任何人,单靠你自己,就能证明的事儿。” 除了楚云。 这世上谁敢开楚殇的棺材? 楚中堂第一个会将其挫骨扬灰! 而放眼燕京城,乃至于整个华夏。 敢招惹楚中堂的,本就屈指可数。 敢开楚殇棺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楚云,是唯一能证明这一切的人选。 除了他,无人敢做这种事。 楚云沉默着。…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李家隱祕!分享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面对影子略显迟疑地试探。 楚中堂浑身爆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霸道之气。 他扫了影子一眼,反问道:“难道我当初一把火烧了那座古堡,还不算开战吗?” 影子闻言,身躯陡然一颤。 是啊。 当初主人非但一把火烧了古堡。 更甚至,将古堡三号亲手斩杀。 这对古堡来说,是何等的羞辱? 而如今,楚红叶更是以入魔之身,击杀古堡二号段云龙。 影子忽然觉得。 古堡似乎已经与楚家结下了深厚的冤仇。 他苦笑一声,点头说道:“的确。您早已经向古堡开战。” 驱鬼往事 酸菜缸里的猫 可楚中堂一把大火焚烧了古堡。 古堡却没有对此给予任何措施。 更没主动向楚中堂执行复仇计划。 最强匹夫(极品透视) 大头 相反,楚中堂在外兜兜转转,主动找寻着古堡核心人物的踪迹。 如此对局,是影子没有想象到的。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楚红叶,竟亲手斩杀了段云龙。 一位传奇巅峰强者! 往后,这场争锋相对又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楚家与古堡的对峙,又将何去何从? 古堡一号,何时才会现身? 对楚家,又会制造怎样的攻势与麻烦? 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印证。 …… 楚云坐在车内,思绪似乎有些飘忽不定。 开车的陈生,也没敢打扰他的沉思。 直至楚云主动开口,陈生这才问道:“楚老板怎么回答?他会对楚小姐的事儿尽心尽力吗?” “我不去,二叔也会尽心尽力。”楚云唏嘘道。“他们是兄妹。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那您这次过去,岂不是多此一举?”陈生好奇问道。 “也不是多此一举。”楚云摇摇头。“我在意的,是姑姑的生死与安危。但二叔在意的,是大局。在必要时刻,他会更看重楚家,更看重大局观。至于姑姑的死活,他会在意。但不是优先级最高的。” 吐出口浊气。楚云偏头看了陈生一眼:“他还说,任何一个王者的诞生,所附加的属性,都是冷血与无情。你怎么看?” 陈生闻言,沉凝了片刻说道:“我最近也在看一些历史书籍。也研究过一些历代枭雄的诞生和成长史。” 顿了顿,陈生继而说道:“正如楚老板所说。任何一个强者的诞生,都是残忍且无情的。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强者的诞生,其脚下必定尸骸累累。” 楚云喝了口水。眯眼说道:“我就要做一个不一样的强者。” 陈生微笑道:“我相信您。历史本就是用来创造和改写的。没人规定每一个强者,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楚云微微点头。还要再说什么,手机却嗡嗡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云眉头微蹙。 见楚云如此模样,陈生主动问道:“谁打来的?” “宋靖。”楚云玩味道。 “这小子又想搞什么鬼?”陈生撇嘴道。 宋靖几番表态。一会儿是生死之地,一会儿又可以当朋友。 对于他这样的套路,楚云习以为常。却并不喜欢。 他相信这就是红墙现状,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但楚云当不了这样的墙头草。 敌人,就是敌人。…

Read the full article

超棒的小說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不是第一次!讀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老和尚闻言,忍不住偏头看了楚云一眼。 眉宇间,闪烁着不忍之色。 “小姐当年,应该也彻查过此事。或许是无疾而终。小姐至今没有再提起过此事。”老和尚缓缓说道。“楚小姐当下找到了一些线索。也未必就能证明你的父亲,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顿了顿,老和尚继而说道:“我个人的态度上,不要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连小姐都没有找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楚小姐,又如何能够轻松地找到?” 楚云怔了怔。 不再多言。 从任何角度来说,父亲存活的可能性都不太高。 这也是楚云一早就有的结论。 只不过如今姑姑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追寻出父亲的下落。 折桂令 萌吧啦 让楚云对此事也重燃了希望。 此刻,老和尚这一瓢冷水,又再度熄灭了楚云的希望。 让他神情微变,心情格外的低落。 楚云吐出口浊气,揉了揉眉心说道:“看来我姑姑所做的这一切,或许都只是徒劳?” “是否徒劳。只要楚小姐认为有必要去做。”老和尚说道。“就没人能够拦住她。” 楚云闻言,却也是微微点头。 老和尚这番话,却是大实话。 是的。只要姑姑认为有必要去做。 那就无人可以拦住她。 老妈不行。 他楚云同样不行。 而最让楚云绝望的是,就连老妈,都放弃了追寻父亲的下落。 这世上,又还有什么人,可以道出当年的真相? 难道,真让楚云挖了老爸的坟墓。拿出骨灰盒去验证DNA和自己是否吻合? 楚云苦笑一声,缓缓说道:“本来我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总会出现一些意外,让我重燃希望。 而重燃之后,又会再一次被浇灭。” 老和尚深深看了楚云一眼。抿唇说道:“就像小姐说的那样,一切往前看。前方的生活,总会比过往更加美好。” 楚云挑眉说道:“她还真是务实的享乐主义。” “小姐一向如此。”老和尚点头。 船只靠岸。 楚云与老和尚告别。 “你这是打算长期呆在我妈这儿了?”楚云随口问道。 “不知道。”老和尚微笑道。“或许哪天小姐不高兴,就把我赶走了。” 楚云闻言,忍不住调侃道:“那你就好好伺候我妈。这些年你受苦了,是时候享受一下美好生活了。” 楚云知道老和尚的心思。 他自然是愿意跟老妈住在一起的。 不论是陪伴也好,服侍也罢。 都不重要。 只要人在,比什么都好。 而对老妈来说,有老和尚的陪伴,她的享乐生活也会变得更加丰富而有趣。 彼此之间形成了这样的默契。只要不发生天大的矛盾,相信老妈不会主动赶走老和尚。 得到这样的答案。 楚云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他和老和尚之间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既像是老师,又像是忘年交。 如今他终于回到了老妈的身边,楚云很欣慰,也很赞同。 如果没有父亲的深仇大恨。 楚云甚至觉得当下的生活,已经很美满了。 “小姐让我提醒你一句话。”老和尚忽然开口,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和红墙的关系,未来只会越来越紧密。她对你提的要求,也并不是开玩笑。而是务必去执行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母子團聚!讀書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老和尚虽然不太赞同萧如是的说辞。 甚至觉得这样评价,太过残忍了。 但他却也知道,走不出来,的确会被折磨致死。 这是有很多前车之鉴的。 更是入魔后,百分之九十的强者最终的归宿。 而且老和尚瞧着楚红叶的状态,她的入魔程度,是很恐怖的。 甚至是迷失心智的。 否则,她相信楚红叶不会在面对小姐时,态度如此锋利而冷冽。 餐桌上的气氛很古怪。 面对小姐的警告。楚红叶没有丝毫情绪上的波动。 反观小姐,也十分的淡定。 就仿佛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陌路人。 可事实上,这二人可是姑嫂关系。 都是正儿八经的楚家人。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萧如是随口问道。 楚红叶淡漠说道:“我会去找古堡的主人。” “就连我,也未必能找到他。”萧如是反问道。“你凭什么找到他?” “他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现身。”楚红叶的态度异常决绝。仿佛在寻找古堡主人的道路上遭遇再多的困苦,她也不会有所退缩。 “你打算用一辈子去找寻他?”萧如是问道。 “只要能找到。”楚红叶淡漠说道。“用一生又何妨?” “你未必还能活那么久。”萧如是无情地说道。“找到我死那一天为止。” “哦。” 萧如是饮尽了杯中酒。起身说道:“我吃饱了。你慢用。” 萧如是说罢,径直离开了餐厅。 老和尚在餐桌上枯坐了片刻之后,也是起身离开了。 他跟进萧如是的房间,神情凝重道:“小姐。楚红叶这样的状态,不宜离开。” “我不会赶她走。”萧如是侧卧在真皮沙发上。 她的面前,便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 窗外,有极美的风景。 仿佛置身童话世界一般,充满了绚烂色彩。 “除非她自己想走。”萧如是缓缓说道。 “楚红叶性格倔强,如今又已经入魔深沉。您如果不出言劝阻的话,我想她不会在庄园逗留太久。”老和尚说罢,话锋一转道。“甚至,她或许会今天就离开。” “她走不走,是她的事儿。与我无关。”萧如是说道。 “但她是楚云最重视的女人。”老和尚吐出一口浊气。“她如果出了什么的意外。楚云必定会万分痛苦。” “你想让我挽留她?”萧如是微微抬眸,扫视了老和尚一眼。 “我想让您帮她。”老和尚说道。 “怎么帮?”萧如是问道。 “帮她走出入魔。帮她度过难关。”老和尚说道。 “我没有入魔的经验。”萧如是说道。“我并不知道入魔会经历怎样的煎熬与折磨。” “但您对天下武道融汇贯通。”老和尚说道。“只要您肯用心,一定能助她度过难关。” “我为什么要帮她?”萧如是问道。 “您为什么不肯帮她?”老和尚反问道。 你们本是姑嫂关系。 楚红叶这一生,也是为楚云而活。而您的儿子而活。 为什么,不肯帮这样一个孤独而冰冷的女人?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家,为了楚云。 这,难道还不值得你萧如是帮她吗? 萧如是笑了笑。 微微眯起眸子道:“小和尚。你一点儿也不像出家人。” “我已经还俗了。”老和尚苦笑一声。“是您带我还俗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蕭如是的路!推薦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红叶的一句不要逼我。 立刻将餐桌上的气氛压抑到极致。 她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萧如是。 她以入魔为代价坐在了萧如是的面前。 要的,并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答案。 她想知道真相。 知道真正的有关楚殇的内幕。 “我逼你什么了?”萧如是微微眯起眸子,似乎对楚红叶的态度,也不太满意。 “我在为楚家找真相。”楚红叶嗓音低哑地说道。“你不要从中作梗。知道什么,就告诉我。” “我不是楚家人吗?”萧如是反问道。 她可是楚殇的妻子。 是楚老太爷的儿媳妇。 更是她楚红叶的——嫂子! 有这样几重身份存在着。萧如是难道还不算楚家人? 难道还不如楚红叶一个养女在楚家更有分量? 萧如是觉得,楚红叶还不如自己在楚家的含金量高。 “我从没把你当成楚家人。”楚红叶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也不配当楚家人。” 大哥的死。 与楚红叶有直接关系。 当年。 楚红叶与老爷子之间的恩怨,也是肉眼可见的。 她那时候虽然小,却也不是完全没印象。 甚至于——她从内心深处,就不太喜欢这个嫂子。 这恐怕是除了楚殇之外,所有楚家人的心声。 “这么看来,你这次来找我。是打算兴师问罪?”萧如是耐人寻味地说道。“是吗?” 楚红叶猩红的眸子闪过寒光。情绪极不稳定,非常不耐烦地说道:“不要拐弯抹角。我要知道真相。” “你甚至不把我当成楚家人。”萧如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凭什么从我这儿,得到真相?” “凭我叫楚红叶。”楚红叶猛然抬眸,如嗜血的野兽。“凭我一心为楚家,为楚云。” 萧如是笑了笑。 本来还想再揶揄楚红叶两句。 系统给错的穿越者 罡风 老和尚却忍不住打了眼色。 他注意到楚红叶气极的激烈被动。 小姐再这么激怒下去,楚红叶极有可能会当场暴走。 而那时候,庄园内必将发生流血事件。 这对老和尚而言,是不愿接受的。 对楚云来说,也难以交代。 他打了个圆场,劝说道:“小姐。要不您挑一些能说的告诉楚小姐?” “怎么,你要拉偏架?”萧如是一点长辈的气度都没有。极其的斤斤计较。胸襟狭隘之极—— “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必要搞的这么难看。”老和尚缓缓说道。 “人家可没把我当成一家人。”萧如是眯眼说道。 可这番话说完,萧如是重新整理了思绪。 在品了一口红酒之后,慢条斯理地说道:“那笔资金,的确是我亲自送到瑞士的。当时让我这么做的,也不是古堡现在的任何主人。而是你大哥,楚殇。” “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做?”楚红叶问道。 “理由,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是一笔重建新世界的资金。是当初古堡积攒下来的重头资金。”萧如是淡淡说道。 “然后呢?”楚红叶问道。 “然后。你大哥就死在了那场猎杀之中。”萧如是说道。“当时的古堡主人,对那笔资金的态度并没有达成统一。把钱送往瑞士,也是为了先让态度达成统一。” “但事实上,资金送往瑞士之后。古堡内耗开始了。所有人都反对你大哥。这也就促成了那场黑暗之极的猎杀。”萧如是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大哥一人,面对整个古堡的猎杀,最终战至身亡。” 淺…

Read the full article

熱門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傳奇巔峯對決!展示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关于楚家。 古堡一直关注着。 不仅是段云龙在关注,就连古堡一号,也从未放松警惕。 这是一个底蕴极其深厚的家族。 更是从老爷子那个时代至今,始终独占鳌头的超级豪门。 不论是商界,还是在政坛的影响力。都充满了恐怖的威慑力。 楚家老太爷如此。 绘天神凰 楚老怪楚中堂如此。 就连始终保持低调的楚红叶,其实力也是古堡无法预估的。 因为她从未出过手。 因为古堡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去考究楚红叶的实力。 但今晚。 在面对古堡两大传奇强者的前后夹击。楚红叶非但不落下风,还稳稳地压制住了二人。 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所带给所有人的视觉盛宴,是无法想象的。 也是段云龙不得不亲自出手的动机。 他很清楚。除了自己,古堡已经无人可以威胁楚红叶了。 一号? 他不会出手。 至少不会对楚红叶出手。 身份不匹配。地位,也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如果古堡一号是那种什么角色都会亲自出手下场的。 那最起码,会显得他毫无江湖地位。 也配不上古堡一号的身份。 面对段云龙毫不掩饰地赞美。 楚红叶神情不变。 只是用那双猩红的眸子,冷冷凝视着段云龙。 “你终于现身了。”楚红叶缓缓逼近段云龙。 实业之王 南瓜北 力挫两大传奇强者。 楚红叶的气息略显得不顺。 但楚家人除了没一个正常的之外。 另外一个特性,就是足够顽强,充满韧性。 楚云可以一夜之间接连挑战强者。 她楚红叶,同样可以。 此刻。 面对古堡二号人物段云龙。 楚红叶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她冷漠之极。 对待段云龙的态度,强硬到了极致。 “你在等我?”段云龙看似轻松地问道。 “是。”楚红叶说道。“你是古堡核心。是那场猎杀的我主要成员。杀你,不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当年那场事故,我的确是核心成员。”段云龙淡淡点头,随即却是抬眸凝视楚红叶。“但要杀我,并不容易。” “我从不做容易的事。” 楚红叶动了。 她没有丝毫的停留。 在简单地开场白之后。 她如一道鬼魅。…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品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天大的事兒!展示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楚云再一次端起茶杯喝了两口。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抬眸看了杜长峰一眼:“坦白说,你和古堡有什么关系。我不关心。你是不是能帮古堡洗白,甚至成为全球最顶级的企业。我同样没兴趣知道。” “我只想知道,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想干什么?让我听你吹牛?”楚云质问道。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和你们楚家,也是有些渊源的。”杜长峰点了一支烟,动作平缓地说道。 “和楚家有渊源的多了去。我为什么要关心你?”楚云反问道。 “不是非得让你关心我。”杜长峰笑道。“是我对你很有兴趣。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家伙。” 楚云面无表情道:“现在知道了?” “还不是很清楚。”杜长峰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很难想象,你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居然能在全世界搞出这么多事儿。在这方面,你的影响力甚至不在你父亲之下。” “而且我听说。萧老板打算让你成为红墙第一人?”杜长峰说道。 “是又怎么样?”楚云反问道。 沧海一笑 “那我对你未来的期待,可就太强烈了。”杜长峰慢条斯理地说道。“楚家,真的能够重新振兴吗?在你楚云的手中?” 振兴? 楚家什么时候衰败过? 楚云微微挑眉。 如果按照老爷子那个时代的规模来说。 现在的楚家,的确只是一个经商之家。 阴阳秘术之鬼瞳 可要说衰败,用词太重。不是很恰当。 楚云不太理解杜长峰的措辞。淡淡说道:“楚家振兴不振兴,我不知道。但谁想动楚家,也没那么容易。” 杜长峰笑着点点头:“楚家的底蕴,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撼动的。我也知道萧老板为何要让你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 “为什么?”楚云追问道。 楚云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老妈要让自己当第一人。 尽管从某种角度来说,自己去冲刺红墙第一人,绝对不是什么坏事。也是为了将来考虑。 可他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动机。 至少他本身不太理解。 杜长峰却说他知道? 这让楚云非常好奇。 新闻局中局 “因为或许你只有成为红墙第一人。你才能真正为你父亲报仇。”杜长峰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论是古堡的强大。还是你父亲当年牵扯到的恩怨。绝不是你一个区区楚家后人就能够搞定的。哪怕是你那个强大的母亲,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楚云大概能够猜到,父亲牵扯到的当年恩怨,是非常庞大的。 否则,二叔或者老妈不会至今都一直对自己守口如瓶。仅仅只是在恰当的时机,对自己透露一些消息。 楚云沉思起来。 并没有再追问什么。 在杜长峰嘴里,他掌握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 姑姑并没有真的被古堡所劫持。 仅仅只是姑姑自己不愿现身而已。 “那你知道我姑姑为什么来瑞士吗?”楚云明知故问。 “知道。”杜长峰点头。“古堡和瑞士之间,有一笔庞大的资金关系。这也是我来瑞士的原因。” “就这样?”楚云微微眯起眸子。 杜长峰见状,似乎明白了楚云的意图。 “你是想说。你姑姑在调查你父亲的死因?甚至有消息说,他曾出现在瑞士?”杜长峰笑问道。 楚云点头。 “在我看来,十有八九就是一些流言蜚语。当不得真。”杜长峰说道。“你父亲如果真的活到现在。你觉得会瞒住所有人?你觉得你们家那位老爷子,会一直隐忍不发?” 和楚云的观点一样。 如果父亲真还活着。不可能瞒天过海。 老妈,也没道理对此始终保持冷静的态度。 或许和自己一样,老妈也怕受刺激。不愿去深究这些没有营养,也没有实际证据的流言蜚语。 楚云再一次端起茶杯,抿了两口说道:“看来这次瑞士一行,又要让我失望而归了。” 杜长峰没有多说什么。…

Read the full article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超級帝國!相伴

小說推薦 – 近身狂婿 – 近身狂婿 菲斯所谓的黑暗势力的基地,是一处相对偏僻的郊外别墅。 别墅门前,有一片茂密的树林。 正是午后时分,却没有丝毫的温暖。反倒有一股股阴冷气息从树林中溢出。 楚云下车后,目光冰冷地环顾四周。 最终,他迈开步伐,朝别墅门口走去。 真田木子跟在身后,低声汇报道:“树林中,有埋伏。别墅附近,也有大量的暗哨。” 楚云淡淡点头,没有丝毫的在意。 脚下的步伐,更显沉稳。 “你说,我姑姑有没有可能就在这别墅内?”楚云随口问道。 目光,却直视前方。落在了别墅门口。 “不清楚。”真田木子摇摇头。“也无法判断。” “但如果这只是古堡设下的圈套。那楚老板在这儿的可能性,并不大。”真田木子总结道。“我个人的意见是,我们尽早离开这儿。这里不安全。” “我已经来了。他们会让我轻松离开吗?”楚云反问道。 “您的意思是——”真田木子皱眉。 “他们费尽心思把我骗到这儿来。自然是想做点什么。比如,要我的命。”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是很轻松地就离开了,他们岂不是很没面子?” 真田木子闻言,忍不住苦笑一声:“您还在考虑他们的面子问题?” “我是在考虑我的面子。”楚云薄唇微张,推开了别墅大门。“我已经来了。不给我个交代,我不会走。” 冰冷公主的樱唇之恋 紫毓凝辰 别墅内,空旷而清冷。 除了基本的家具电器,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暗影全都安插在了别墅附近,与那群暗哨对峙。 楚云则在真田木子的陪同下,闯入了危机四伏的别墅。 茶几上,有热茶。 似乎刚刚还有人在这儿烹饪过茶水。 只是在楚云进屋之后,对方才消失不见。 楚云慢条斯理地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是上好的普洱。 楚云也不怕有毒,浅尝了两口。这才放下茶杯道:“我已经来了。怎么你们反而像姑娘一样娇羞?” 楚云话音刚落。 一把掌声从楼梯转角传来。 随即,爽朗的嗓音飘入楚云耳中。 是一把非常正中的华夏口音:“楚云。你的胆魄在年轻一辈,的确是我见识过的最强大的一个。” 现身的,是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 他面带微笑,唇角微翘。 超凡者游戏 眉宇间,也闪现一抹端详之色。 他似乎并没将楚云视作敌人。 相反,他对楚云的好奇,远胜过二人之间的对峙僵持。 事实上。 像楚云这样的年轻强者,任何一个前辈都会很有兴趣。 这个中年人,也不例外。 男子近身后。坐在了楚云的正对面。 他直视楚云,唇角含笑道:“你来我这儿,是打算找你姑姑的下落吗?” “是的。”楚云微微点头。“如果你不说。我会杀了你。” “我可以告诉你。”杜长峰笑了笑。然后点上一支烟。“事实上,我并没有隐瞒你的必要。” “那就说。”楚云淡淡说道。 “我们并没能制服你的姑姑。也就是楚红叶。”杜长峰轻描淡写地说道。“更甚至。我们在此之前的袭击,基本也是以失败告终了。” “那我姑姑人呢?”楚云皱眉。“她没有被你们劫持?” “看来你并不了解你姑姑的武道实力。”杜长峰耐人寻味地说道。“在你的认知里,古堡或许有能力杀你。但你觉得,古堡有可能劫持你吗?劫持你,又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